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帝王術」到底有多厲害?嘉靖帝20多年不上朝,為何能執政45年

「帝王術」到底有多厲害?嘉靖帝20多年不上朝,為何能執政45年
2022/03/28
2022/03/28

嘉靖帝朱厚熜本是一個藩王,沒有學習帝王之術的經驗,年紀還只有十四歲,但他一登基就給群臣來了個下馬威,后來又經過一頓騷操作,成為明朝最有權勢的皇帝之一。

朱厚熜因為信奉道教,所以在位的最后二十多年都不再上朝了,但他還是將群臣玩得團團轉,沒有任何人敢反對和架空他,就連牛氣沖天的太監們都變得老實巴交了,不得不說他天生就是個弄權高手。

那麼,嘉靖帝究竟是如何將帝王之術發揮到極致,從而做到獨掌乾坤,讓群臣俯首帖耳的呢?

簡單介紹一下朱厚熜的家世,他的父親朱祐杬是明憲宗朱見深的第四子,朱見深去世之后傳位給朱厚熜的三伯朱祐樘,也就是明孝宗。

朱祐樘去世之后,傳位給他的兒子朱厚照,也就是明武宗。

所以,朱厚熜是明武宗朱厚照的堂弟。

朱厚照是個十分荒唐的人,他在位期間讓以八虎為首的太監集團崛起,還讓其楊廷和為首的文官集團掌握了過高的權利,所以當朱厚熜從朱厚照手里接過皇位的時候,皇權已經受到很大威脅了。

朱厚照因為沒有兒子,所以他去世之后,在楊廷和的堅持下,朱厚熜才得以以朱厚照最年長皇弟的身份繼承皇位。

朱厚熜本是一個藩王,在朝中沒有任何勢力,所以他登基之后,情況對他十分不利。

但朱厚熜這個人有兩個很突出的優點,一個是極為聰明,讀書過目不忘;

一個是早慧,也就是成熟得早,對人情世故和道德禮法的理解很深入。

所以朱厚熜在得知自己將成為皇帝的時候,他就已經意識到自己處在弱勢地位,要想坐穩皇帝之位,他需要做的事情很多。

朱厚熜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借助「大議禮」來扳倒以楊廷和為首的舊勢力,從而培植自己的新勢力。

楊廷和本無罪,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他不能被朱厚熜所用,權勢還太大,朱厚熜自然是要干掉他的。

不過,楊廷和不是擁立朱厚熜的功臣嗎,那他為什麼不能為朱厚熜所用呢?

因為楊廷和堅持讓朱厚熜當朱厚照的親弟弟,也就是讓朱厚熜以明孝宗朱祐樘兒子的身份繼承皇位;

但朱厚熜卻認為自己是繼統不繼嗣,他的理由是「 遺詔以我嗣皇帝位,非皇子也」。

意思就是說,朱厚熜不愿意放棄自己的親生父母,去給別人當兒子。

看似是簡單的禮儀問題,其實背后深藏的是新舊勢力的對抗,那麼朱厚熜是如何獲得最后勝利的呢?

以楊廷和為首的文官集團對朱厚熜苦苦緊逼,要讓他給朱祐樘當兒子,朱厚熜小時候讀過很多書,所以他引用了歷史上許多跟他繼承皇位情況類似的案例予以反駁,但楊廷和非也是學識淵博的,都給一一駁斥了。

雙方你來我往,為這個問題吵了長達三年之久。朱厚熜眼看講道理是行不通的,便決定展示自己的帝王之術了,既然搞不定楊廷和,那麼就扶植一些人來反對楊廷和,于是一個叫做張璁人就進入了內閣。

張璁在朱厚熜登基前一年才中進士,但在嘉靖三年的時候就進入內閣了,這麼快的升遷速度,大明朝恐怕沒有第二個人了。朱厚熜之所以扶植張璁,是因為他有才學,而且非常支持朱厚熜,也是大臣中第一個站出來為朱厚熜說話的人。

在張璁的引領下,一些文官逐漸倒向朱厚熜。

久而久之,支持朱厚熜和支持楊廷和的勢力開始勢均力敵了,但大議禮的結果依然無法塵埃落定。

怎麼辦呢?朱厚照決定使用自己的第二個ㄕㄚ手锏了,那就是實施特務統治。

朱厚熜認為,大臣們之所以敢反對自己,是因為明朝從明太祖朱元璋時期就有尊重文臣的傳統,皇帝對文臣好,文臣自然就不怎麼害怕皇帝了。所以,朱厚熜覺得只有讓大臣們害怕自己,自己的權力才能得以鞏固。

但問題是,無論是東廠西,廠還是錦衣衛,當時都不能被朱厚熜完全控制,所以他就耍了個小手段,指使御史蕭淮等人彈劾谷大用,丘聚和張永等大太監,然后派人對他們進行嚴查,把八虎其他成員也給牽連進去,從而將他們一網打盡。

緊接著,朱厚熜又安插自己人替代八虎,最后將太監集團和特務機關控制在了自己手里。

在掌握了特務機關之后,朱厚熜的底氣充足了很多。

在大禮議鬧得最兇的嘉靖三年,以楊廷和之子狀元楊慎為首的二百多名文官跪在左順門外請求朱厚熜改變心意,朱厚熜雷霆震怒,于是派出錦衣衛發動 左順門案,一百多名官員被下詔獄,四十多名官員被停職戴罪。

在朱厚熜的指使下,錦衣衛對四品以下官員進行廷杖,有十六人當場ㄙˇ亡。

朱厚熜還下令停發了四品以上官員的俸祿,許多人家中因此斷糧。

在這一頓猛操作之后,反對朱厚熜的文官們就集體沉默了。

楊廷和因為斷了羽翼,被朱厚熜的親信彈劾,最后被削職為民,他的兒子楊慎也受到牽連,被貶黜到外地。

至此,大禮議以朱厚熜的完勝而告終,事后朱厚熜在各個衙門安插了自己的親信,整個朝廷從此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下了。

不得不說,朱厚熜僅僅用了三年時間,就完成了新舊勢力的過度,他的手段可以是說剛柔并濟,非常之有效。

經過了大議禮的洗禮之后,明朝開始出現了官員阿諛奉承和極力討好皇帝的風氣,這是皇權得到加強的典型特征。

后來朱厚熜任命的內閣成員,無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沒有人敢跟他唱反調,最典型的一個人就是嚴嵩。

朱厚熜用人的原則就是,賢與不賢倒是其次,聽他的話才是最重要的。當然了,朱厚熜覺得這一切還不保險,還是得從體制上進行改革,從而進一步加強皇權。

朱厚熜首先對太監下手,取消了存在很長時間的鎮守太監,將權利分散到司禮監各個太監手上,讓他們相互掣肘,這樣他就對太監集團和特務機關的控制就進一步加強了,他的命令可以得到更有效的執行。

朱厚熜還將錦衣衛最大程度地獨立于司法系統之外,將錦衣衛完全變成皇帝的私人武裝部隊,擁有極高的司法獨立權和執行權,只聽皇帝一個人的話,連內閣都不能過問,這樣就對文官起到了威懾作用。

事實上,可能是因為出身問題,所以朱厚熜是一個極為敏感的人,而且安全感不足。

為了加強自己的權利,使自己處在不敗之地,他對一切人都保持懷疑,唯一能讓他信任的東西,就只有道教。

朱厚熜認為,只有自己成為神了,臣子才會怕他,所以他十分喜歡用道教神化自己,還強迫大臣們信奉道教,從而更好地侍奉他。也許是受了道教文化的影響,朱厚熜的性格開始變得捉摸不透,有啥話不喜歡明著說,而是喜歡讓臣子們去猜。

因為朱厚熜喜歡讓在自己保持神秘,也加深了臣子們對他的畏懼心理,而嚴嵩和嚴世蕃之所以能獲得他的信任,其實還在于這父子二人特別善于猜測他的心思,做的事情能夠讓他滿意。

自1542年壬寅宮變發生之后,朱厚熜的疑心病就變得更重了,他也不愿意繼續在皇宮中居住了,而是搬到西苑的萬壽宮居住,開始了他二十多年不上朝的歷史。

皇帝不上朝,這在歷史上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因為皇帝很容易被臣子架空,那麼朱厚熜是如何做到把控皇權的呢?

朱厚熜雖然不上朝,但他不可不是啥事不管,無論是京城還是地方官員的一舉一動,他都一清二楚,因為他派遣了大量錦衣衛監視著群臣。 把控皇權的第一步就是做到,雖身在禁中,但天下大事都在在眼中,朱厚熜在這一點上做得非常不錯。

把控皇權的第二步是把控內閣。就在壬寅宮變這一年,63歲的嚴嵩進入了內閣。

嚴嵩是一個阿諛奉承之人,他將朱厚熜視若神明。更難能可貴的是,嚴嵩為了取悅朱厚熜,可以不惜財力,人力和物力,以此來滿足朱厚熜的任何要求。

如此聽話又得力的人,朱厚熜怎能不喜歡呢,所以他很快讓嚴嵩取代夏言成為內閣首輔。

所以只要有嚴嵩在,朱厚熜就可以做到,即使自己不上朝,皇權依然穩固,國家大事也不會耽誤。

所以朱厚熜后來雖然知道嚴嵩和嚴世蕃貪污受賄,在外為非作歹,但依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其實他是有自己深層考慮的。

就像《大明王朝1566》中朱厚熜說的一句話,大意是,嚴嵩辦事得力,只要他不太過分,都是可以容忍的。

當然,朱厚熜不可能完全信任嚴嵩。

嚴嵩逐漸把持朝政之后,朱厚熜也會找一些人來限制他,就比如說反嚴派人物徐階和張居正等人,朱厚熜將他們調入內閣,讓他們跟嚴嵩和嚴世蕃相互撕逼,朱厚熜則穩坐釣魚臺,將兩派人物玩弄于股掌之間。

為了限制內閣的權利,朱厚熜還允許司禮監參與朝政,與內閣形成相互制衡之勢。

實際上朱厚熜用的幾個太監,比如黃錦和孫彬等人,都是能夠自我約束之人。

而且朱厚熜還制定了對太監進行嚴格管理的制度,不讓他們有監督大臣的權利,所以太監實際上就成為了朱厚熜的影子,他們不敢有別的什麼心思,只能老老實實代替朱厚熜辦事情。

除此之外,朱厚熜還讓內閣成員有密奏專權,這個政策看似分散皇權,實際上是讓內閣成員之間相互提防,這樣就讓朱厚熜對內閣成員的掌控力加強了,也使得皇權進一步穩固了。

就單說這一條,也不得不說朱厚熜的帝王之術確實厲害,誰都是人精,但朱厚熜是人精中的人精。

把控皇權的第三步是限制外戚勢力。朱厚熜對皇親國戚也不太信任,所以他制定了一些列政策限制外戚勢力。

就比如說外戚不再享有世封的福利,也就是說其子孫無法享受繼承爵位的權利了。

到了后來,朱厚熜干脆連皇后和駙馬尋求為家人冊封的權利都取消了,外戚衰落地一塌糊涂,半段尊嚴都沒有了。

把控皇權的第四步是掌控財權,但朱厚熜只是通過一些手段肥了自己和官員,反而是苦了百信。

就比如說,嚴世蕃為什麼這麼得寵,是因為他就是幫助朱厚熜撈錢的人。

朱厚熜有錢了,做起事情來就闊氣了,皇權自然就得到加強了。

《大明王朝1566》中一開場就是內閣和司禮監在總結過去一年的盈虧和制定新一年的財政預算,還有一集中講到朱厚熜在下令宦官核算賬目。真實歷史上可能沒那麼夸張,但朱厚熜重視財政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有人甚至說,嘉靖時期的戶部尚書其實就是朱厚熜自己,歷任內閣首輔,大多都是從戶部尚書這個職務提上去的,這也可以反映出朱厚是很熜重視財政的。

錢對于普通人來說,錢是提升身份的重要途徑;對于皇帝來說也是一樣,沒有錢,皇權也就受到極大限制了,崇禎皇帝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所以朱厚熜重視財權,其實也是為了提升自己的皇權。

所以,在朱厚熜不上朝的二十多年間,他可以做到不經常接見大臣,就將國家牢牢掌握在手里。所謂帝王之術,加強皇權是很重要的一環,但朱厚熜的做法顯然過頭了,因為他的一系列做法給國家帶去很大的麻煩。

在最糟糕的時候,由于朱厚熜十分迷信二龍不相見這個說法,所以他擔心朱載坖也像前幾個兒子一樣ㄙˇ掉,便很少見朱載坖,最長的時間有兩年父子不得相見。朱厚熜還畢生不立太子,他是害怕自己的權利被太子給分散了,所以后來朱載坖是以藩王的身份繼承大統的,這在明朝歷史上也是很罕見的。

朱厚熜二十多年不上朝,他的皇權是加強了,但是國家的政治卻更加黑暗了,大臣們不敢對他說真話,專挑他愛聽的說,這已經成為了當時的慣例。所以朱厚熜雖然掌握著至高無上的權利,但實際上國家的發展卻越來越糟糕,開始變得內憂外患,明朝也一步步走向衰敗。

朱厚熜是聰明,也有高超的帝王之術,但他走的不是正道。真正的帝王之術不是一昧加強皇權,而是在加強皇權的同時,使國家朝著好的方面發展。就比如說《韓非子》中就對帝王之術提出了三個方面的含義:

第一,對人民,怎樣使人民豐衣足食,幸福安康;

第二,對官員,怎麼讓官員更有效地為國家服務;

第三,對皇帝,怎樣讓皇權得以穩固,皇帝的德行怎樣提升,各方政治勢力怎樣得到平衡。

如果按照這三條來逐一分析的話,朱厚熜除了加強了皇權,制衡了各方政治勢力,其他的都做得不算太好,所以他的帝王之術并不完美,太偏向于自己,而對國家和人民沒有太大的好處了。所以說,嘉靖帝的路數嚴格來說算不上是真正的帝王之術,他總體而言也不能算個好皇帝。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