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皇帝找算命先生測字,付錢時,算命先生說:不是活人的錢我不要

皇帝找算命先生測字,付錢時,算命先生說:不是活人的錢我不要
2022/10/01
2022/10/01

明末甲申年間,闖王李自成率領農民起義軍圍了北京城,崇禎皇帝眼看永定門防守不住,適時萬念俱灰。當他微服私訪之時,眼見一算命攤,惴惴不安的崇禎原本想從算命先生口中討得明朝未來,誰知就一平平測字法,算命先生便一而再,再而三地驚喝告誡他。

末了,付錢之時,算命先生更是連連唾道:「晦氣,晦氣,實在少有的晦氣。」再看一眼臉色蒼白的崇禎,他揮一揮手:「你走吧,ㄙˇ人的錢我不能要。」

退而結網:崇禎欲測字,獻策搶領命

明朝末年,明王朝內憂外患,闖王李自成率領農民起義軍攻勢洶洶,眼看見即將兵臨城下,崇禎皇帝在偌大的皇宮內坐立不安,來回踱步。他心中自是明白明王朝大勢已去,李自成的厲害他耳聞眼見,可老朱家的皇位坐了200多年,怎麼能敗在他手上呢?

朱由檢不甘心就此放棄,他始終幻想著自己能夠扭轉乾坤,恢復「正統」,他再一次下ㄙˇ令:「ㄙˇ守永定門。」

另一頭,以李自成為首的起義軍陷入了倦怠期,北京城久攻不下,雖然敵對雙方都明白朱由檢不過是負隅頑抗,但是任由起義軍一批批去送ㄙˇ,無論是對于兵力還是軍心都是一種損耗。

正當朱李雙方焦灼不下之時,兩軍各有謀臣主動請纓,為主上分憂擔愁。

宋獻策為李自成名下一大軍師,其尤擅占筮術,這日,他見李自成愁眉不展,心下便知闖王正為如何攻城而苦惱。這北京乃是明王朝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李自成若是強攻強占,動亂不免會損毀這座古城,屆時,大費周折,卻只是拿下一座破敗的廢墟,又有何益?

宋獻策眼珠一動,上前一步,對著李自成作揖道:「小人愿憂王之憂,解王之苦。」李自成苦笑道:「宋軍師有何妙計?」宋獻策抬起那張三分似人,七分像鬼的面龐,詭異一笑:「智取都城,攻心為上。」

李自成聽聞先是怔愣,隨后急忙追問道:「愿聞其詳。」宋獻策將自己的計謀一一道來,聽得李自成從雙眉緊皺到兩眼放光,末了拍案叫好:「軍師當真孔明再世!」

攻占京城一關,多日焦灼,期間無數淺薄之徒獻計,無非「強攻、轟、扎寨消耗」等庸俗法子,哪里能得來宋獻策這等高超的計謀?

另一頭,崇禎皇帝在皇宮內急躁無常:家人被誅、洛陽失守……這一切讓他仿佛預見了大明的日漸衰退。

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宿命論者,盡管身為天子,需要喜怒不形于色,但他仍舊不時在心中問自己:真的是他嗎?頹勢人人可見,但這一切難道從他自熹宗手中接過皇位開始,早已注定了嗎?

正當崇禎皇帝胡思亂想,心緒不安之時,敵營那頭的宋獻策和李自成早已拿捏住了他的七寸,只待時機成熟,便下手狠掐。崇禎ㄙˇㄙˇ盯守李自成起義軍的動態,誰知,一日,李自成突然下令停止攻城。

崇禎皇帝心中的疑云越來越大,闖王起兵以來,就一直號稱「真龍再世」,李自成這一番停攻,莫非是去借法引龍氣了?迷信真龍皇權的崇禎心頭狂跳,他叫來太監王德化:「朕連日心緒不定,這時闖王又無故停攻,只怕另有奸計,你與朕前去城中微服私訪,親自探查一番。」

崇禎不知道的是,宋獻策為了刺探北京城城中虛實,早已喬裝打扮在城內游蕩多日。人們已經記不清,從何時開始,北京天橋下就多了一個面孔狹長,身量不滿三尺,右足稍稍帶跛,拄著拐杖的小老頭。

奇的是,越是兵荒馬亂,人們越是對于莫測的前途迷茫不安,越是需要找尋一些寄托——即使這些卜筮之術聽得人暈頭轉向,但總歸是一個念想:前路不順,總不至于今朝算,明日ㄙˇ。

北京天橋底下的這位算命先生算吉兇、卜運勢,在短短時間內,名聲大噪,方圓十里,無人不知「北京天橋神算子」的名頭。眾人急切渴求地求算卜卦,卻無一人發現,這人便是熟讀奇門遁、鳳角、讖緯等卜算之書的宋獻策。

這一日,恰巧崇禎和王德化來到了北京天橋下,一路上,崇禎還在不斷敲打王德化:「平日里你找來的那些算命先生,都因為我是皇帝,不敢講真話,總是說一些好聽的假話給我聽。今天,咱們就在這里測測字,這里的先生可不知道我是誰,也許會說些真話給我聽。」

另一頭,宋獻策緊緊盯住向他走來的兩人,雖然他不曾見過崇禎的真容,但是這兩人從皇宮的方向走來,從衣著打扮來看,出身富豪之家;從神態依從來看,顯然一主一仆。宋獻策微微一笑,心下喜道:魚兒上鉤了。

「測字迷局」:崇禎入坑,獻策設蠱

北京天橋是個五方雜處的角落,賣草梨膏糖的、說書的、唱小曲的、變戲法的、叫街的、耍猴的……盡管城外大軍壓境,城內依舊一副生機勃勃、熱鬧非凡的景象。

看著街道兩旁的薦頭行、貞節堂等建筑物,崇禎原本憂郁的心情稍有好轉。四處張望之下,他發現,人口最密集,最引人注目的還當屬拆字看相算命的小攤。就近的這個攤前,掛著「一張鐵嘴道破人間惡和吉,兩只怪眼善觀世上敗和興」。

崇禎走到攤前,只見算命先生振振有詞地卜算,那算命先生雖然穿了一身莊戶人家的衣裳,卻怎麼也不像是一個老百姓,雖然面容鄙陋,但是一雙眼睛卻是生得黑白分明,眸光堅定。

只聽聞那形容怪異的江湖人士口中喃喃道:「君子問禍不問福,小人問吉不問險」。這一句話觸動了崇禎內心深處。待到前一個人離去,他正立于算命小攤前,注視著攤子上擺放的竹簽、筮草一類物品,開口問道:「先生忙不?」

宋獻策臉上泛起一點細碎的笑意:「為人卜,怎敢怕繁忙。」崇禎隨即道:「既是如此,先生為我卜一卦如何?」宋獻策垂下頭道:「吉人自有天相,見面即是朋友,你隨便說個字,我給你解一解吧。」

崇禎想了想,猶豫道:「我說一個‘有’字。」老先生問道:「不知是求家事,還是國事?」他心下思索,盡管這一朝京城告危,但是這大明江山理應還歸老朱家所有。崇禎定神道:「求國事。」

誰料,那攤前的老人掐指一算,卻像是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話一般,驚叫道:「這個字可是大險。」

崇禎瞪大雙目,追問道:「此解?」

宋獻策佯裝焦急道:

「‘有’字上邊是‘大’字面少一捺,下邊是‘明’字少半邊。雖為‘有’,但‘大’不成‘大’,‘明’不成‘明’,況‘明’不見‘日’,可以說大明的天日不見了啊!‘有’字說的是大明的江山已經去了一半了——眼見大明的江山算是無望了。」

一旁的王德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一句「大膽」還只起了個調,就被一旁的崇禎喝住。然而,崇禎心內的驚濤駭浪比王德化來得更為洶涌,他雙目發昏,但還是強迫自己穩住心神,咽了咽口水道:「您老先生聽錯了,我說的不是那有無的‘有’,是友人之‘友’。」

誰知這算命先生的下一句話令崇禎幾乎昏ㄙˇ過去。只見那老先生皺起眉頭道:「‘友’為反叛的‘反’字出頭伸展,照卦意解,反叛的李自成定然要成大氣候了。」崇禎聽了這話,心虛膽顫,ㄙˇㄙˇ盯住算命先生,像是要從他的面色中找出化解之道。

然而,端坐在攤前的老先生卻是一味搖頭嘆氣。可崇禎依舊不ㄙˇ心,他還是強起精神道:「你老先生又錯了,我心內剛剛想的是申酉戌亥的‘酉’,不是朋友的‘友’。」老者聽了這話也不惱,只是莫測一笑:「更險了。」

崇禎此時像是惱羞成怒了,急急喝道:「這又是為何?」那老先生卻是聲音沉穩:

「酉上兩點是為‘酋’,酋者,魁帥也;譬之一國,酋即國君。今酋字無頭,眼看當今圣上將有ㄕㄚ身之禍。」

崇禎聽完這一番話,心灰意冷,幾乎站立不住,一旁的王德化堪堪攙住了皇帝,輕輕叫道:「江湖術士,如何可信,皇……老爺不必多愁。」

所謂「測字」「拆字」,不過是一些四五十歲,有點舊文化底子的江湖術士招搖的把戲,區區一個字,怎能卜得人的休咎呢?王德化斷定,這老騙子必然是見二人衣著氣度不凡,想要借機引二人追問化解之道,隨即賺上一筆。

果不其然,攤前的宋獻策聽了也不辯解,只是淡然一笑:「信則有,不信則無。」

然而,崇禎聽了這一句話,臉色則越發慘淡:信則有,不信則無。如果不是自己非要走到這個攤前來算命,又怎麼有這一番讖言?宋獻策瞄了一眼眼前求卦人的面色,覺得自己算得不差,這人應當就是崇禎。

然而,到了這一關頭,崇禎仍懷有最后一絲希望道:「最后再求一字,‘尤’作何解?」誰知算命先生沉吟道:「‘尤’是個好字。」崇禎心下一喜,正欲細問,誰知算命先生突轉道:「可是與老爺問的完全是兩碼事。」

王德化在一旁氣憤道:「你這老騙子當真惱人,壞字全賴我家主子頭上,好字還同我們半點不沾邊?」崇禎慢慢問道:「先生何出此言?」

那算命先生一邊苦笑,一遍搖頭道:「‘尤’是‘龍’的化身,‘尤’和‘龍’相差無幾,暗示著真龍天子已經離開了龍位,即將要被人奪走了!」

崇禎聞言心頭大震,幾乎站立不住,他彎出一個苦澀的笑容,隨后顫抖著去解他的手巾,想要取錢付給卦錢,誰知那手巾系得太緊,根本弄不開,崇禎一急,紅著雙眼就用牙去咬,說著還勸算命先生等等:「勞煩先生了,這點小錢……」

誰料話未說完,就被那算命先生止住:「老爺,您這運勢實在晦氣,不必付卦資了,我勸您回去以后,凡事放寬心,你此刻的卦象很不吉利啊。」

崇禎深吸一口氣:「還能有什麼更不吉利的事情?」

算命先生伸手指點道:「你剛才用口咬巾,這是一個很不好的卦象。一個‘口’和一個‘巾’湊在一起,這不正好是個‘吊’字嗎?你若是有事,千萬放寬心,不要往壞處想,我算著你這還有吊ㄙˇ的可能性呢。」

還未等到崇禎和王德化發作,宋獻策掐指一算,嘖嘖稱奇,仿佛在為崇禎的破敗運勢而訝異,一邊感慨地揮揮手道:「ㄙˇ人的錢我可不能收,你走吧!」說完,就已經卷了攤子飛快離去,徒留一地散落的破敗家什。

王德化見崇禎早已及被迷昏了頭腦,自己又氣憤又納罕:按理說,那老騙子不應該將話說得如此之絕,更不應該連卦錢都不要就匆匆離開,這種種行徑,倒像是……故意要嚇破崇禎的膽子。

迷信測字:救國無望

回到宮中,崇禎只覺大勢已去,心中最后一絲希望也消散,在夢中都是李自成舉兵破城,而自己失敗的慘烈場面。一連幾日的噩夢令崇禎食不下咽,很快,這個原本就不甚強壯的皇帝就消瘦了下去。

他只知道,自己得了天意,朱家的天下不保了。

終于,在感覺自己時日無多之后,崇禎召集了文武大臣,宣告道:「闖賊勢眾,不可抵御,我現預備了幾盞紅燈,如果闖賊攻進一道城門,你們就給朕掛起一盞紅燈;如果闖賊攻進二道城門,你們就給掛起兩盞紅燈;如果闖賊攻進三道城門,你們就給掛起三盞紅燈。」

文武百官無不哀戚,他們明白,這是崇禎要給自己安排后事了。崇禎交代完此事之后,悲愴問道:「誰能擔此大任?」文武百官竟無一人敢領命,這不是給明朝敲S鐘的活計嗎?見此情形,崇禎長嘆一口氣,望向一位官員道:「杜衡,你來負責此事。」

那位官員行禮領命,眾人垂首不言。可令崇禎最難料到的是,杜衡竟然早已及暗中歸降了李自成,隨著李自成部隊一到城下,還未等敵人挨到城門,杜衡就連掛三盞紅燈。

明朝守軍頓時軍心渙散,陣腳大亂,而李自成那一邊,則勢如破竹,直取內城。

事實上,宋獻策當日的計策本是由他假扮算命先生,在城中四處向人傳播「迎闖王,不納糧」、「十八孩兒主神器」之類的流言蜚語,以此來擾亂民心,時日一長,必能從內部將北京城瓦解。

誰知宋獻策在外擺攤,居然能碰上心神惶恐的崇禎,并將這位篤信風水相術的皇帝嚇壞了。

完成任務,回到軍營之后,宋獻策依舊動用了自己的迷信法子,他以「天道氣數「等讖言對農民起義軍作了動員,貶他人志氣,漲自己士氣。

宋獻策知曉,聽了自己的這一番「測字說」,崇禎必定心有郁結,吃不好,睡不飽。半月不到,他就進言李自成:「臣觀明王朝氣已絕,當在本月十八日丙午,是日當有陰霧迷空,凄風苦雨,乃應應驗。」隨后信誓旦旦道:「十九日辰時,都城必破無疑。」

李自成原本再無拘束,打算長驅直入,然而,宋獻策卻在此時建議道:「先安民,乃可入。」

李自成正是采納了這一建議,使得起義軍進入北京時可謂秋毫無犯。然而,宋獻策雖然立下大功,但在李自成入主北京之后,卻未能得到持續重用。

李自成自覺大事已成,行事間已以帝王自居。同時漸漸疏遠了樣貌丑陋的宋獻策,宋獻策建議李自成不要沉迷于勝利之中,應當速速繼位,穩定人心,不要等到一切就緒后再行動——那時必有勢力從中作梗。

可惜,李自成此時已經被勝利沖昏了頭腦。從吳三桂反叛,李自成決定親征以來,這一支起義軍戰敗的命運就已然注定。1645年,李自成戰敗,宋獻策被拿下降清。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