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崇禎臨終遺言「諸臣皆可誅」,24天后,李自成替他變成了現實

崇禎臨終遺言「諸臣皆可誅」,24天后,李自成替他變成了現實
2022/06/17
2022/06/17

明末甲申之變,李自成進入北京后,崇禎帝在煤山自縊,「君王ㄙˇ社稷」成為了現實。

殉國前,崇禎留下有遺詔,崇禎遺詔傳來傳去,傳出了許多個版本,不過意思都大致差不離,而不管哪個版本,崇禎都不遺余力甩鍋給手下群臣—— 「諸臣誤朕」、「皆因貪官污吏,平時 壞,宜盡行誅戮」、「文臣皆可ㄕㄚ」——顯然,他對手下大臣們怨念極深。

明朝亡國,原因復雜,非三言兩語所能講清。

從崇禎自身的角度來看,這位大明末帝是個工作狂,基本上除了睡覺就是在工作,勤奮程度趕得上老祖宗朱元璋。

但勤奮只是解決問題的必要條件,而不是決定性條件。崇禎即位時,已延續260多年的大明朝積弊已深,歷朝積累下來的工作量,崇禎哪怕不吃不喝不睡也干不完。

況且,崇禎資質確實不高,性格又不好,要想為大明翻盤,對他來說實在是個勉為其難的任務。如果要比較,崇禎甚至還不如清朝咸豐帝,咸豐好色,也遠不如崇禎勤奮,內憂外患之際卻硬生生挺了過來,這不光是運氣,更有實力的因素。

從大臣們的層面來說,明末士大夫們確實也表現得不咋樣,十七年里沒搞出什麼像樣的業績不說,到了李自成即將兵臨城下時,大臣們還在盡力給崇禎拖后腿。

崇禎想和皇太極和議,大臣們蹬鼻子上臉,嚇得崇禎把主持議和的兵部尚書陳欣甲給斬了,表示自己沒有議和之心。

崇禎窮得要當褲子了,召集大臣眾籌北京城防,就差學朱元璋捧個碗向大家要飯了。

首輔魏藻德很感動,立馬捐了...500兩。

周皇后的老子,國丈周奎不甘落后,捐出5000兩,嚎啕大哭著表示,這是自己的棺材本,家里窮得只能吃發霉的米了。

數輪眾籌下來,數千文武扣扣索索一共捐出了二十萬兩白銀。

崇禎一看,這樣子京城怎麼守得住,腦子活絡起來想南遷,首輔陳演帶頭掀桌子,上疏建議南遷的左中允李明睿被兵科給事中光時亨罵了個狗血淋頭。

崇禎的退路都被堵ㄙˇ了,他又ㄙˇ要面子,只好ㄙˇ守北京城了。

會帝召對群臣,中允李明睿疏言「南遷便」;給事中光時亨以倡言泄密糾之。帝曰:『國君ㄙˇ社稷,正也;朕志定矣』!遂罷邦華策不議論。

哪想得到,群臣翻臉比翻書還快,李自成在3月17日兵臨城下,第二天開始攻城。偌大北京城只守了一天,3月19日城門就被打開,大順軍入城。

崇禎走投無路,突圍無門,再想召集群臣,眾人早已各閉家門,等著投效新主了,跟隨在他身邊的只有區區幾個太監。

當天,崇禎在煤山自縊,只有忠心耿耿的太監王承恩隨他一起殉國。那群世受皇恩,食君俸祿的大臣們在城陷之后只有區區幾十人為國ㄙˇ節,其余都等著被李自成重新起用。

大家想想,李自成是個大老粗,哪懂什麼治國,新朝將立,還不是得靠我們這幫讀書人幫他治理天下,這樣的情景已在歷史上上演無數次。

哪曉得,李自成不走尋常路。

在他眼里,前明大臣們不是治國的幫手,而是行走的金銀珠寶。

崇禎要你們助餉,這麼多官員才湊了20多萬銀子,那是朱由檢太心軟了。李自成是什麼人,那是尸山血海中ㄕㄚ出來的梟雄,手段之強硬豈是足不出戶紫禁城的崇禎可比。

他下令,由手下頭號大將劉宗敏負責,成立了一個部門: 比餉鎮撫司。

名為鎮撫司,撫是不會撫的,有的只是「鎮」。「鎮」的目的和崇禎一樣,為了追餉,這就是大順軍的「追贓助餉」政策。

三月二十五日,劉宗敏開始辦公,給這些前朝舊臣按照官職定好助餉的數目,通知家人送錢領人。

價格都是透明的。

內閣大學士白銀十萬兩,尚書、各部門堂官白銀七萬兩,科道、員外郎白銀5萬兩,翰林1到3萬兩,其余小官幾千兩不等。皇親國戚、王公貴族則沒有定數,追贓務盡。

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拿不出怎麼辦?

這對劉宗敏根本不是問題。

好辦,太好辦了!這幫人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用刑,上夾棍,上烙鐵,什麼好使用什麼。

前首輔陳演,一看架勢,立馬獻出白銀四萬兩,黃金三千兩,珍珠三斗。

崇禎的老丈人周奎,先獻出十萬兩白銀,劉宗敏嫌太少,烙鐵伺候。周奎像支牙膏,用一次刑擠出一點,最后一共上繳白銀六十萬兩,外加其他黃金珠寶無數。

而在之前崇禎像叫花子般請求大臣們助餉時候,周奎經過多次催促,才很不情愿地捐出五千兩銀子。

劉宗敏又看見縮在后面的魏藻德,大聲斥罵他身為首輔,敗壞國家。

光罵哪能解氣,劉宗敏親自動手上夾棍,只一夾,狀元首輔就獻出白銀兩萬兩。

兩萬兩的價碼對內閣首輔顯然說服力不夠,劉宗敏下令繼續用刑,酷刑持續了五天五夜,魏藻德最后頭腦迸裂而ㄙˇ,臨ㄙˇ前大呼:之前沒有為主盡忠報效,有今日,悔之晚矣!

晚了,魏藻德一ㄙˇ,劉宗敏立即將他兒子也一并處ㄙˇ。

交出錢財也不過就能多活幾天,周奎不久就憤恨而亡。

追贓助餉之下,不少官員丟了性命,大家如同過街老鼠,街上再也沒人穿得光鮮亮麗,二手的破衣爛衫成為了搶手貨,眾人爭相比慘,唯恐別人比自己窮。

雖說如此,只要拿出一定錢財,還是有不少人能活下來的,但之后發生的一件事,讓眾多前朝高官徹底人財兩空,找崇禎報道去了。

原因是吳三桂反水了。

吳三桂本來已同意歸降李自成,率關寧軍向北京開拔,準備接收李自成的冊封。誰知大軍走到一半,派出打探消息的探子回報,李自成在北京大搞追贓,眾多官員失去了人身自由,被嚴刑拷打,其中就包括吳三桂的家人。

不止吳三桂,關寧軍不少將官在京城都置辦了產業,許多人家人都在北京。

聽到消息,大家立馬開會,一致決定,不降李自成了,ㄕㄚ回山海關去!

這段歷史經過后世演繹,成了吳三桂「沖冠一怒為紅顏」。

總之,吳三桂重占山海關,發出討賊檄文,四月初十,檄文已傳遍京城,無人不知。

本已準備在四月九日登基稱帝的李自成暴跳如雷,決定暫緩登基,先發兵攻滅吳三桂再說。

出發前,李自成的眼光瞟向了前朝官員們。

這些人如今對自己只有恨意,李自成領兵親征,京城只留下一萬余老弱殘兵留守,留著這些有號召力的人,實在讓人放心不下。

為了防備京城空虛,后院起火,必須ㄕㄚ掉一大批明朝的高官貴戚。

出征前夜,即四月十二日晚上,李自成下達了殘酷的命令。

大學士陳演、定國公徐允貞(徐達的十世孫)、博平侯郭明振(明光宗朱常洛岳父之兄)、新建伯王光通(王陽明之后)等六十余人被押到西華門外斬首。

六部高官申濟芳(萬歷首輔申時行之孫)、李逢甲、彭琯等五十幾人全都被絞ㄙˇ。

其余明朝官員,被集中到劉宗敏處,按照花名冊,叫到一個拉出去砍掉一個,一直ㄕㄚ到二更才停刀。

這些高官,許多都世受皇恩,一心以為投靠新朝可以繼續加官進爵,卻被這樣不光彩的屠ㄕㄚ結束了生命,早知道這樣,何必呢?

在四月十二晚上這個血腥之夜,大明在哀號,這些國家精英們,猶如待宰的豬狗,比起正統年間的土木堡之變,這場屠ㄕㄚ還要來得更加有過之而無不及。

崇禎的遺言「群臣皆可ㄕㄚ」,在四月十二日這個血腥之夜,李自成替他變成了現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