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隋煬帝楊廣為何非禮宣華夫人?還真不是因為「好·ㄙㄜ」

隋煬帝楊廣為何非禮宣華夫人?還真不是因為「好·ㄙㄜ」
2022/03/01
2022/03/01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按《隋書》記載,楊廣不顧吃相,在老爹的病榻前非L宣華夫人,過後又迫不及待地將美人「烝」了,純屬荷er蒙發作。

如果這麼想,我們就太低估了一代帝王的才略。

我們先按《隋書》的記載陳述「仁壽宮變」的經過,再通過理性分析,找出其中的漏洞,最後告訴你隋煬帝怪異行為背後的邏輯,相信你會大呼過癮。

「仁壽宮變」

仁壽四年隋文帝病危,大臣楊素、柳述、元巖,太子楊廣等人奉命到仁壽宮侍疾。

按《通曆》說法,隋文帝已經跟大臣們做了訣別: 「于仁壽殿與百官辭決,並握手歔欷。」

就在隋文帝準備安安穩穩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程時,楊廣給老爸的休止符搞出了點浪花,豈料一不小心激起了驚濤駭浪,史稱「仁壽宮變」。

兩件事成了「仁壽宮變」的導ㄏㄨㄛ索。

第一件事,楊廣與楊素提前密謀隋文帝駕B後的事宜,把柄結結實實落在了隋文帝手中。

楊廣眼看老爸不行了,屬于自己的時代馬上就要來臨了,于是迫不及待的他給楊素遞了個紙條,請教自己接下來需要怎麼做。楊素是老江湖,這一天早就在他腦子裡盤算很久,于是他洋洋灑灑,寫了十數條意見,讓人給太子送去。

估計送信人那天喝多了,陰差陽錯居然把信送到了隋文帝手中!

本來X壓正在下降的隋文帝,奇跡般地恢復了正常: 想幹嘛啊?盼著我早點翹辮子吶,是不是還準備幫我早點上路啊?

就在隋文帝渾身哆嗦時,第二件事發生了,宣華夫人髮髻淩亂,滿臉淚痕地出現在病榻前。

隋文帝很納悶: 上個廁所怎麼搞得被狗攆了似的呢?

宣華夫人忍不住掉下一串串「珍珠」,嬌滴滴哭兮兮地說了句:「太子無禮……」

隋文帝大怒,瞬間高血壓,他捶著床板大罵:

這個C生,好歹等我閉眼你再下嘴啊!國家怎麼可以託付給他呢?老婆子(獨孤伽羅)你真是害慘我了!

趁自己還有口氣在,隋文帝當機立斷,令柳述和元巖草擬聖旨, 廢黜楊廣,並詔廢太子楊勇即刻進宮!

柳述和元巖兩個人,保密工作做得不好,居然被楊素知道了!

不出意外,楊廣很快得到消息了, 他分秒必爭地帶領太子衛隊封鎖仁壽殿,並將柳述和元巖Z了。

緊接著,楊廣的親信張衡挽袖子上場,他轟走了隋文帝身邊所有的人,關上大門與皇帝「私聊」。

不大一會兒消息傳出來,隋文帝被「聊歿」了!

就這樣,隋文帝被以慘烈的方式畫上了人生的休止符!

隋文帝駕B,楊廣完全控制了局面,這哥們等不及穿龍袍,就急匆匆派人給宣華夫人送去了一個禮盒。

宣華夫人跟一群宮人聽到宮變消息,一個個嚇得雙腿顫慄,就在她們不知所措的時候,使者捧著精緻的禮盒來了。

宣華夫人頓時頭暈目眩: 完了,剛給人家下完眼藥,這會兒人家報復來了,指定是逼我自J了!

她面色蒼白,在使者的催促中,哆哆嗦嗦打開盒子,頓時愣住了: 裡面沒有鳩藥,而是幾枚同心結!

現場一片歡呼:我們都得救了!在宮人們的逼迫下, 宣華夫人很不情願地收下了新皇的「定情物」

當晚宣華夫人被接走,成了楊廣的女人:

「諸宮人鹹悅,相謂曰:「得免S矣!」陳氏恚而卻坐,不肯致謝。諸宮人共逼之,乃拜使者。其夜,太子烝焉。」

「烝」,就是晚輩男子娶長輩女人,與它相對的是「報」,即長輩男子娶晚輩女人,都是中華傳統文化所B視的行為。

說實話,「仁壽宮變」當故事講不錯,可惜經不起細推敲,可信度不高!

「仁壽宮變」根本不合理

對楊廣來說,他再好S也不至于等不了幾天吧? 皇位和女人哪個重要,還要上稱稱嗎?

楊廣找楊素請教,說明他知道現在是關鍵時刻,精神已經高度緊張,這種情況下可能有時間去「不可描述」?

楊素與楊廣同在仁壽宮值班,商議事情需要傳紙條嗎?

就算傳紙條, 送信的一定是心腹,怎麼可能鬧出送錯這麼大的烏龍?

好吧,就算送錯了,隋文帝一定會發怒嗎?他不光不會發怒,反而應該欣慰!

很簡單, 自己快不行了,為了政權穩定,太子未雨綢繆難道不對嗎?

恐怕隋文帝也會督促楊廣早點準備著,因此隋文帝的怒氣來得莫名其妙。

隋文帝的密旨被洩露也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因為 執行人柳述,跟楊素、楊廣是老對頭,他們不可能有機會接近柳述、元巖。

仁壽宮不在長安, 請問楊廣的太子衛隊是如何從天而降的?又是如何讓皇宮羽林軍成了擺設的?

除了以上疑問,《隋書》還爆了一個猛料,這位宣華夫人其實早就是楊廣的「間D」,當初參與了楊廣奪嫡的行動:

「晉王廣之在籓也,陰有奪宗之計,規為內助,每致禮焉。進金蛇、金駝等物,以取媚于陳氏。皇太子廢立之際,頗有力焉。」

陳氏就是指宣華夫人,現在我們需要介紹一下她的身份了。

這位宣華夫人出身不簡單, 她是南朝陳國陳宣帝的女兒,陳後主的妹妹。

陳國被隋滅後,她與陳氏女眷一起被罰入掖庭為N。

由于姿色過人,又聰明伶俐,宣華夫人受到了隋文帝的寵倖。

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因為後宮臥著一隻母老虎——獨孤伽羅,這位「女權主義者」把隋文帝看得緊緊的。

隋文帝曾經「愛過」尉遲迥的孫女,結果第二天上朝回來就發現,尉遲姑娘就被獨孤伽羅誅了!

蹊蹺的是,宣華夫人居然能在母老虎眼皮子底下獨自受寵。

這說明宣華夫人手段不簡單,能把「情敵」哄得開開心心,又能眼觀八路, 悄悄地加入了楊廣的政治陣營。

請問這樣的宣華夫人,跟那個嬌滴滴哭啼啼的宮變中的宣華夫人是一個人嗎?

既然她與楊廣早就「一條褲子」了, 楊廣有必要非L她嗎?就算有,宣華夫人有可能去告狀嗎?

于是,又有另一種聲音傳出來(《資治通鑒》):

哎呀,搞錯了,「仁壽宮變」的女一號不是宣華夫人陳氏,而是容華夫人蔡氏。

這位蔡氏是陳國丹陽人,獨孤伽羅離開後,她的地位僅次于宣華夫人,當時也確實在仁壽宮伴駕。

不過,這位容華夫人後來跟宣華夫人一樣,也被楊廣「烝」了:

及後崩,漸見寵遇,拜為貴人,參斷宮掖之務,與陳氏相亞。上寢疾,加號容華夫人。上崩後,自請言事,亦為煬帝所烝。

請注意,容華夫人在隋文帝駕B後,是「自請」去找楊廣「談心」的!

別驚愕,別捂臉,該我把自己的分析結論說出來了:

其一: 所謂「仁壽宮變」應該是子虛烏有,是後人為了黑隋煬帝而編造的。

假如非要有點事情的話,宣華夫人應該是楊廣的同謀,而不是受H人。

其二:楊廣將宣華、容華一鍋都「烝」了,絕不是好S,而是有很深的政治目的—— 拉攏南方門閥士族集團!

重點說說第二個判斷。

如果你留意下隋煬帝楊廣的妻妾,就會發現一個怪現象, 她們除了李淵的外甥女王氏,和東郡公崔君綽的女兒外,其餘的一水都是南方豪門士族家庭出身,包括蕭皇后、陳婤(陳後主第六女)等。

千萬別以為這僅僅是隋煬帝喜歡南方妹子, 事實上這代表了隋煬帝的政治立場!

我們知道 北朝是關隴門閥集團的天下,楊氏本是關隴集團之一,大隋雖然受惠于關隴集團才得以建立,可楊家人一旦坐上皇位,就必然與關隴集團走向對立面。

所以,從隋文帝開始就一直著手做一件事——打擊關隴集團!

他的科舉制、三省六部制、兵役制等一系列改革,目標就是強化中央集權,削弱門閥士族集團。

同樣,隋煬帝后來的遷都洛陽,開鑿大運河,巡幸江都,甚至計畫遷都南京,目標也是對準了關隴門閥集團。

楊勇被廢真的是因為獨孤伽羅不喜歡他?

楊勇最大的問題是他與關隴集團關係太深,他的姻親全是關隴集團成員!

如果大隋不想重走西魏、北周的老路,皇位絕對不能落在楊勇手上!

楊廣「烝」了宣華、容華二位夫人後,幾乎再也沒有下文,這說明他根本不是為了美S。

相反,陳婤因為受寵,陳氏宗族的男子全部得到赦免和重用,紛紛入朝做官。

把這個資訊,跟後來隋煬帝一個勁向南跑聯繫起來,一切就很明瞭了:

隋煬帝一直致力于利用南方士族集團的力量,來抗衡關隴門閥集團,而蕭皇后、陳婤、宣華夫人、容華夫人等,都是他用來聯姻南方豪門士族集團的橋樑!

一場「非L案」,背後大故事!

千萬別被史書表面的「精彩」亂了眼,忘了揭開蓋子多看兩眼。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