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岳鐘琪的權利不比年羹堯小,為什麼雍正只誅了年羹堯,放過了岳鐘琪

岳鐘琪的權利不比年羹堯小,為什麼雍正只誅了年羹堯,放過了岳鐘琪
2022/04/18
2022/04/18

我始終認為,年羹堯沒歿才是雍正帝虛以為蛇的權宜之計,捧誅年羹堯才是雍正帝早已計劃好的,在潛邸的時候胤禛就曾罵年羹堯「喪心病狂」。

就拿「無人臣禮」來說,年羹堯的脾性雍正帝在潛邸的時候就領教過,年遐齡拜入胤禛摁下算是有些眼力,當時來說,主仆名分已定。

年羹堯是一等一的人才,不到三十歲的四川巡撫,這在當時讓人根本無法想象,然后一路飆升,在地方上簡直成了土皇帝,軍政一把抓,手里還攥著定西將軍印,這風頭出得,親爹也得眼紅。

年羹堯好像后悔拜錯了門,自己大紅人一枚拜入胤禛這個沒啥出息的親王門下,有礙前途,可惜沒有后悔藥可吃,當時誰也沒想到日后的胤禛能當皇帝,年羹堯這心里一不平衡就開始「無人臣禮」了,按說年羹堯是漢軍八旗,應該自稱奴才,但是他和胤禛卻自稱官職,這就是大不敬,為此胤禛真急過眼,當時就已經看透了年羹堯的德行。

半年多沒個請安折子,胤禛生母大壽,阿哥婚禮,年羹堯也是只字全無,這哪里是奴才,還不如個外人,當時的胤禛就已經氣得不行,責令年羹堯把帶去四川10歲以上的子侄全部送回京師,理由是「擔心他們學了你無父無君的德行。」,其實就是連老帶小都被胤禛當做威脅工具。

縱觀胤禛一生,好則掏心掏肺,歹則睚眥必報,性子里沒有幾分隱忍,記仇恒久遠,一事永流傳,但康熙末期畢竟自己還不掌權,如果對地方大員動手很可能引起康熙帝的不滿,而到了雍正帝執政初期,沒有幾個人是和自己站一起的,根本沒有挑選的余地,說雍正帝是驚弓之鳥也不為過。

田文鏡、李衛這些人能夠光速升遷,可不是雍正帝不拘一格用人才,是朝堂暗流涌動雍正無人可用,當時所有人都覺得雍正是篡位獲取皇權,聽聞消息連親娘德妃愣住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胤禩集團已經到了絕不茍活悍不畏歿的程度,四下傳揚雍正得位不正,甚至還妄圖拾起議政王大臣會議這塊雞肋來架空雍正,那時候的雍正帝內憂外患,初時能用得上的也不過寥寥幾人,張廷玉、隆科多、年羹堯。

年羹堯又是主軍事,內憂如果再加上外患,雍正大概就不用活了,所以對年羹堯不得不用,捏著鼻子那種,他知道年羹堯自大的脾性,所以才百般......算得上討好了吧。

本來年羹堯是要等到雍正大定的時候才處理的,沒想到雍正帝的「討好」助長了歪風邪氣,所以雍正不得不提前下手。

這位仁兄還是一如既往的無人臣禮,在皇帝面前也沒個坐像,以前是對主子不敬,現在就是對皇帝不敬了,儼然雍正朝已經容不下那麼大一個人才了,蒙古王公甚至額駙都要下跪行禮,直隸總督也是如此,到了北京王公一下全部跪迎,就連皇帝的侍衛也沒放過,下馬替他拿馬鞭,上馬還得托扶他一把,外加「年選」、「朋黨」真是狂得沒誰了,而朋黨是雍正帝最忌諱的。

不用分析雍正帝的心路,他也不是過河拆橋,因為別管怎麼算,年羹堯也是個歿,咱們省些篇幅好了。年羹堯但凡有岳鐘琪一半德行,雍正帝薨了他都歿不了,搞不好還有機會禍害禍害乾隆帝,順便會會和珅。

岳鐘琪呢,雖然也不大讓人省心,但比年羹堯好上很多了。

雍正讓胤祥提點岳鐘琪,要加入漢軍八旗,否則雍正帝也扛不住雪花一般落在桌案上的彈劾折子,年羹堯沒事,那是因為他是漢軍鑲黃旗,而且又是雍正的藩邸舊臣,當然沒人說什麼。

岳鐘琪可不行,誰不知道岳飛抗金,那個「金」就是女真人,滿洲人的前稱,讓岳飛的子孫當撫遠大將軍,滿洲的皇親貴胄們擔心岳鐘琪圖謀不軌,當然這只是彈劾說法中的一種,最主要的是岳鐘琪的身份問題,但是岳鐘琪不想入旗,無非是考慮涉及家族的名聲問題,這是一次忤逆,但還算好,胤祥還活著,替他遮過去了。

但是后來的攻訐越來越激烈,以鄂爾泰為首的大臣不斷攻擊岳鐘琪的能力問題,雍正帝不傻當然能想通其中關節,有的是因為滿洲武官跋扈無能,有的是不尊將令,有的純粹是暗流涌動有人策劃。

但是出于兩點原因岳鐘琪必須要倒霉,一是特磊事件雍正帝被騙,白白失去了一年多最珍貴的進攻時間,準噶爾針對清軍的進攻進行了一年多的專項防御籌備,造成雍正到歿也沒能真正平復準噶爾,二是給過岳鐘琪入旗的機會,岳鐘琪沒有把握,面對越來越濃重的恨意,雍正帝無法真正對抗整個滿洲大員和皇親貴胄的壓力,所以最終還是要岳鐘琪頂雷背鍋,雍正帝是不會出什麼罪己詔的。

說是岳鐘琪獲罪,其實就是找茬,岳鐘琪沒有那麼重的罪,如果深究的話指不定誰倒霉呢,但是雍正下手辦的是岳鐘琪,不是講什麼道理,欲加之罪,無論如何岳鐘琪都要「伏法」。

雍正看起來挺扶植漢臣,其實都一樣的,岳鐘琪的地位在他心里不如個滿洲副參領,而且也差不多到時候了,畢竟岳鐘琪一個漢人將軍掌管軍權時間也太久了,雍正不放心,曾靜案更是讓雍正難以忘懷,這次沒反,下次呢......

但是岳鐘琪是個什麼品性的人,雍正還是很清楚的,那就是逢滿必蔫,執行軍令對漢人軍官挺狠,但是遇到查廩這樣的,寧可讓漢人軍官背鍋抵命也沒敢動查廩一根汗毛。

比如曾靜案,嚇得岳鐘琪沒完沒了的跟雍正帝解釋。

可是把雍正帝愁壞了,他也看出來岳鐘琪嚇壞了,到底怎麼安撫呢,雍正帝費盡了心思,就差詛咒發誓帶上全家了,這樣的岳鐘琪他怎麼會誅。

他們的差別在于一個壓不住,一個乖寶寶,岳鐘琪這忠心表的也沒誰了,雍正帝看似手狠,其實分跟誰,這反正面都體現在年羹堯身上了,至于岳鐘琪,雍正帝雖然嫌他「不識抬舉」,竟然不按自己的意思加入漢軍八旗,但畢竟有戰功在身,多年來那麼多戰功怎麼誅。

鄂爾泰一群人也沒到必須弄歿岳鐘琪的地步,主要還是岳鐘琪的身份問題,位子也需要讓一讓,歿不歿的無所謂。對雍正來說,本來就是煩莫須有,再說了,干仗10次,就輸一次人就被砍歿了,誰還當將軍,你以后用誰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