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乾隆問劉墉:大清一年生多少人、去世了多少人?劉墉的回答有點絕

乾隆問劉墉:大清一年生多少人、去世了多少人?劉墉的回答有點絕
2022/10/27
2022/10/27

大家好,我是佩珊船長,歡迎乘坐公主號,佩珊帶你遨遊知識的海洋。

一部《宰相劉羅鍋》,讓許多觀眾認識到千百年前一個機智聰穎、有勇有謀的大臣形象。

但很多人不知道,其實劉墉是清朝赫赫有名的帖學大家,而且享有「濃墨宰相」的稱號。

乾隆皇帝不僅好文好詩,閑來無事,還喜歡和劉墉下棋斗嘴。

在他們為君為臣的日子里,曾經誕生過許多很有趣味的對話,比如有一天, 乾隆皇帝有心為難劉墉,他問:「朕這大清,一年要生多少人,又要ㄙˇ多少人啊?」

沒想到,劉墉根本沒有上他的套,而且,他的回答,還被稱為千古一絕。

宰相劉羅鍋其實是個「官二代」

在成為一代名相之前,劉墉的家庭背景非常牛逼。

他的劉氏家族在山東諸城十分有名,劉氏家族往上幾代都出過名臣,說一句名門望族并不夸張。

劉墉的曾祖父、祖父和父親,都是有才有能的人。

其中劉墉父親劉統勛的官位甚至一度坐到了軍機大臣兼東閣大學士,被乾隆皇帝評價為「得骨大臣風,終身不失正。」

成長在這樣的書香世家里,劉墉自小就對官場上的事跡耳濡目染,毫無疑問,長大后的劉墉要繼承家中的衣缽,通過科舉的考試進入朝廷,然后為朝廷做出貢獻。

但很奇怪,在劉墉三十歲之前,他都沒有選擇參加科舉。

雖然沒有和別人一樣為科舉考試頭懸梁錐刺股,但是劉墉本人滿腹經綸,在書法的造詣上更是深不可測。

有人猜測,劉墉沒有參加科舉可能是「不屑」,畢竟劉墉擁有這麼厲害的一個爹,都說「母憑子貴」,其實「子憑父貴」也是一樣的,靠著父親的功勛和蔭庇,劉墉可以直接略過科舉這一步。

乾隆十六年的時候,已經33歲的劉墉終于覺得時機到了,他是時候和父親祖父一樣,投身于浮沉的官海之中。

靠著家族的恩蔭和父親的裙帶關系,劉墉直接用舉人的身份,參加了當年的殿試和會試,也就是說,劉墉根本不用參加鄉試,不用經歷一層一層的人才選拔,直接就能進入權力的大門。

以劉墉家的關系,劉墉肯定能獲得進士,之后,他被授予了一個翰林院的職位,雖然該官職地位較低而且俸祿較少,但是翰林院卻是當年很多文臣擠破頭也想要進入的地方。

因為皇帝身邊的文學近臣一般從翰林院挑選,而且,如果有大臣在ㄙˇ后想要得到「文」字的謚號,那他必須是翰林院的出身,否則還沒有這個資格。

但是,劉墉還算不錯的仕途開局,卻沒有讓他順順利利地走得長遠,在乾隆二十年,因為父親劉統勛獲罪,導致劉墉也一起被乾隆革了職。

雖然被革職,但顧念劉氏一族對朝廷的付出,過了一段時間,消氣了的乾隆重新啟用了劉墉和其父兄。

雖然可以重新做官,但是乾隆卻把劉墉外放到別的地方去做官,眼看離開了山美水美的京城,劉墉并沒有泄氣,因為不管在哪里,他必定傾盡全力,不負皇恩。

在劉墉外放做地方官的二十多年里,他為百姓做了不少的實事和好事,很得當地百姓的敬重和愛戴。

劉墉的做官風格差不多和自己老父親劉統勛一樣,清廉正直、雷厲風行,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圍內,他一定為百姓謀取更好的生活。

劉墉為百姓做的所有事情,都被乾隆看在眼里,在乾隆四十七年的時候,已經62歲的劉墉結束了自己的外放生活,終于回到了京城。

回到京城后,他被乾隆升任為左都御史,奉命監管南書房。

隨著和乾隆皇帝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多,他們一君一臣斗智斗勇的生活也逐漸開啟了。

乾隆智問劉墉,劉墉智答乾隆

眾所周知,乾隆是個擁有很多奇思妙想的皇帝,有一天,他批閱完奏折,頓覺無聊,于是下令把劉墉召到自己身邊來。

待劉墉來了以后,乾隆皇帝故作高深地說:「劉愛卿啊,朕昨夜做了一個夢。」

劉墉心中暗暗叫苦,知道乾隆這是又要拿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整他了,但他不能表現出來,只得恭恭敬敬地問:「萬歲爺昨個兒夢見了什麼啊?」

乾隆就說:「朕昨夜夢見一兆頭,那是個活物,小時候有四條腿,長大了就變成了兩條腿,老了之后更奇怪,只剩下三條腿了,劉愛卿,你說朕夢見的這是個什麼?」

劉墉聽完,知道這是個謎語,當即胸有成竹地說:「微臣能為萬歲爺解夢。」

乾隆來了興趣,讓他說說看。

只見劉墉不卑不亢地整了整衣袖,朗聲道:「萬歲爺夢見的這個兆頭,乃是個‘人’。」

「小時候四條腿,乃是因為雙手雙腳爬行;長大了兩條腿,乃是因為可以直立行走了;老了之后三條腿,是因為行動不便,需要拄拐,所以是三條腿!」

乾隆心想,還真是蒙不了這個劉羅鍋,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但乾隆好勝心強,他覺得不能就這麼白白讓劉墉占了上風,于是他話鋒一轉,又問:「那朕夢見的這個兆頭,又是何意呢?」

劉墉自信抬頭回答:「人,就是百姓的總稱,萬歲爺夢見百姓自幼年成長到老年,可見萬歲爺日夜為百姓操勞,這才讓百姓入夢來,感謝萬歲爺為我大清王朝所做的一切啊!」

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劉墉這番話,那可真是拍到了乾隆的心上。

雖然他明知道劉墉是在胡說八道,但臉上還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不錯不錯,劉愛卿真是才思過人。」

乾隆和劉墉閑聊了沒一會兒,忽然心里又涌上一個話題,于是他問劉墉:「劉愛卿啊,你知道京城九門當中,哪個居中啊?」

劉墉知道乾隆又開始給他挖坑了,他點點頭,說:「微臣當然知道,是正陽門。」

乾隆就意味深長地問:「那你知道每天從前門離開的人有多少?進來的人又有多少?」

劉墉當然不會閑到沒事干搬個小板凳坐在前門數人頭,而且乾隆想聽的也未必是一個確切的往來數字,他只是想借這個機會考一考劉墉罷了。

劉墉捻著胡子,做出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來:「回萬歲爺,微臣恰好略知一二。」

乾隆心想:竟然說自己略知一二,朕倒要看你怎麼編。

「既然劉愛卿知道,那愛卿不妨直接說吧。」

劉墉神神秘秘地伸出兩根手指,說:「萬歲爺,每天前門進來兩人。」

「啊?才兩個人?」乾隆一聽,不像話啊,這里可是全國最繁榮的中心,怎麼可能一天來進來出才兩個人。

看乾隆震驚,劉墉不疾不徐地解釋:「萬歲爺,微臣可沒有說過是兩個人呀,微臣說的是兩種人——一種男人,一種女人。」

乾隆一琢磨,心想劉墉肚子里確實有點墨水,這麼刁鉆的問題都難不倒他,他覺得自己不能就這樣被劉墉比下去,又想出一個問題。

「好吧,劉愛卿,朕再考考你,你知道朕這大清,一年有多少人出生,一年又有多少人ㄙˇ去嗎?」

劉墉微笑:「萬歲爺,這趕巧了,這個問題,微臣還是略知一二。」

乾隆就靜靜地看著他還能胡扯出什麼來,不出所料,這劉墉深吸一口氣,說:「回萬歲爺,依微臣之見,您這大清,一年生一人,一年ㄙˇ十二人。」

「什麼?」

乾隆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被劉墉牽著鼻子走了,他想,要是一年只有一個人出生,然后一年要有十二個人ㄙˇ去,那這大清豈不是很快就要亡國了?

乾隆連忙正色,嚴肅道:「劉愛卿,按照你這個說法,朕的大清豈不是沒有人了?」

「非也非也。」劉墉搖頭晃腦說道:「微臣說的一人,并非一個人;微臣說的十二人,也并非十二個人。」

乾隆就瞪他:「那你快告訴朕,這是什麼意思?」

劉墉沒有立刻為乾隆解答,而是賣起了關子:「萬歲爺,微臣斗膽問您,您知道咱們中國有十二屬相的說法吧?」

乾隆點頭說:「朕當然知道了。」

劉墉微微一笑:「那就對了,中國只有十二個屬相,自然ㄙˇ去的人都脫不開這十二屬相,不是午馬,就是寅虎,所以說,萬歲爺的大清一年只ㄙˇ十二人。」

乾隆想你這劉羅鍋,歪理可真是一套套的,但他拿劉墉沒辦法,畢竟劉墉雖然是在胡說八道,但句句都有道理。

所謂歪理也是道理。

「好吧,劉愛卿,你這樣的說法也沒錯,那怎麼解釋一年只生一人呢?」

「這很好理解啊萬歲爺。」劉墉用手指著自己,「微臣打個比方,今年是馬年,也就是說,只生一人,他屬‘馬’,生一千人一萬人,還是屬‘馬’,故此微臣才說,一年只生一人啊。」

乾隆聽說,無話可說,只得不情不愿地承認了劉墉的智謀。

乾隆用計請劉墉

話說這乾隆和劉墉,著實算得上一對「歡喜冤家」,有一次,劉墉要辭官回山東老家,他說走就走,毫不含糊。

劉墉一走,就沒有人可以給乾隆出主意了,乾隆看著滿朝文武,有些惆悵地懷念起劉墉還在的那些日子。

乾隆想把劉墉請回來,但是想來想去,又沒有一個好辦法,這日他上早朝,看著百官,忽然靈光一閃。

乾隆說:「朕有一個問題,要你們三天之內答上來,如果答不上來,你們就自動辭官吧。」

這可嚇壞了大家,怎麼好端端的,就要辭官了呢。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乾隆看他們的反應,滿意極了,把自己的問題拋給他們:「朕的問題是——什麼上,什麼下,什麼東,什麼西,什麼肥,什麼瘦?」

確實是一個刁鉆古怪的問題,在場數十人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回答的上來,他們不禁想到:要是劉墉在就好了,劉墉最會回答萬歲爺的這些奇怪問題。

雖然文武大臣答不上來,但他們不想辭官呀,所以就連夜找到和珅,想讓和珅去勸劉墉回來。

和珅是怕極了劉墉那張嘴,恨不得他永遠不要回來,可是百官們一直求一直求,和珅毫無辦法,只得快馬加鞭趕到了劉墉的家里。

一見著劉墉,和珅趕緊說:「您快救救我們吧。」

劉墉正給他的菜園子除蟲呢,看見不請自來的和珅,納悶極了:「你這深更半夜來找我,所為何事啊?」

和珅一口氣還沒喘勻,馬上把乾隆留給他們的問題說給劉墉聽,但是說到最后,卻忘了「什麼肥、什麼瘦」。

劉墉皺著眉想了一會兒,隨后笑起來:「這不是很簡單嗎?黃瓜上,茄子下,冬瓜東,西瓜西。」

這麼簡單我怎麼就想不到呢!

和珅一拍腦袋,連謝謝都不說,立刻翻身上馬,揚著鞭子呼呼地趕回了京城。

翌日上朝,乾隆滿臉威嚴地問:「馬上就是三日期限了,你們當中,有誰能答得出來啊?」

和珅站出來,一掀衣袍跪下說:「微臣能回答。」

乾隆揚眉,說那你回答給朕聽聽。

和珅就照搬了劉墉的答案,乾隆聽完之后,略一沉思,問他:「那什麼肥,什麼瘦,你怎麼不回答?」

和珅大驚,這才想起他把后面的問題給忘記了。

乾隆火眼金睛,一聽這回答就知道不是和珅的風格,肯定是那劉羅鍋的。

他故意生氣道:「好你個和珅,竟然敢糊弄朕,來人,拉出去給朕斬了!」

和珅嚇壞了,連滾帶爬地求饒:「萬歲爺!剛剛那回答不是我說的,是劉墉說的!」

乾隆就知道這是劉墉的鬼點子,他這回滿意了,因為他有理由把劉墉召回來繼續當官了。

乾隆心里洋洋得意:劉羅鍋啊劉羅鍋,想不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吧。

旨意很快下達到劉墉手中,起初劉墉接到圣旨的時候,還滿腦子問號,不過一知道是和珅搞的鬼,就沒那麼驚訝了。

回到熟悉的京城,劉墉給乾隆行禮,乾隆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又把之前難倒百官的問題問了一遍:「什麼上,什麼下,什麼東,什麼西,什麼肥,什麼瘦,劉愛卿,你若答不上來,朕就要治你的罪了!」

劉墉一點兒也不害怕,他面帶微笑,從容不迫地回答:「回萬歲爺,君為上,臣為下,文為東,武為西。至于什麼肥,都肥不過春天的雨;至于什麼瘦,則瘦不過九月的霜。」

乾隆聽完,哈哈大笑,他瞥了和珅一眼,故意問:「那你為什麼告訴和珅黃瓜茄子呢?」

劉墉說:「微臣這叫人在哪兒,就說哪里的話,當我在菜園子種菜的時候,看見的自然是黃瓜茄子,當我站在朝廷的時候,說的當然是天下大事。」

乾隆恨不得給他豎大拇指:「劉愛卿說得不錯。」

然后他拉著劉墉的手,情真意切地說:「劉愛卿,你可不能再走了啊。」

劉墉看著乾隆高興的笑臉,附和他:「微臣真是三生有幸,能被萬歲爺留下來。」

乾隆出題,竟然難倒劉墉

乾隆是個在文學上造詣很高的皇帝,他閑來無事,就喜歡抓著大臣和他一起討論詩詞文學。

在這群朝臣當中,他最欣賞的人,自然是劉墉。

因為劉墉博學多才,而且每次面對乾隆的難題,他都能游刃有余的破解,但是,劉墉也有馬前失蹄的一天。

有一次,乾隆微服下江南,劉墉也跟在身邊陪同著。

出了京城,看見漫天遍野的綠草和野花,乾隆詩興大發,用手隨手一指說:「劉愛卿,你看,‘郊外黃花,恰似金釘釘地’。」

劉墉在心中叫苦不迭,感覺自己還沒走幾里路呢,就被乾隆盯上了。

他轉轉眼睛,忽然看到一座白塔,一句下聯便在腦海中成形。

「城內白塔,好像玉鉆鉆天。」

聽見他的回答,其他官員都不住點頭。

乾隆高興之余不忘暗戳戳地瞪了劉墉一眼,果然,到了下一個落腳地的時候,乾隆又想出了新的難題。

一行人短暫休息的地方是一座廟宇,廟中共有三座佛塔,乾隆一邊喝茶,一邊慢悠悠地說:「三塔寺前三座塔,塔、塔、塔。」

說完,悠然自得地飲了一口茶,好整以暇地等待劉墉的回答。

劉墉朝乾隆拱拱手說:「萬歲爺,微臣沒有您那麼聰明,得讓微臣好好想想。」

劉墉一邊思考,一邊打量四周,突然他想到了一個好點子,信口說道:「五台山后三個台,台、台、台。」

乾隆眉頭一皺,指出他不對的地方來:「劉愛卿,五台山明明是五個台,怎麼到了你這兒,就只剩三個台了?」

劉墉連忙解釋:「回萬歲爺,咱們大清規矩,九十六即是滿百,所以微臣對下聯也不敢說足數,只得少了兩個台。」

乾隆知道他又在胡攪蠻纏,但是心中又高興,因為他覺得,劉墉之所以對了這麼個下聯,根本是他黔驢技窮,對不上來了。

一行人走啊走啊,來到了西湖,西湖山水天下一絕,乾隆一邊飲ㄐ丨ㄡˇ一邊欣賞美景,一時間又萌生了對對聯的欲望。

乾隆看著自己的ㄐ丨ㄡˇ壺,忽然往下一倒,卻只倒出兩三滴,他馬上想出來一個上聯:「水冷ㄐ丨ㄡˇ,一點兩點三點。」

劉墉看著岸邊的丁香花,思索道:「丁香花,百頭千頭萬頭。」

乾隆見難不住他,又準備去想別的對聯,不料這時一陣大風吹來,小船一陣搖晃,乾隆一個沒有抓穩,把自己的ㄐ丨ㄡˇ壺給晃到了湖中。

這是一個錫做的ㄐ丨ㄡˇ壺,乾隆很喜歡,只聽他遺憾地說道:「惜乎!錫壺墜西湖。」

然后他轉過頭,直勾勾地看著劉墉。

劉墉一時半會想不出來啊,干脆就裝傻發愣,乾隆催促他:「劉愛卿可能對出下句?」

劉墉搖搖頭,認輸道:「萬歲爺的對聯天下一絕,微臣對不出,微臣甘拜下風。」

好不容易勝了劉墉一次,乾隆高興壞了,但是劉墉是否真的對不出乾隆的下聯,還有待商榷。

說不定劉墉只是單純地想哄乾隆開心,也未可知啊。

悠悠歷史,浩蕩千年。數不盡風流人物,說不盡傳奇故事。寥寥幾千字,說不盡愛恨情仇,但求拋磚引玉,為歷史增光添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