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西漢宰相朱博,靠著講義氣身居高位,最后卻因為站錯隊而被株連

西漢宰相朱博,靠著講義氣身居高位,最后卻因為站錯隊而被株連
2022/09/24
2022/09/24

漢成帝時期,朱博在長安任左馮翊,有一次朱博無意間聽說了長陵的大家族當中,有一個叫尚方禁的人,曾經和已婚婦人偷·情,后來事發,被人家的丈夫告發了,最后尚方禁被判刑,還在臉上留下了黥刺,后來通過賄賂功曹做了朱博手下的一名守尉。

朱博思考了一瞬,決定見一下這個人

之后朱博隨便找了個理由召見了尚方禁,朱博仔細地觀察了尚方禁的臉,發現他的臉上果然有黥刺,(古代有些罪要在臉上刺青,稱為黥刺)朱博沉默了一瞬,將屋子里的人都清走了,尚方禁見朱博屏退左右,心理不禁開始緊張起來。

現在屋子里只剩下朱博和尚方禁,過了很久之后,朱博開口了,問尚方禁,你臉上的黥刺是怎麼回事?

尚方禁心中不禁警鐘亂響,知道自己的事沒有辦法隱瞞,于是立馬跪下,叩頭說明了過往犯下的罪。

朱博聽了之后笑了笑,說,男人年輕的時候犯下一些沖動的錯誤,也是難免的,只是你因為這件事備受世人冷眼,難道不想洗刷恥辱,重新翻身嗎?

尚方禁聽了朱博的話之后,一瞬間,又歡喜又驚懼,最后尚方禁回答道,我愿意誓ㄙˇ報效大人。

于是朱博用尚方禁的軟肋和欲望,輕而易舉地收服了尚方禁,從此之后,尚方禁成為了朱博的心腹。

在之后的日子里,尚方禁作為朱博的心腹,經常揭發一些盜賊和府中的內奸,立下了很多功勞,朱博就升尚方禁作為連守縣令。

過了很久,朱博召見了之前收受尚方禁賄賂的功曹,關起門來開門見山的責問他收受賄賂的事,功曹立刻嚇得魂不附體,立馬將自己收受賄賂的事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朱博讓功曹將賄賂自己的人員名單和金額數目都清楚地寫下來,連一文錢都不能欺瞞,如果有一點隱瞞,就會被處ㄙˇ。

功曹非常害怕,就將自己收受賄賂的人員名單和金額都原原本本地寫了下來,不敢有絲毫的遺漏。

朱博看過功曹的書面交代之后,命令他改過自新,之后立即拔刀將功曹寫下的罪行一刀斬斷,讓功曹繼續到原職工作。

功曹經過這件事之后,做事變得更加謹慎,不敢有一點失誤,朱博也因為功曹辦事得力繼續提拔他。

朱博在用人方面就是這樣不拘一格,即使對方有什麼黑歷史,只要朱博認為對方有能力,有弱點可以拿捏,朱博就更加放心地任用他,如果朱博是一個忠厚老實的人,那麼他做不出來這種事,因為忠厚老實的人,會本能的認為黑歷史的人,是一個不值得信任的人。

朱博本身就是一個社會厚黑學教大的人,他擅長對人性的弱點進行把握,所以能夠不拘一格地用人和做事,而朱博這個人有意思的地方還不止于此。

在古代漢朝的官場想要上位有兩種途徑,一是關系,二是能力。

而朱博這個人的能力主要是主要來源于他黑吃黑的手段。至于關系,朱博這個人性格豁達講義氣,從在微末的時候就開始結交一些高官權貴做朋友,所以朱博要能力有能力,要關系有關系,只要稍微有一點機會,朱博就會青云直上。

接下來我們就來講一講朱博是這個人,以及朱博是如何利用各種手段上位的。

朱博,字子元,渡杜陵人。朱博從小家境貧寒,年少的時候,在家鄉的縣里擔任亭長,朱博性格豪爽仗義,喜歡抓犯人,也喜歡打架,年少的朱博,是有一點喜歡逞兇斗狠的。

后來朱博年齡漸長,在做亭長的時候,見到一些高官權貴的榮耀之后,漸漸對逞兇斗狠有點乏味了,開始轉變,對權利產生了非常強烈的渴望,于是朱博就開始結交高官權貴,希望將來能夠有機會博一個封侯拜相。

于是朱博通過出色的社交能力廣泛交友,后來成功地結交到了了前將軍蕭育,和御史大夫萬年的兒子陳咸,并和他們做了朋友。

但是如果是普通朋友,這些高官子弟也不會太出力幫朱博上位,畢竟利益是需要交換的,只有做到互惠互利,才能達成合作意向。

朱博想要這些高官子弟幫自己,手中的籌碼和理由都還不夠,不過很快,朱博就有了機會。

就在朱博不斷地努力攀爬的過程中,經過不斷的利益交換和能力輸出,朱博從一個小地方亭長一點一點爬到了長安,在長安做了一名督郵書掾,負責協助上司監察下屬縣鄉,跑腿送郵書,兼管抓捕盜賊,押送囚徒。因為朱博辦事勤勉謹慎,認真負責,所以朱博受到了地方上下的一致好評。

后來發生了一件事,既改變了朱博,也改變了另外一些人的人生。

當時朱博之前的朋友,也就是御史大夫的兒子陳咸任御史中丞,在工作之后無意中泄露了宮禁中的事,被人告發,關進了監獄。

朱博聽說了這件事之后,十分憤慨,為了救陳咸,竟然辭去了官職,偷偷地來到關押陳咸的廷尉府,暗中去查陳咸的案子。陳咸在監獄里被打得半ㄙˇ不活,傷勢很重,朱博就假稱自己是大夫,喬裝改扮盡了監獄探望陳咸。

朱博見到陳咸之后,先是了解了陳咸做些的所有罪,后來看到陳咸被打得半ㄙˇ不活的樣子,已經沒有辦法承受后面的刑罰,在打下去,陳咸很有可能會被打ㄙˇ。

于是朱博就悄悄地出了監獄,通過上下打點改名換姓,替陳咸承受了后面的刑罰,在當時的漢朝,罪名不嚴重的,只要接受了一定的懲處,就可以獲得一定程度的免罪。

于是朱博通過替陳咸受刑,成功了免去了陳咸的ㄙˇ罪。后來陳咸被判出獄了,十分感激朱博的救命之恩,而朱博也因為講義氣在長安揚名,被舉薦做了郡功曹。

對于救命之恩,有的人智只會說謝謝,有的人會送金送銀,有的人則是會為會對方竭盡所能達成心愿,甚至一生回饋,這樣的人在現代不多了,但是在古代,古代人都是很重情的,有這樣的事,就是會一輩子報恩的,而陳咸就是這樣的人。

公元前七年,漢元帝劉奭去世,漢成帝劉驁繼位。

劉驁繼位之后,皇太后王政君的外戚王氏家族的勢力漸漸增強,大將軍王鳳開始把持朝政,陳咸的父親御史大夫萬年,經過關系活動,獲得王鳳的同意,將自己的兒子塞到了長史的位置上。

陳咸因此有機會翻身了,陳此做官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好兄弟也拉上來,于是陳咸舉薦蕭育和朱博擔任幕府屬官,朱博因為自己的好兄弟,得到了再次做官的機會,后來朱博在工作中結識了大將軍王鳳,王鳳對朱博的才能非常認可,于是就接連提拔朱博。

朱博在獲得了大將軍王鳳的賞識后,從橾陽令,調任云陽,平陵縣,一直做到長安令,后來因為政績突出,被升任為冀州刺史。

朱博是武官出身,不懂得文官的游戲規則,有一天朱博在作為冀州刺史巡視下屬地區的時候,出現很多官吏和百姓加在一起有幾百人攔在路中間想要求見朱博,官府衙門都站滿了人,下面的從事來稟告,說百姓請求冀州刺史暫時留在這個縣,將百姓的訴求處理完在出發,這位從事在說話的時候還時刻的觀察著朱博的表情。

朱博知道這是下面的人在搞事情,想要給自己下馬威,正好,朱博想要趁這個機會,來個新官上任三把火。

于是朱博派人告訴下面的人準備馬車,自己在馬車上和百姓相見,從事準備好馬車之后,告訴朱博,朱博就派從事準確地告訴百姓,想要投訴縣丞尉的,刺史府不負責監察黃色綬印的官員,應該自己到郡縣里去;想要投訴兩千石的墨色綬印的長吏的,等使者巡視回來,到刺史的官府衙門中去;百姓被官吏冤枉的,以及投訴強盜小偷一類的事情,百姓所處的主政官府衙門哪里去。

最后,朱博把車停在官府衙門之外,將應該自己處理的投訴,進行判決處置,原來的四五百人就這樣散去了,神一樣的辦事效率。官吏和百姓都很驚嘆,沒想到朱博的應變能力這麼強。

后來朱博經過詳細審問,終于查明,果然是灌夫衙門之中的一位老叢事出的主意,通過教唆百姓聚眾集體向朱博訴訟,準備給朱博一個下馬威。

朱博把這位老從事找出來,毫不猶豫地ㄕㄚ掉了,整個州郡都被朱博的霹靂手段震懾住了。后來朱博被調任并州刺史,護漕都尉,又升任瑯琊太守。

所謂的民風彪悍,有的時候就像朱博在冀州遇見的事情一樣,這種情況和遇見一伙土匪不是一個性質,是整個地區就這個風氣,當地的風氣已經形成了,想要改變通過緩緩而治是非常難得,ㄕㄚ威棒是最快速有效的方式。

這樣的事,朱博還遇見不止一次,到了齊郡,朱博又遇見了一次。

朱博到了齊郡,齊郡的風俗是官吏們都被養刁了,無論誰上任都使喚不動人,只有新上任的長官,先派人來打好關系,有所表示,下面才會有能使喚的動的人。

朱博在齊郡剛剛上任時候,手底下的右功曹和掾史全都稱病請假了,出現一大波請假的人,這個節奏明顯不對啊。朱博詢問原因,下面的人告訴朱博:「大家都害怕新官上任三把火,所以按照先例,如果有兩千石的官員新上任,總是要派遣官員來,主動和官府衙門中的人進行接觸,打好了交情,大家才敢出來正式任職」。

朱博聽了之后大為震驚,氣的胡子都要飛起來了,把桌子拍的狂響,氣憤地說:「齊郡的小子們難道想要把這個行為當成慣例了嗎!」。

沒有金剛鉆還不攬瓷器活了?于是朱博還在盡職盡責工作的曹史書佐和縣大吏都召集起來,從這些人里面挑選幾個看起來能用的,發布教令讓這些人填補空缺,將稱病不上班的官吏們都罷免,并且讓他們頭上帶著白色的頭巾走出官府衙門的大門。

朱博做完這些事之后,整個齊郡上下都很震驚。過了一段時間,齊郡的門下掾(屬吏)贛遂是受人尊敬的大儒學者,學生有幾百人,因為年老又德高望重,性格難免有些矜貴,贛遂作為朱博下屬前來拜見的時候,行動遲緩,態度傲然,朱博看見了不滿,于是訓示主簿說,贛遂是儒生,不懂得官吏的禮儀,那麼朱簿就好好的教他,從跪拜起坐教起,直到學會為止。

后來又告誡功曹說,屬吏們有很多都穿著寬大的衣服和褲子,不合規矩,從今以后,大家的衣服都要離地三寸,這樣方便行動。

朱博特別不喜歡儒生啰嗦,議曹這個職位是掌管言論的,大多是由儒生擔任,于是朱博到了郡縣就廢棄議曹這個職位。但是依然不可避免下屬之中有儒生的存在,這些儒生,說起話來都引經據典,用一套一套的大道理來表達意見,朱博看到這樣的文書之后,對這些儒生說,漢朝官員中像太守這樣的官員,應該奉行法律來處理事務,和這些大道理沒有什麼關系,暫且把這些大道理收回去,等到出現堯舜這樣的人,講給他們聽。

朱博做事就是這樣直接,用直接的意見來回絕別人。朱博在齊郡任職幾年,將齊郡的風俗很大程度地改變了,經過朱博的要求,齊郡官府衙門中官吏的禮節就和別處的官吏一樣了。

朱博治理地方,收服下屬,制定規矩,都是這樣的公正嚴明,令行禁止,所以,朱博后來因為政績突出被調任長安,擔任了代理左馮翊,一年之后,朱博順利轉為正式的左馮翊。

朱博掌管左馮翊雖然比不上前任左馮翊薛宣,但是朱博卻有自己的手段,他用武力強制和狡詐多端這種黑吃黑的辦法,來設套,這種辦法雖然有效,但是缺乏仁愛,不能給人方便。用霹靂手段,菩薩心腸這句話來說,朱博只做到了前半句。

但是有時候,朱博也會按照情理給予法外開恩,朱博的下屬官員因為都愿意為他竭盡所能地做事。

在朱博做左馮翊的時候,也是按照他慣用的手段,先收服幾個得力心腹,在觀察環境,伺機而動,所以后來就發生了文章開頭的事情,朱博在上任左馮翊的時候,就用被人短處和上升欲望兩件事,拿捏住下屬,ㄙˇ心塌地的為自己做事。

后來朱博升任為大司農,負責管理國家財政。令人沒想到的是,一年之后朱博因為犯了一個小罪,被降職,去做了犍為太守。

在朱博擔任犍為太守的時候,當地的一個南蠻部落首領若兒經常多次用盜賊的行為為禍鄉里,朱博就去結交南蠻若兒部落的首領的兄弟,讓他們作為內應,趁機ㄕㄚ掉若兒,于是郡中很快清凈下來。

后來朱博又調任山陽太守,卻因為生病被免去了官至。再后來朱博又被征召為光祿大夫,升任廷尉,處理各種疑難案件,主持天下獄訟。

朱博是武官出身,擔心被下面的官吏欺騙,就召見了廷尉府中的正監典法掾史,并對他們說:「我是武官出身,幸好各位都是經年干練,熟識律法的能人,這就沒有什麼好擔憂的了,但是我多年治理地方,所接觸的有關律法的事情也很多,耳濡目染之下也有將近二十年了,接觸的案件也數不清了,現在你們可以來考問我,看我能不能正確的回答出來」。

在場的正監認為朱博是在說大話,就真的拿律法,一條條地敘述出來。朱博把所有的官吏都叫來,一起來考問自己,朱博為他們判斷刑罰的輕重,十有八九都是對的。所有的官吏都和欽佩朱博的能力。

朱博每次升調官至,每到一個地方,都是想要的變幻莫測,總是隨機應變,用各種各樣的辦法讓他的下屬官吏知道,自己是不可以被欺騙的。

很久之后,朱博又升任后將軍,和紅陽候王立結交成為朋友。不幸的是,王立后來被有關部門舉報犯了罪,要回到封地去,朱博因為王立的朋友,受到牽連被免去官職。

一年多之后,漢哀帝登上了帝位,因為朱博是很有名的大臣,就召見他,朱博經過幾次的大起大落之后,再次被東山再起,被漢哀帝任命為光祿大夫,任京兆尹一職,朱博認京兆尹幾個月之后,憑借超凡的能力,將京兆尹治理的很好,憑借出色的政績,被破格提拔為大司空。

大司空這個官職,實質上就是西漢初期的御史大夫,后來到了漢成帝時期,何武任御史大夫,認為三公職責不明,建議漢成帝將御史大夫改為大司空,漢成帝同意了,于是御史大夫就被改為大司空了。

后來漢哀帝時期,朱博做了大司空,對漢哀帝諫言說,我認為大司空的官職不受神明的庇護,現在俸祿兩千石的官員沒有經歷過御史大夫就擔任了丞相,權力不夠,不是按照國家政治處理的方法來任職的。我認為現在應該重新把大司空的官職改為御史大夫,遵循舊有的官制,我愿意竭盡全力,出任御史大夫,作為百官的表率。

漢哀帝聽了朱博的話之后,批準了他的建議,改大司空為御史大夫,任命朱博為御史大夫。

朱博為人清正廉潔,不喜歡花天ㄐ丨ㄡˇ地,也不喜歡美女,那麼朱博到了為了什麼做官呢?

其實朱博做官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在社會底層吃盡了苦頭,單純地想要擁有權力罷了,這個東西簡直太好了,能讓自己走到更高的位置,讓很多人仰視自己,這種感覺對朱博來講,太好了。

正所謂,權力是最好的春藥,為了滿足自己這個理想,朱博將自己能利用上的能力,招數,以及關系都用上了,就是為了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朱博對生活享受的要求其實很低,從底層到富有,朱博吃飯從來不大擺宴席,一頓一桌子美味佳肴,朱博吃飯就是普通人的待遇,一頓飯下來,桌子上的盤子和碗不會超過三個。

朱博工作很勤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連他的妻子都很少見到他,朱博只有一個女兒,總的來說,朱博的生活很平淡。但是朱博喜歡結交朋友,有時候為了朋友朱博可以舍生忘ㄙˇ,當朱博作為郡守,位列三公九卿的時候,朱博的家中賓客滿門,有人想要做官,有人想要報仇,朱博能力之內都會為他們做到,雖然朱博因為朋友得到了不少的助力,也因為自己的能力取得了輝煌的成績,然而后來,朱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走向敗落。

漢哀帝劉欣即位之后,他的祖母傅太后想要把持朝政,經常向漢哀帝提出一些不合理要求,這一次傅太后想要漢哀帝給他太皇太后的尊號。

在漢朝名分尊榮是一件很嚴謹的事情,按照漢朝禮制,傅太后想要擁有太皇太后的尊號,這就是一個不合理的要求。

因為一個皇帝不能擁有兩個皇后,當時的漢元帝的皇后是王政君,如今王政君還活著,名分順利成章就是太皇太后。

傅太后想獲得太皇太后的尊號,無非是想要在名分上成為天下地位最高的女人,想要跟如今的太皇太后王政君一樣平起平坐,爭一口氣罷了。

其實這個尊號毫無意義。

但是架不住傅太后想要啊,傅太后是誰啊,漢哀帝時期漢朝最粗的大腿,而朱博是一個罪擅長用關系來上位的人,所以朱博就加入了傅太后的陣營,當傅太后有什麼要求的時候,朱博作為下屬,理所應當的傅太后爭取,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但是傅太后向漢哀帝提出這個要求之后,很多大臣進行了反對,其中就有丞相孔光,傅太后因此對孔光不滿,于是脅迫漢哀帝罷免孔光,后來漢哀帝迫于傅太后的壓力將孔光罷免為平民,讓朱博繼任丞相一職,封為陽鄉候,食邑兩千戶。

朱博知道漢哀帝的封賞已經超過了丞相的份例,就向漢哀帝上書推辭說,按照先例,丞相的俸祿不能超過一千石,如今陛下封給我兩千石,我實在是受之有愧,希望能夠退還一千石,漢哀帝同意了朱博的請求。

在金錢方面,朱博真的不在意,而且朱博是這樣的,他能不犯的錯,盡量不犯,所以即使是漢哀帝的封賞,朱博也不敢接受唯恐將來被人拿出來說事。

傅太后想要尊號的事,不僅孔光反對,連她的堂弟傅喜也反對,傅太后因此怨恨了自己這位堂弟,其實傅太后的想法從她的角度來講也是對的,自家人不支持自家人就算了,還拆台,于是傅太后命朱博去彈劾傅喜,最好能免去傅喜的侯爵之位。

其實在此之前漢哀帝已經聽從傅太后的意思,將傅喜免職了,現在傅喜知剩下一個空頭候位而已。傅太后還覺得不解恨,想要趕盡ㄕㄚ絕,這明顯是過分了。

在其位謀其事,朱博站在傅太后的陣營,不得不位傅太后做事,于是接受了傅太后的要求,但是朱博大概也知道這件事是有點冒險的,所以不想要單獨彈劾傅喜,于是將之前也犯錯的大司宰泛鄉侯何武和傅喜一起彈劾,這樣就顯示出,自己不是傅太后的人。

于是朱博就將何武和傅喜一起彈劾了,漢哀帝知道傅太后厭惡傅喜,但是這個時候,朱博來彈劾傅喜,漢哀帝不由得懷疑,朱博是不是受了傅太后的指使,于是派孔鄉候趟玄到上書哪里去進行審問,結果趟玄是個軟骨頭,果然招出朱博受傅太后指使,彈劾傅喜的事。

漢哀帝雖然受傅太后的脅迫,但是他也知道是非對錯,認為傅太后有些行為太過分了,對于朱博,漢哀帝也非常失望,自己多年培養的臣子,竟然為了權勢,站到了傅太后的陣營里,做了傅太后的走狗,為傅太后干一些荒唐事。

事發之后,朱博才意識到自己幫傅太后做的事,有多麼的愚蠢,朱博因此絕望了,他認為自己已經觸及了漢哀帝的逆鱗,已經山窮水盡,于是朱博自ㄕㄚ了。

還沒有等到漢哀帝對于朱博的判決,朱博ㄙˇ后,他的封邑被收回。

最初,朱博只是想要出人頭地,所以從一個小官一路做到丞相,按照現在的話來講,也算逆襲了,憑借著能力和關系,朱博在官場混的游刃有余,但是時間久了,朱博就忽略了很多東西,比如正義,良知,和是非,所以最后朱博也ㄙˇ于此。

朱博站錯隊的事情告訴我們,人一定要有很強的價值觀來引導行為,并且時時修正,不然遲早會越走越偏離,最后迷失了自己。

其實,朱博這個人,混到了丞相,根本不是依靠傅太后,而是憑借自己的能力,只是朱博在官場的染料廠里混久了,混圈子養出了毛病,非要有一條大腿抱著能安穩的睡覺。

如果不是站錯了隊,他的未來可能不止丞相這麼簡單,畢竟當時漢朝后期的君主里一個接一個的敗家子,以朱博的流氓性子,沒準發展好了,會成為漢朝的第二個王莽。

但是為時已晚,朱博還是找錯了隊,最終車毀人亡,玩砸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