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大唐開國太子李建成明明有諸多優勢,為何兵敗玄武門?塵封1300多年墓碑揭開真相

【歷史】大唐開國太子李建成明明有諸多優勢,為何兵敗玄武門?塵封1300多年墓碑揭開真相
2022/02/04
2022/02/04

玄武門之變

歷史上玄武門之變,是李世民為了自保,無奈之下對自家兄弟動了手。

在起兵反隋的過程中,其實李世民和李建成的關係還是可以的,在戰場上也配合得相當默契,讓李淵省了不少心。

圖:李世民

唐朝建立後,兄弟兩個才慢慢離了心,李建成雖然被封為太子,但是在戰功和處理政務上,能力卻都不如弟弟李世民。

久而久之,李建成的心裡就扭曲了,于是便聯合三弟李元吉,一起處處排擠李世民,甚至處處陷害。

李世民最後忍無可忍,在進宮的必經之路玄武門設下埋伏,發動兵變,幹掉了太子李建成。

圖:玄武門之變

事後,李世民被奉為太子,隨後唐高祖李淵禪位,李世民登上皇位,是為唐太宗。

那麼,真實的太子李建成,真的是一無是處麼?玄武門之門背後又有什麼隱情呢?

偏心的父親李淵

在攻打隋朝的過程中,李建成和李世民都立下了赫赫戰功,李世民迅速成長起來,成了不可一世的 秦王

圖:秦王李世民

自古以來都是立嫡立長。唐朝建立後,身為嫡長子的李建成順理成章地成為太子,而且李建成在一統天下的過程中,表現得也不差。

雖然總體來說,二子李世民或許更優秀一些,但是在李淵看來,立他為太子,畢竟名不正言不順。

況且隋朝的教訓在前,隋文帝楊堅,廢長立幼,讓他的次子楊廣即位,結果很快就被滅國了。

李淵作為唐朝的開國皇帝,不得不考慮歷史會不會重現, 畢竟李世民和楊廣,實在是太像了。

兩個兒子手心手背都是肉,還都很優秀,按理說,李淵應該平衡一下兄弟之間的關係吧。

然而他讓李建成坐鎮中央,卻又讓李世民掌握著兵權。

其實李淵這麼做,也是出于實際情況的考慮,既然李建成是太子,那以後早都都是皇帝,所以他必須留在中央,學習治國之道。

而唐朝剛剛建國,邊境又極其不穩定,北方的東突厥此時是唐朝最大的威脅。

所以李世民的地位也不能降低,他還得靠這個兒子為他穩定江山。

李世民打敗東突厥後,李淵封李世民為天策上將,還讓李世民開府置吏,也就是說,李世民可以有自己的班底了。

房玄齡、程咬金等人就是在這一時期跟隨他的。

一山不容二虎,兄弟之爭已無法避免。

圖:李建成

有一次李建成在李世民的酒裡動手腳,害得李世民差點喪命,李淵得知此事後,非但沒有懲罰李建成,還跟李世民說道:

以後你少去參加聚會!

不僅如此,李淵看出兄弟倆水火不容後,開始削弱李世民的羽翼,他對李世民說, 要他建天子旌旗于洛陽,遠離紛爭。

此時的李世民聽完他老爹的話,心裡清楚,他此時已經被父親看做是哥哥上位的擋路石了。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歿,走狗烹。

當帝王的無情,降臨在骨肉至親之中,不知曾為大唐江山出生入*的李世民,心裡做何感想。

圖:李淵

有時候,爭是選擇,也是無可奈可。

因為李世民知道,如果李建成真的當了皇帝,恐怕他這個做弟弟的,會*無葬身之地。

塵封1300多年的墓碑

李世民雖然當上了皇帝,然而弑兄逼父,總歸是顯得名不正言不順,但是作為勝利的那一方,撰寫史書的筆,總歸是握在自己手裡的。

所以說在史書中,玄武門之變寥寥幾筆,太子李建成無才更無德,李世民是被逼無奈的。

按理說李世民身後雖然有不少支持者,但是作為太子的李建成,背後應該也有不少親信才對,為何如此輕易地就被李世民一箭射*了呢?

讓人沒想到的是,1300多年以後,從一位唐朝大將的墓碑上,找到了答案。

1920年,在甘肅敦煌的藏經洞中,發現了大量文書,其中一份流失海外,被一位法國人半路劫走,這就是 《常何墓碑》。

常何,是唐朝的一員大將,在武德三年的時候,常何就在李世民的麾下作戰了,但那時他還並未引起李世民的注意。後來在東征西討中,慢慢得到了李世民的重用。

墓碑上記載:

「( 武德) 七年,奉太宗令追入京。賜金刀子一枚,黃金卅挺,令于北門領健兒長上,仍以數十金刀子委公錫驍勇之夫。趨奉藩朝,參聞霸略,承解衣之厚遇,申繞賬之深。九年六月四日,令總北門之寄。」

也就是說李世民把常何調入京師,並賞賜給他金刀和黃金,並且 李世民給他安排的職位,剛好是玄武門

而常何在玄武門的崗位上,一直呆到了玄武門之變發生。

所以早在幾年之前,玄武門其實就已經被李世民牢牢掌握在手中了。

換句話說,玄武門的發生的一切,李世民早早就做好準備了。

李建成自然知道這個職位的重要性, 但他不知道的是,常何是李建成的人,所以他也在暗中積極地拉攏常何。

常何表面上答應了李建成的拉攏,但實際上,還是李世民的人。

作為宮城禁兵,應該是由皇帝直屬領導的,不過常何早就完成戰隊了。

其實如果李世民想要對李建成對手,為何不選在東宮呢? 所以說其實一開始李世民的目標就不是李建成,而是至高皇權。

換句話說,如果是李世民贏得角逐,那麼常何就是自己最大的定山石;如果李世民落敗下來,那麼常何就是新君的掘墓人。

只是,沒有想到,這一切來的這麼快。

在李淵一次次對李世民的打壓和削權之後,李世民知道,不能再等了。

西元626年,李世民發動了玄武門之變,李世民和手下穿著盔甲帶著武器入宮。

太子李建成和三弟李元吉,則是赤手空拳入宮的,結果可想而知。

除掉李建成和李元吉後,李世民馬不停蹄地去見他的父皇,而此時的李淵,還不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尉遲恭全副武裝來到李淵面前, 告訴他太子造反,已經被秦王射歿,自己是來保護皇上安危的。

李淵一聽到自己兩個兒子都沒了,站在自己面前,還是李世民的人,不敢反抗。

後來李世民又把太子和齊王的孩子全部處置,李淵的十個孫子,有的還沒成年,就失去了性命。

這時候的李淵,不得不讓位給李世民,自己去當一個兩耳不聞外視窗的太上皇。

還原歷史中真實的李建成

無論是在史書中還是在電視劇中,李建成的形象都是一個典型的反派,那麼李建成真的如此不堪麼?

既然這樣,李淵為何還執意想把國家交到一個這麼不中用的兒子手裡?

其實歷史上的李建成,或許真的不如李世民那樣優秀,但是如果大唐交到他手裡,雖然不會出現「貞觀之治」,但也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

西元589年,李建成出生。

這一年,恰好正是隋朝南下滅陳,統一天下的那一年。

在李建成出生這一年,他爹李淵還是一個普通的隋朝年輕幹部,剛剛24歲。因為李家是隋朝有名的世家大族,而當時在位的隋文帝楊堅,又恰好是李淵的姨夫。 所以這時的李淵,仕途也就顯得一帆風順。

作為李淵的嫡長子,李建成從出生那天開始,就有著很重要的身份。 就算一直天下太平,李淵當不成皇帝,那李建成將來作為嫡長子,同樣可以繼承李淵唐國公的爵位,位列隋朝的高層貴族之列。

在李建成九歲那年,李淵和自己的正妻竇氏,又生了一個兒子,這就是後來的李世民。

對于小時候的李建成來說,李世民就是一個小弟弟而已。

因為兩人相差了九歲,李建成又是長兄。 所以在李家,李建成和李世民的身份,是截然不同的。

也正是因為年齡的差距,讓兩人後來的處境,同樣是天差地別。

此後又過了很多年,李建成逐漸長大成人,開始獨當一面。

到了隋朝末年的時候,因為李淵有一段時間表現得過于張揚,引來了隋煬帝楊廣的猜疑,導致後來李淵不得不靠自汙的手段保命。

雖然表面上進行自汙,但在暗地裡,李淵還是希望能夠更多地去結交各地的士族,為自己的將來做打算。

所以,從這時候開始,李淵對自己兩個兒子的定位,就開始有區別了。

年紀更大的李建成,被李淵委以重任,代表他去和各地的士族接觸,代替他去籠絡這些士族。

而李世民則是一直被李淵帶在身邊,幫李淵秘密訓練軍隊,學習如何打仗。

而這種定位的差別,在接下來的幾年裡,也從根本上讓兩人的命運,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大業十三年,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的李淵,決定正式起兵。

但在正式起兵之前,李淵還得讓遠在河東郡的李建成帶著家眷逃回太原。因為李淵在太原活動的時候,除了李世民之外,幾乎所有李家人都在河東郡的李家祖宅生活。

在這次逃亡過程中,李建成雖然帶著李元吉等幾個李家人逃到了太原,但還是有很多李家人,不幸被捕。

比如當時李淵唯一的一個庶子李智雲,便因此被滅。

到了太原之後,李淵當即對李建成委以重任,命李建成領兵進攻西河,同時讓李世民給他打下手。

在進攻西河途中,李建成令行禁止,不但很快便帶兵拿下了西河,而且還將原本鬆散的軍隊,借著這個機會好好訓練了一番,充分展現出了自己的能力。

拿下西河之後,李淵又親自率領主力,直接一路向長安進攻。

在從太原攻向長安的路上,李建成和李世民都有不俗的表現。

雖然在這個過程當中,有些功勞存在爭議,無法認定到底屬于李建成還是李世民。

但可以確定的是,在這段時間裡,李建成和李世民兩人,都表現得十分出色。

在父子三人的同心協力之下,李淵很快率軍,進入關中,然後攻下了長安。

再之後,李淵迅速控制了整個關中地區,一躍成為整個天下最強大的割據勢力之一。

但因為當時楊廣還活著,李淵為了得到那些忠于楊家的士族的支持,只能暫時立楊廣的孫子楊侑為帝,自立為大丞相。

直到大業十四年,隨著楊廣在江都政變當中,被麾下禁軍滅歿,李淵才逼迫楊侑禪位給自己,正式登基做了皇帝。

在這段時間裡,李建成一直表現得十分出色。但同時,也暴露出了兩個弱點。

第一,李建成是嫡長子,在李淵登基之後,李建成也順理成章地成了太子。

但太子這個身份,卻恰好有成了阻礙李建成領兵的巨大障礙。身為太子,個人安全是很重要的,不可能輕易領兵出戰。相比之下,李世民只是一個秦王,在這方面的約束要少很多。

第二,因為早年的時候,李淵一直把李世民帶在身邊,讓李世民去秘密負責軍務。

所以這就導致了李淵麾下最精銳的軍隊,都是由李世民執掌的,都是李世民的嫡系人馬。

比如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玄甲軍,就是李世民的直屬軍隊。掌握這支直屬軍隊的李世民,可以完成很多高難度戰術。

反觀李建成,則不具備這個條件。

所以,接下來的幾年裡,李淵對兩人的安排,再次變得截然不同。

李世民這邊,武德元年打薛舉,武德二年打劉武周,武德三年和武德四年,打王世充和竇建德。

尤其是打竇建德的時候,李世民憑藉麾下三千玄甲軍,硬是擊敗了竇建德的十萬大軍,創造了一個古代戰爭史上的神話。

在這一戰之後,李世民已經到了封無可封的地步,甚至需要李淵主動為他創造一個叫做‘天策上將’的官職。

而在李世民橫掃天下的時候,李建成其實也沒閑著。

武德元年,李建成基本上呆在京城,幫助李淵穩定內政。

武德二年,出去平定了一次關中地區的農民軍叛亂,然後奉命接收河西地區。

武德三年,李建成鎮守蒲州,防備突厥。武德四年,李建成又率兵去平定了一下稽胡叛亂,大勝而回。

從李建成的這些戰績當中,我們可以看出, 李建成打的這幾場仗,相對來說都比較安全。

這也是李淵出于保護他的目的,才會如此選擇。

相比之下,李世民的敵人,則都是極為強大的割據勢力,都是那種決定天下歸屬的強敵。

而在這幾年的仗打完之後,情況就截然不同了。

原本按照李淵的想法,是讓李建成這個太子,去打一些相對安全的戰爭,只要樹立威信即可。

至于那些硬仗,則是交給其他李家宗室去打。

但問題是,除了李世民之外,其他李家宗室幾乎都是軟蛋,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一個李世民。

這就導致了李世民在軍中異軍突起,地位陡然提升的情況開始出現。

尤其是李世民擊敗了王世充和竇建德之後,功勞已經達到封無可封的地步。

到了這個時候,李世民已經足以對李建成的太子之位,產生威脅了。

李淵作為皇帝,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所以接下來,李淵開始有意識地限制李世民的兵權,不希望李世民再有所提升。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意外的發生,徹底破壞了李淵的安排。

就在這之後不久,竇建德的部將劉黑闥,忽然再次起兵。

靠著當年竇建德的聲望,再加上劉黑闥本人確實十分能打,劉黑闥很快收復了竇建德原本所有的地盤。

在這個過程當中,李淵出于限制李世民的目的,並沒有派李世民上場,而是派其他李家宗室去鎮壓劉黑闥。

結果幾個回合之後,劉黑闥一路過關斬將,打得唐軍大敗,已經到了可以阻擋唐朝統一天下的地步。

到了這個時候,李淵也沒了辦法,只能派李世民上場。李世民上場之後,再次發揮了強大的戰爭天分,順利擊敗了劉黑闥。但在這個過程當中, 之前曾被李淵打壓過的李世民,也長了個心眼,開始在軍中大肆安插自己的人手

等到這一戰結束之後,整個山東、河北、河南等地,已經遍佈李世民的心腹。

被李世民擊敗之後,劉黑闥並沒有被李世民抓住,而是逃往突厥。在突厥支持下,不久之後,劉黑闥便捲土重來,再次佔領了大量的地盤。這一次,李淵是再不敢再讓李世民領兵。

而李建成則是在麾下謀士魏征的建議之下,主動請戰,李淵也欣然允諾。

不得不說,李建成領兵打仗的本事,確實也很強。到了山東之後,李建成採取了和李世民截然相反的策略,一方面主動進攻劉黑闥,另一方面積極聯絡當地的士族。

在李建成軟硬兼施的策略之下,劉黑闥很快便再次戰敗,最後被自己的麾下反叛滅歿。

此後,雖然南方還是一些戰事,但唐朝統一天下的大勢,已經再也無法阻擋了。

所以從這時開始,李建成和李世民兩人,都沒有參與南方的戰事。

武德七年,突厥前來進犯,兩人都曾短暫率兵在邊境駐紮防禦,然後又回到了京城。

從這段歷史當中,我們也不難看出。早年的經歷,讓李建成和李世民兩人,形成了截然不同的思想。

李世民更喜歡依靠軍隊,而李建成則更喜歡聯繫士族,或者那些歸降唐朝的封疆大吏。

但從整體上來看,兩人其實旗鼓相當。正是因為兩人勢力可以相互抗衡,所以在打敗了劉黑闥之後,兩人的奪嫡之戰,也就正式拉開了帷幕。

最開始的時候,兩人的鬥爭還較為隱晦。但是到了武德七年的時候,李建成因為李世民的天策府內擁有很多護衛,擔心自己太子府的防衛力量不足,私下增加太子衛隊。

而這件事,最後卻被李世民抓住,繼而做了一個局,逼迫李建成的下屬謀反,將謀反的帽子扣到了李建成的頭上。

事後李淵雖然察覺到真相,對兩人各打五十大板。但這件事之後,兄弟二人也就徹底撕破了臉。

此後,兩人展開了全方面的鬥爭。

在這場鬥爭當中,李建成依靠著傳統關隴士族的支持,再加上李淵本來就不想換太子,所以在京城內逐漸佔據了上風。

然 而李世民卻依然十分頑強,不管李建成如何努力,都無法將李世民徹底打倒。

後來李建成甚至動了滅心,想要直接滅掉李世民,但可惜未能成功。

在李建成的步步緊逼之下,李世民眼見李淵拉偏架,士族們又不支持自己,李建成甚至還打算直接滅了自己。

在這些逼迫之下,李世民終于決定,鋌而走險,策劃一場政變,直接解決所有問題。

武德九年,六月初,恰逢突厥進犯的消息傳來。

因為李建成和李世民爭鬥得厲害,李淵也不願讓他們再領兵,而是讓老三李元吉領兵。

但李元吉其實也是李建成的人,所以李元吉便和李建成商量,企圖在率兵出征之前,讓李世民前來送行,趁機滅了李世民。

這個消息,被太子府內的奸細洩露給了李世民。李世民終于決定,搶先下手,先幹掉李建成再說。

六月初三,深夜,李世民入宮,向李淵打了小報告,說李建成和李元吉二人,與李淵的後宮有染。

李淵一聽,頓時勃然大怒,當即下令,讓李建成和李元吉二人,明天一早入宮對質。

在接到命令之後,李建成雖然也擔心李世民會對自己下手,但想到宮內守衛的將軍常何,是自己的人,所以也就大膽前往。

但李建成萬萬沒想到的是,常何其實已經被李世民暗中收買。

第二天清晨,李建成入宮之際,途徑玄武門的時候,李世民忽然率領親兵滅出,最後幹掉李建成和李元吉。

再之後,李世民順手接管了整個長安城,逼迫李淵禪位給自己。

與此同時,李世民掌權之後,將李建成的幾個兒子,盡數斬滅,但李建成的幾個女兒,都被李世民放過。

以上這些,就是李建成真實的一生。

從李建成一生的經歷當中,我們不難看出,李建成確實是一個很優秀的人才,但要說他遠比李世民更強,這是不可能的。

只能說兩人擅長的地方不一樣,李世民更擅長冷酷手腕,而李建成則相對溫和懷柔,善于和士族們打交道。

兩人的這些差異,也決定了兩人最後的命運。

而從兩人的戰績來看,李建成很優秀,這不假,但他在打仗方面,確實要比李世民遜色一些。

至于李建成最後的結局,這恐怕就只能怪李淵了。

如果不是李淵以和稀泥的方式解決問題,恐怕兩人也不至于走到最後玄武門的那一步。

說到底,這其實都是李淵的錯。

他率兵首先攻入長安城,奠定了大唐號令天下的基礎。

史學者 何木風曾說:

「作為李淵的長子,李建成在唐帝國未成時所立功勳是卓著的。可以這樣講,如果李淵沒有建成,就很難成為唐高祖。」

唐朝建立後,李建成被作為太子培養,所以要在宮裡處理政務。

他積極推行恢復生產,大力發展經濟、制定法典,頒佈「均田令」等利民政策,幫助李淵把國家治理得很好。

而且相較于李世民常年征戰沙場,李建成信奉儒家文化,骨子裡是個謙謙君子。

李元吉曾多次在他面前說李世民壞話,並表示願意親刃李世民,但是都被李建成制止了。

在最後鬥爭的時候,李建成也數次阻止了李元吉對李世民的攻擊,由此看來他還是念及骨肉之情的,也反映出了他性情寬厚的一面。

總而言之,李建成絕不是那種心胸狹隘、無才無德又善妒的小人。

李建成和李世民,一個善文一個善武。

或許李建成登上皇位後,無法讓大唐一統天下、疆域遼闊,但是做個守成之君,把握好大唐的疆域,好好搞發展,大唐說不定會是另一番盛世呢?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