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毫無根基的漢宣帝劉病已,是如何鏟除的把持朝政的霍光家族勢力

毫無根基的漢宣帝劉病已,是如何鏟除的把持朝政的霍光家族勢力
2022/03/28
2022/03/28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以霍氏家族的實力,如果想要改天換地,比司馬氏代曹魏還要簡單:第一步干掉漢宣帝劉詢,第二步立一個劉氏小皇帝過度,第三步受禪。別以為我信口開河,事實上如果霍家怕麻煩,第二步都可以省略。

霍光一生分三步,締造了帝制歷史上第一個權臣家族,牢牢控制了漢帝國的軍政大權:

第一次,元鳳元年獨領輔政大權,標志性事件是平定上官桀、桑弘羊謀反。這件事后,漢武帝留下的四輔臣,霍光成了獨苗,軍政大權集于一身。

第二次,漢昭帝駕崩前,霍光大肆提拔霍氏子弟和親信,進入機要崗位,形成對中樞機構自上而下的全程控制。

第三次,元平元年漢宣帝即位后,霍光再次調整人事安排,由家族子弟控制軍隊系統,尤其是皇宮安保系統。

三次調整后,我們看一下漢帝國軍隊系統的主要將領:

霍光: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軍政一把手; 霍禹(霍光之子):中郎將——統領皇宮宿衛;

霍云(霍光侄孫):中郎將; 霍山(霍光侄孫):奉車都尉、侍中、領胡越騎兵——貼身護衛皇帝; 范明友(霍光女婿):未央宮衛尉、度遼將軍——未央宮安保總管; 鄧廣漢(霍光女婿):長樂宮衛尉、將軍——長樂宮安保總管; 任勝(霍光女婿):中郎將、羽林監——統領皇宮宿衛,皇帝貼身護衛; 趙平(霍光女婿):散騎都尉、光祿大夫; 王漢(霍光孫女婿):中郎將; 張朔(霍光外甥女婿):光祿大夫、給事中——內朝官、朝政決策參謀。

如果你是漢宣帝有什麼感受?反正漢宣帝的感受是「如芒刺在背」!霍家人三百六十度全方位「保護」在漢宣帝左右,只要霍光手指頭動一下,漢宣帝都不知道自己怎麼ㄙˇ的!

這麼嚴密的一張網,愣是沒網住漢宣帝,霍光去世后僅僅兩年,漢宣帝就以霍氏謀反的罪名,將霍家滅族。除了霍光的女兒,漢宣帝的第二任皇后霍成君被廢幽居外,一個活口沒留!

要知道,漢宣帝劉詢在八年前,還是混跡市井的平民,毫無政治基礎。即位頭六年,他也僅僅扮演木偶人的角色。那麼毫無根基的漢宣帝,如何在兩年的時間內,完成絕地反擊的呢?

漢宣帝也學霍光,分三步走,掏空了霍氏一族:

明升暗降,收回朝政大權

霍光去世后,漢宣帝給了他最高的尊榮。皇帝親自治喪,賜金縷玉衣、梓宮、黃腸題湊、缊辌車、黃屋,按皇帝的規格下葬,并賜謚號「宣成」。

同時,漢宣帝下旨,冊封霍禹、霍云、霍山為侯,霍禹任大司馬右將軍,領尚書事,完美接班霍光。似乎霍氏的權力機構,僅僅以霍禹接替霍光,換湯不換藥,漢宣帝依然甘做傀儡的架勢。

那就太小看漢宣帝了,后面的小動作才關鍵。霍禹領尚書事后,漢宣帝接著發布了一道命令:朝中所有奏章,直接由尚書呈交皇帝。

這個動作看起來很不起眼,其實等于解除了霍禹朝政一把手的權力。西漢的政治,從漢武帝起,采取外朝控制內朝的辦法,決策大權掌握在內朝官手上,領尚書事的大司馬就是內朝官一把手。漢宣帝剝奪了霍禹審閱批復奏章的權力,霍禹領尚書事成了空頭銜。

緊接著,漢宣帝又下了第二步棋,他冊封許廣漢(許皇后的父親)為侯,提拔許氏、史氏(漢宣帝祖母家族)、王氏(漢宣帝母親家族)子弟為內朝官,并以郎官身份宿衛皇宮。

這個舉動有兩個意義,一是讓自己的親信進入決策層,二是部分解決個人的人身安全。這個動作也不太顯眼,霍家沒法反對。皇帝跟誰商量事,你怎麼干預?提拔幾個低級別的小郎官,這點自由霍氏沒法不給。

第三步棋,漢宣帝又任命魏相為御史大夫、給事中;金安上(金日磾的侄子)為侍中,掌宮門警衛;車騎將軍張安世為大司馬,與霍禹并列。

魏相和金安上都是漢宣帝的心腹,張安世其實是霍光的鐵桿。漢宣帝的這三個任命,太智慧了。首先他以魏相為首,去影響外朝,與霍氏展開外圍斗爭。其次,以金氏家族的影響力,拉攏權貴家族勢力。

對張安世的安排,可謂化腐朽為神奇!張安世當初都看不起漢宣帝,反對哥哥張賀將孫女嫁給漢宣帝,結果便宜了許廣漢。可是漢宣帝即位后,很敏銳地意識到,張安世就是霍光背后的政治第二極。同時,張安世又不具備替代霍光秉政的可能性,所以他完全可以利用。

幾步棋下來,霍氏被「溫柔ㄙˇ」,霍禹的領尚書事變成高掛的羊頭,沒了朝政決策權。許氏等外戚的入替,及魏相、金安上、張安世的加盟,讓漢宣帝不光擁有了內朝決策權,和外朝影響力,也讓自己的基本安全得到保障,還擁有了幾大家族勢力的擁護。

到這時候,霍氏才發現,他們向通往傀儡的道路上隆重起航。

突然襲擊,罷除霍氏軍權

第二年,以魏相為代表的外朝勢力,與霍氏一族的摩擦不斷升級。正當霍氏深感不平,手足無措時,漢宣帝突然兇相畢露:

霍禹除右將軍,保留大司馬(稻草人一個); 霍云解除中郎將之職,調任玄菟郡太守(去東北涼快);

霍山解除奉車都尉和領胡兵之職,專任尚書事(收發室呆著去); 范明友解除未央宮衛尉、度遼將軍之職,調任光祿勛(雖是平調,軍權沒了); 鄧廣漢解除長樂宮衛尉、將軍之職,調任少府(變皇室管家了); 任勝解除中郎將、羽林監,調任安定太守(去北邊喝羊奶); 王漢解除中郎將,調任武威太守(去西邊吃風沙); 張朔解除光祿大夫給事中,調任蜀郡太守(去南邊跟蠻夷學鳥語); 霍氏子弟一律不得入皇宮承擔宿衛工作(靠近皇帝的幾乎都沒)。

這是什麼節奏?霍家的軍權一夜之間全沒了!霍禹雖然有個大司馬名頭,但是沒有軍職,既失去朝政大權后,軍權也沒了。霍氏一族全被「轉業」,由軍隊系統改任行政官員,而且大多被分配到老少邊窮地區。

隨著霍氏被踢出皇宮安保系統,漢宣帝再也不用睜著眼睛睡覺了,到這時候,他的命才算是自己的!唉,當皇帝不易啊!

至此,漢宣帝軍政大權一把抓,霍家去年被「鋸角」,今年被「拔牙」,再兇悍的怪獸,沒了角和牙,唯一的出路恐怕是趕緊變成貓乖乖。

煽風點火,強逼霍氏謀反

面對步步被動的局面,霍家人怎麼辦?在心理失衡下,霍家人一共召開了三次「霍氏家族常委會」,商討對策。

第一次,霍光的遺孀霍顯坦言:當年皇后許平君,就是她親手安排女醫ㄉㄨˊㄙˇ的!霍顯本來想以此告訴霍家人,咱們沒有退路,只能拼到底。可是這條重磅炸彈,卻攪亂了霍氏子弟的方寸,他們反而沒心思往下討論,結果不了了之。

第二次,趙平的門客石夏,和霍云的門客張赦,建議霍氏聯合上官皇太后(霍光的外孫女),發動政變,廢掉漢宣帝。這件事泄露后,漢宣帝竟然莫名其妙地叫停了廷尉對二人的抓捕。霍家緊急召開會議,形成決議:早晚是ㄙˇ,反吧!

沒想到漢宣帝又下了一道旨:霍家子弟怠慢皇太后,管家馮子都屢屢犯法,霍云、霍山罷職回家思過,對霍氏嚴厲訓斥!

這時候霍氏的核心成員之一,霍云的舅舅李竟已經被捕入獄,謀反的事顯然已經敗露,可是漢宣帝卻只字不提,用兩件不起眼的小事輕拿輕放,這是搞什麼鬼?

惶惶不安之下,霍家人又召開了第三次會議,這一次他們定下了具體的方案:由上官太后出面宴請博平君(漢宣帝外祖母),請許廣漢和魏相作陪。席間由鄧廣漢和范友明斬ㄕㄚ許、魏,再由上官太后頒布懿旨,宣布廢掉漢宣帝。

當霍家人摩拳擦掌時,漢宣帝又出招了:霍山泄露國家機密,逮捕!

接下來的事有點莫名其妙,霍顯請求以金錢替霍山贖罪,不被允許,霍家人一個接一個開始自ㄕㄚ,或者被捕。于是,陰謀徹底暴露,霍氏被滅門。

很顯然,霍氏謀反語焉不詳,就是個冤案。真相應該是霍家雖有謀反的提議,從未形成決議,更沒有過實際行動。他們所謂的行動方案,一看就是個笑話,上官太后憑什麼就聽他們胡來?她發懿旨宣布廢黜漢宣帝,管用嗎?

漢宣帝幾次莫名其妙的舉動,其實就是攪亂霍家人的心,逼迫他們在退縮中不斷犯錯,不斷有意無意觸碰法律邊界,造成謀反的口實。

漢宣帝有底氣這麼做,因為霍氏已經是ㄙˇ老虎,完全沒有了反抗能力,他的舉動就像貓逗老鼠!霍氏可能真謀反嗎?沒了兵權,周邊勢力也樹倒猢猻散,拿什麼反?

所以,霍氏謀反是漢宣帝制造的結果,冤案!至此,漢宣帝僅僅用了兩年時間,就憑借他出色的政治智慧,把強大的霍氏一族,從大漢政壇徹底抹平!

最后說兩個小問題:漢宣帝為何要逼霍氏謀反?霍氏一族的下場冤不冤?

漢宣帝滅霍氏,大體上兩個原因,一是個人恩怨,替皇后許平君復仇。漢宣帝與許平君是民間夫妻,感情深厚。許平君遭霍顯ㄉㄨˊㄕㄚ,對漢宣帝來說既是巨大的感情創傷,又是巨大的恥辱,這個仇他不可能不報。

另外,霍氏一族多年經營,黨羽遍天下。雖然霍氏失勢,誰知道霍氏還有多少隱藏的暗器?誰又敢保證,這些失勢的家伙,會不會在某種際遇下,變成反抗的火種?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刨掉霍氏這個根!

霍氏的下場,如果單純看結果,確實有點冤,但是看政治大局,以歷史環境來說,一點不冤!

首先霍氏的悲劇之根,在霍光的不知進退。

霍光這個人雖然政治才華出色,但是治家無方。他在世的時候,霍氏子弟就屢屢犯法,連自己的老婆霍顯都跟管家馮子都有一腿,可見霍家亂成什麼樣!

明知自己的后人沒他這個能力,又知道上層政治斗爭的殘酷性,霍光竟然不知退,反而用更加極端的方式,ㄉㄚˇ造霍氏權力網。豈不知,對無德無才的霍家后人來說,霍光的舉動無疑是把他們往ㄉㄠ山上趕!

連霍光都不知進退,霍家驕橫慣了的子弟們,更加迷信手中的權力。在霍光去世后,他們反而變得更加猖狂,連霍家的家奴,都能上演逼丞相下跪認錯的橋段。

這樣的家族,漢宣帝不收拾他們,他們早晚也會被老天收走!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