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羽無顏過江,其實是個謊話,史料暴露真相:原因極其簡單
2023/01/19

項羽和劉邦的對決,其實一開始都注定了結局,這個情況在項羽謀士范增的評價里就能看出。鴻門宴的時候,范增籌謀完美,殺死劉邦,消除最大的敵手,項羽輕松得天下。可是項羽因婦人之仁,不僅沒有殺劉邦,還讓劉邦逃掉,結果張良又以兩塊破美玉就解釋了劉邦溜走之故,項羽竟然還接受了玉璧很開心地欣賞。此時,范增怒言:

「唉!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見《史記·鴻門宴》)

結果基本也如范增所言。

其實,除了范增之言,在一開始的諸多表現上,項羽除了武功、善戰之外,在其余方面幾乎皆不如劉邦。然想得天下,除了善戰之外,更在于善謀和人才。劉邦麾下人才濟濟,項羽麾下人才嚴重偏科,武強文弱,且文不能重用,武又被他壓制,故是文武人才皆不能伸張其志。這也是項羽集團的一個弊病所在。

到了公元前202年,在鴻溝之盟后,項羽的噩夢降臨了。

從當時的情況來看,鴻溝之盟的成功約定,可以說是鴻門宴上項羽在謀略上低于劉邦的再次表現。

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在經歷了秦大一統的政治格局之后,天下分而治之的局面是不可能出現的了。尤其是項羽又猛如虎,劉邦又豈能安睡,他身邊謀士眾多,又豈能看不出這個問題所在。所以,對于劉邦一方而言,唯一有安全感的辦法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徹底剪除項羽,讓項羽消失。

所以,鴻溝之盟對于劉邦而言,不若說是麻痹項羽的一個借口。可是項羽卻天真地當了真,反把這個協議當做了回江東和喘息的機會。于是,之后便發生了,劉邦毀約,重兵圍困,把項羽圍困垓下,以至于項羽最終兵敗,落個烏江自刎的結局。

但是所謂的項羽無顏過江自刎,其實不過是個謊話,這一點史料暴露真相,原因倒是極其簡單。我們主要通過三種說法便可探求其真相所在:

第1種說法是司馬遷的《史記·項羽本紀》記載得很明確,項羽在自盡前笑說:

「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

在這個記載中有一個信息很重要,那就是項羽口中所言的八千江東子弟。依照項羽所言,他不愿意渡江的原因是因為跟著他出來混的八千子弟全部死了。

可是當項羽被圍困垓下的時候,這個事實已經發生,而且敗局已定。項羽自己應該也是很清楚的,不然他不會帶著數百人突圍。如此說來,垓下被圍,八千子弟已經所剩無幾,且失敗已經是不能避免,那他就應該在那里羞愧自刎了。可是項羽并沒有,因此項羽所言無顏過江之說,看似悲壯,并借以八千子弟由而充滿情懷,不過是司馬遷對項羽的偏愛之美化。

第2種說法來自農夫之騙。

項羽自垓下突圍逃出的時候,僅帶數百人。首先從這個行為來看,項羽并不想死,他是想逃走的,甚至按照後來的路線,他就是想逃回江東的。但是後來發生的一系列事,逐步迫使項羽走向絕境的時候,也改變了他的心理狀態,使得原本就過于性情中人的項羽放棄了回江東翻盤的欲望。

這其中很重要的一個事件便是農夫之騙。

如果按照項羽原本設計好的逃跑路線,大概漢軍是追不上的。可是意外之處,在于他逃到陰陵迷路時,向農夫問路,卻被農夫欺騙,導致陷入天澤,因此耽誤,給漢軍了充足時間來圍追堵截他,使得他逃亡顯得更加狼狽不堪。

這個小插曲,讓原本就處于被動的項羽非常惱羞。外有被追之困,如喪家之犬,內有被騙之羞,尊嚴盡數掃地。更兼已沒有八千子弟追隨,這是一個多麼好的自盡借口,可是項羽在此并未自盡,他還在掙扎,為何?說明他雖飽受羞辱困頓,還是抱著希望,還是希望逃走的。

所以太史公在項羽臨終之前說的那些話,充滿了文學的修飾,所言的八千子弟之借口,也不過更像是文學的表達,而非真相。

第三種說法是項羽的個人價值觀:可殺不可辱。

項羽雖歷經圍困,依然帶著二十多個騎兵繼續奔逃。甚至還精心準備了一次突圍,僅折兩個騎兵。其實在這時候,項羽還是懷著「欲東渡烏江」之希望,在掙扎、在努力的。所以,他怎麼可能在費盡千辛萬苦歷盡磨難逃到烏江邊的時候,忽然來了一句「我不渡江了」?這不符合情理,也不符合司馬遷在《項羽本紀》中的記載。

那麼到底是項羽這里出了問題,還是太史公沒有說實話?明顯是太史公司馬遷的筆出了問題,有誼染的傾向。

司馬遷因為欣賞項羽的個人魅力,有誼染也可理解,其實至今喜歡項羽的朋友依然很多,雖然他是一個失敗者。筆者也很喜歡項羽的蓋世勇武。但論及項羽死因,卻是一個困難的疑點。

那麼如果項羽不愿渡江而自盡,不是因為八千子弟,是因為什麼呢?

史學家給出了一個很重要的解釋:怕再次被(烏江亭長)欺騙。

這話從何說起呢?兩點:

第一是當時劉邦已經喊出巨額懸賞,抓住項羽任何一部分,都會得到殺敵數千也換不來的爵位和錢財,這一點項羽也很清楚,他知道自己的身價,自然清楚自己的處境,而人在巨大誘惑面前,人性都是極其脆弱的。相熟的人,已經難以自控,更何況他與烏江亭長并不熟悉,故,項羽擔心自己勢窮,恐被其騙。

第二是項羽擔心被烏江亭長欺騙這種恐懼為何如此強烈?蓋因在之前剛被農夫騙入沼澤。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豈能不心存防備?

對于當時的項羽而言,失敗的是戰爭,但比失敗更可怕的是被欺騙。戰爭是大勢所趨,失敗是天道所致,如項羽所言——「天要亡我。」而欺騙是自我的,摧毀的是項羽的心理。項羽是外表勇武、內心敏感的貴族,屬于可殺不可辱的那一種人。所以,戰敗而死是榮耀,而欺騙被抓是恥辱。

故,項羽在烏江邊是經過思量的,既然如今已經一敗涂地,又何必上船被騙以致羞辱而死。都是死,在羞辱而死和自我了斷兩者之前,明顯后者更有尊嚴,更符合出身貴族的項羽之價值觀。所以說,項羽不愿渡江,真的不是什麼「八千子弟」所致的羞愧心理,實乃是人生絕路之時,在兩個死之間進行的一個更符合自己內心的選擇而已。

可殺不可辱;殺,也得是自盡。這才是一個貴族、勇士、武人項羽不渡江之根由。

項羽,自始至終,都是以一個個體而光輝四射的,結束,也必然以一個人的姿態壯烈謝幕。

參考資料:《史記·項羽本紀》。

AD
文章
圖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