首頁 » 萬歷皇帝長達30年不愿上朝,為何自己沒有被徹底架空

萬歷皇帝長達30年不愿上朝,為何自己沒有被徹底架空
2022/07/27
2022/07/27

萬歷將近三十年不上朝,有的大臣在朝廷當了一輩子的官,連萬歷的面都沒有見過。按道理來說,在這種情況下,萬歷應該被群臣架空才對,可為什麼群臣遲遲架空不了萬歷?

一個詭異的年份——萬歷十五年

自從首輔張居正在萬歷十年六月去世,處理朝政的大權就正式交到萬歷的手上。在此之前,萬歷的母親李太后一直認為萬歷年幼,所以將處理朝政的大權托付給張居正。

但其實當時的萬歷已經不年幼,張居正去世的時候,萬歷已經十九歲。

李太后信任張居正,并不是跟野史中傳聞的一樣,與張居正有著曖昧關系,而是張居正靠譜。在張居正掌權期間,明朝的國力蒸蒸日上,邊境安穩,國庫富足,史稱 「萬歷中興」。

試想一下,哪一個母親不希望有一個人替自己的兒子把臟活累活都干完了,自己的兒子在接著干,這難道不是更加輕松嗎?當時的李太后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抱著這種想法。

明朝迎來了一個新的時代,在當時的所有人看來,萬歷將會成為一代明君。

萬歷的父親隆慶,爺爺嘉靖都是屬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國家在這種人的手中,哪里會有發展的前途,最多只能夠原地踏步。

而萬歷則不同,自從他繼位的第一天起,他就展現出了驚人的動力,每天上班時間長達十幾個小時,拼了命的處理朝政,盡量爭取今天的事情今天辦完。

有的時候甚至三更半夜還將大臣叫到皇宮探討工作問題。每逢災年基層官員收不上稅,萬歷基本上都會大手一揮,干脆不要收了。

如果就此發展下去,明朝將會迎來一個新的高峰,但從萬歷十四年十一月起,萬歷突然間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不是頭腦發熱,就是身體虛弱,總而言之,上班是有一天沒一天的。

大臣們認為萬歷的身體是真的有問題了,再等上一段時間就應該能夠恢復了,不成想這一等就是長達將近三十年。

自從萬歷十五年開始,萬歷就干脆不上朝,整天躲在宮中,而能夠與萬歷見面的大臣,也從一開始的所有大臣,變成為只有內閣的大臣。

萬歷十四年末到萬歷十五年初,到底發生了什麼,致使萬歷這位一貫勤勉的皇帝變得偎慵墮懶,史書上根本沒有任何記載,而在此之前也沒有任何的征兆。

有的人說萬歷是沉迷于酒色,有的人說萬歷是受到嘉靖的影響,有的人說萬歷的天性如此,以上的說法聽起來都不怎麼靠譜,一個人的性格在短時間內發生巨變,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遭遇到了非常大的挫折。

這個挫折應該就是駝背。

經過考古學家復原萬歷尸骨得出的結論,萬歷的身高大致在一米六四左右,最重要的是萬歷生前是一個駝背。堂堂一個帝王,駝著個背上朝,這哪里還要什麼面子。

萬歷很有可能是出于這個原因決定不上朝。

群臣根本不可能架空得了萬歷

明朝皇帝的權力大過之前任何一個朝代皇帝的權力,這主要是取決于明朝的開國皇帝朱元璋。

朱元璋以「三寸布衣」打天下,深之天下的來之不易,于是大刀闊斧的開展集權運動,每天睡覺的時候想的是如何集權,吃飯的時候想的也是如何集權。

在這種情況下,朱元璋親手解決掉了傳承上千年的丞相制度,還解決掉了統領天下兵馬的大都督府,將原本一個大都督府分成五個。

群臣當中對皇帝威脅最大的就是丞相,因為丞相有著幾乎與皇帝相同的權力,那就是批閱奏折,甚至有的時候還能夠私自調動官員,私自處置官員。

而隨著丞相的消失,皇帝的位置基本上已經能夠屹立不倒,在當時能夠對皇帝造成威脅的只有藩王。

而恰好是藩王解決掉了朱元璋欽定的繼承人朱允炆的政權,這個藩王就是燕王朱棣。

朱棣造反的理由很簡單,那就是不滿朱允炆削藩。不滿朱允炆削藩的朱棣造反成功,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也學著朱允炆削藩。

將天下藩王的兵權全部撤除掉,就連護衛也是能撤除多少,就撤除多少,個別倒霉的直接被貶為庶人。這樣藩王對皇帝也沒有了威脅。

朱棣雖然開設了內閣,其中內閣首輔的性質在外人看來等同于丞相,但實際上與丞相有著天差地別。

內閣首輔沒有任何的權力替皇帝做決定,雖然能夠批閱奏折,但需要皇帝蓋章才能夠實行的下去,如果沒有皇帝的蓋章,就是廢紙一張。

有的人或許會想到一個問題,朱棣的孫子朱曕基不是將蓋章的權力送到了太監部門,司禮監掌印太監的手中嗎?的確是這樣。

如果說內閣首輔與司禮監掌印太監進行聯合,那麼內閣首輔與司禮監掌印太監不就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皇帝了嗎?事實也的確是這樣。

但是縱觀萬歷一朝,什麼時候出現過有名的太監?萬歷雖然不上朝,但不代表萬歷蠢,萬歷正是知道自己不上朝,所以才將蓋章的權力ㄙˇㄙˇ的拿在自己的手上,凌駕于群臣之上。

說簡單點沒有蓋章權的群臣,永遠都只是打工的,難不成打工的還想架空老板?無異于癡人說夢。

其實就算掌握了內閣首輔以及司禮監掌印太監都成不了皇帝,只能夠逞一時的威風,九千歲魏忠賢就是如此。

皇帝的手中有兵權,而你哪來的兵權?沒有兵權?靠什麼發動政變,靠什麼統治。

萬歷不上朝有利有弊

在正常人看來,皇帝不上朝對國家肯定只有弊沒有利,但在萬歷一朝而言,這句話就是一句廢話。萬歷不上朝的弊端很明顯,那就是國家有一部分的政府部門癱瘓,沒有人工作。

萬歷一朝,曾一度出現國家要職無人擔任的情況。就比如萬歷三十四年,內閣空無一人;萬歷三十一年,南、北二京的六部出現空缺三分之一官員;而在基層一個縣令當成兩個縣令來用都是常見的事情。

皇帝不上朝,官員自然想要在朝廷結黨營私,形成一股足以影響皇帝的勢力,這也就導致了萬歷年間,朝廷出現了眾多的黨派,就比如東林黨、昆黨、浙黨、齊黨。

各種黨派之間誰都不服誰,進行爭斗,而這一爭起來,就忘記了國家大義,民族大義,凡事只以個人利益當先,從而導致國家滅亡。

明史曰: 「明之亡,實亡于萬歷」。

仔細一看,萬歷不上朝,對于國家也有著一定的利。必須要清楚一點,資本主義的萌芽不是在洪武之治、永樂之治、仁宣之治、而是在萬歷年間產生的。

封建社會的規定不是一般的多,出去逛街,要管,穿衣服,要管,寫什麼書,要管。總而言之,就是什麼都要管,只為你老老實實的在一個地方當愚民。

而到了萬歷年間,由于地方的衙門都沒有人工作,百姓自然也沒有人管,這樣一來社會一下子就變得開放。

百姓不再害怕出遠門不開證明被抓去充軍,想走多遠就走多遠,于是一大批的農民沖進城市,到處給別人打工。

在家的書生興致一來,反正也沒人管,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于是誕生了市井文化的著名讀物「金瓶梅」。

這個人見那個人穿的衣服好看,那個人見這個人穿的衣服好看,之前礙于規定不敢穿,而現在都沒人管了,哪里還有什麼規定,想怎麼穿就怎麼穿,就算裸奔都沒人管。

封建社會的教條在萬歷年間算是徹底廢了,就連孔子、孟子都被人拉出來抨擊,三綱五常也就是空氣。無論是男人、女人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青樓妓院到處叢生,女人嫁了再離,離了再嫁,百姓想干嘛就干嘛。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不產生資本主義都不行。

靠著百姓的自由發展,雖然說國家的高層政治混亂,但是底層卻經濟繁榮,而且文化燦爛,寫艷情小說的人一大堆。

結語

萬歷年間雖然產生了資本主義的萌芽,但是資本主義對于國家而言并沒有多大的用處。國家所征的稅基本上都來自于田地,不管經濟多發達,都與國家無關,有資本主義,與沒有資本主義都一樣,所以這并不能為萬歷的懶政辯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