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曹操遠見有多厲害?公元200年的人事任命,讓孫權成了三國笑柄

曹操遠見有多厲害?公元200年的人事任命,讓孫權成了三國笑柄
2022/05/07
2022/05/07

諸葛亮一生六出祁山備受世人敬仰,而孫權一生五伐中原,為何成了笑柄。

說這個問題,需要從戰略層面和戰術層面,還有曹魏在揚州的人事任免,以及孫權的個人特性這四個方面進行解析。

如此四層遞進之后,就懂了孫權的北伐為何會成為一個笑話,他本人的最大弱點何在。

(孫權劇照)

北伐的戰略前因

東吳經三世奮斗才從孫堅時的袁術部將,變孫策時的地方諸侯,及至孫權時的一方霸主。

孫堅和孫策時代,孫家發跡過程中,老爹孫堅為孫權立下威名,老哥孫策為孫權功下地盤,有威名有地盤后,孫權要做的就是如何將威望和地盤進一步擴大。

這無疑考驗孫權的戰略眼光。

幸而,孫權在關鍵時刻,收獲了自己的國策總設計師,周瑜和魯肅。

按《三國志·周瑜傳》和《三國志·魯肅傳》記載,這兩個東吳英將人杰,在為孫權謀劃的國策中,都是著名的兩分天下之策。

以下是兩段史料中,關于這謀劃的記載。

孫權:今漢室傾危,四方云擾,孤承父兄馀業,思有桓文之功。君既惠顧,何以佐之?」

魯肅:昔高帝區區欲尊事義帝而不獲者,以項羽為害也。

今之曹操,猶昔項羽,將軍何由得為桓文乎?肅竊料之,漢室不可復興,曹操不可卒除。為將軍計,惟有鼎足江東,以觀天下之釁。規模如此,亦自無嫌。何者?

北方誠多務也。因其多務,剿除黃祖,進伐劉表,竟長江所極,據而有之,然后建號帝王以圖天下,此高帝之業也。

得蜀而并張魯,因留奮威固守其地,好與馬超結援。瑜還與將軍據襄陽以蹙操,北方可圖也:《三國志·魯肅傳》

今曹操新折衄,方憂在腹心,未能與將軍連兵相事也。

乞與奮威俱進取蜀,得蜀而并張魯,因留奮威固守其地,好與馬超結援。瑜還與將軍據襄陽以蹙操,北方可圖也:《三國志·周瑜傳》

這兩段記載,魯肅見孫權那段在前,發生在公元200年左右,那個時候的孫權年方18歲,剛剛成年,雖然對這樣的未來心之神往,但明白這不是當時東吳勢力能考慮的。

(周瑜)

不過這段話被孫權銘記在心,進而念念不忘。

在經過赤壁之戰的勝利之后,孫權終于在周瑜的幫助下,開始踐行魯肅的《榻上對》。

可惜這件事還沒開始,就因為周瑜的暴斃,而無果而終。

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二十八歲的孫權授命周瑜進攻巴蜀,途徑江陵行至巴丘(今湖南岳陽)時,周瑜突然病逝,失去主將的東吳勢力只能無奈退回。

進攻巴蜀的計劃,因為周瑜的病逝而成了泡影。

周瑜的接班人魯肅則在和荊州的長久拉鋸中耗費了無盡精力,孫權圖謀巴蜀的計劃就這樣被無限期延后了。

制定好的國策,成了泡影。就注定孫權勢力要麼等待時機,要麼調整國策。隨后不久發生的一切,讓孫權只能選擇調整國策。

(孫權和魯肅)

東吳國策調整和北伐的戰術意義

孫權心心念的巴蜀,在公元214年成了劉備地盤,這消息傳來后,讓孫權和魯肅大為氣憤。

為此孫權憤恨地說:猾虜乃敢挾詐!(劉備這人太狡猾了)

可生活還要繼續,地盤還要擴充。

失去窺伺巴蜀可能的孫權,只好改變國策。

在這段時間,接連發生了數次荊州爭奪戰,經過數輪爭奪,孫劉兩家在公元215年達成了「湘水劃界」協議,平分了荊州的地盤,也讓孫劉之間的紛爭狀態暫時緩解。

但,孫權依舊不甘心啊?

為何如此,答案是《榻上對》行不通,失去了擴張方向,要想穩守東吳,孫權構筑東吳的戰略緩沖,穩定東吳安全局勢。

什麼才是最好的戰略緩沖區?答案很簡單:除了全據荊州之外,還有進取淮河!

所謂:守江必守淮,就是這個道理!

(守江必守淮)

沒有淮河的外線防御,長江天塹其實也不牢靠。橫跨千里綿延不絕的長江,足夠曹魏勢力在任何地點跨江而來,這樣的局勢,讓孫權寢食難安。

分兵把守無疑是個偽命題,漫長的沿江防線即便耗費無盡人力、物力,依舊守不住。

唯一的辦法只有將防線前置,增加戰略緩沖區,做好前線的預警機制。

進行形成依托淮河平原區域,在哪里筑城而守,弄雙重防線。

這樣的話,曹操大軍即便南下,東吳也有緩沖空間,曹軍繞過了前線城池,也會因為擔憂后方補給問題而不敢深入進攻,借助這戰略優勢,孫吳就有可能在野戰中將曹軍消滅。

國策調整后的東吳勢力,將爭奪淮河區域,當做了后續安全的重中之重。

因為這即事關東吳在前線對峙的戰術態勢,也關乎東吳的存亡,甚至未來的發展。

孫權看到的因果,聰明的曹操當然也看得到,由此才有了曹操極富遠見的準備。

曹操的遠見

公元200年,時任討逆將軍的孫策,派遣廬江太守李述誅了曹操任命的揚州刺史嚴象,失去嚴象的揚州陷入混亂之中,梅干、雷緒和陳蘭等地頭蛇在江淮區域橫行,以至江淮糜爛!

眼見情勢如此,正在前線專注于對抗袁紹的曹操,不忘背后孫策的威脅。

他安排了一個深埋許久的后手,幫助自己穩定揚州,同時抵御來自孫家的威脅。

這個后手就是,表奏劉馥為揚州刺史。

(聲名不顯的劉馥)

劉馥這個當時乃至今日名聲不顯的人物,卻在成了后續孫權的噩夢。

受命成為揚州刺史的他,單槍匹馬入揚州,在整個揚州巡視一翻后,決定在合肥這里重設揚州治所,隨后不久,合肥城建立了起來。

同時劉馥還用懷柔之策穩住了梅干、雷緒和陳蘭等地頭蛇。順利讓這群地頭蛇歸順了朝廷。

這做派很有當年劉表,單騎入荊州的即視感,都是一人定一州。

劉馥治理揚州八年之久,任內廣施仁政,大行教化,將破敗凋敝的揚州治理成了亂世中的凈土。數萬避禍而來的附近州郡流民不斷聚集,恢復了揚州的人口和經濟。

恢復了人口和經濟后,劉馥給朝廷上繳賦稅,還修筑了不少水利工程,并強化城池堡壘。

公元208年劉馥去世的時候,揚州糧草儲備充足,合肥高墻深壁。劉馥就這樣用一己之力,將揚州打造成了最合格的曹魏前線根據地。

他的文治之功,還有先見之明,成全了后續張遼的威風。

當所有人都念叨,張遼用「八百勇士」擊破孫權十萬之眾,成就孫權孫十萬污名時,或許張遼該對這個交流不多的揚州刺史劉馥說聲謝謝。

(張遼)

劉馥構筑合肥堅城的操作,還有治理地方的顯赫政績,讓孫權日夜難安。

赤壁之戰后的公元209年,為了表達攻克合肥決心,孫權將治所從吳縣遷到京口。

這京口就在和合肥對峙的最前線,孫權用「天子守國門」舉措,彰顯自己勇氣的同時,也道出了東吳政權防御力不足的弱點。

拿下合肥堅城,是孫權構筑江東雙重防御體系關鍵一環,也是后續北伐的必要基礎。

只有拿下合肥,以合肥為前進基地,孫權才有可能北上爭鋒徐州,劍指中原。

這一切,讓孫權一生都對合肥念念不忘!

誰曾想,這合肥城,在后續成了孫權永遠無法逾越的噩夢。

(曹操的遠見)

孫權的噩夢,能力撐不起野心

孫權主政東吳后,在合肥區域和曹魏勢力爭鋒十多次,這其中主動北伐的有五次之多。

第一次是公元208年赤壁之戰前!

那一次,孫權表現還不錯,通過出兵合肥緩解了劉備的壓力,也促成了后續的孫劉聯盟。

赤壁戰后,孫劉聯盟和曹操在襄樊附近戰的激烈無比,孫權借助周瑜的武略接連重創曹魏勢力,攻的曹仁哭爹喊娘。眼見周瑜進攻如此順利,孫權也按耐不住,決定帶兵出擊,隨即親率大軍兵分兩路進攻曹魏。

自己親率大軍進攻合肥,還安排了張昭進攻九江。

這是孫權第一次兵臨合肥城下。

但,這場戰爭中孫權的舉措卻讓人迷惑。

面對駐軍僅2000人,守將都是如蔣濟這樣文臣的合肥,孫權居然久攻不下。

權攻城逾月不能下:《三國志·吳主傳》

(孫權帶兵一言難盡)

孫權第一次親身帶兵,就驗證了老話: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久攻不下,讓孫權急眼了,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孫權指揮部對圍攻,指望能耗歿合肥城。

隨后的攻城還算順利,天降大雨讓合肥城困難無比,守城曹軍用當初劉馥修城時留下的草苫、魚膏等戰略儲備物資苦苦支撐。

可既便如此,只要孫權足夠堅持,在圍個十天半月,合肥肯定會被攻破,就連曹操都做好了放棄合肥城的裝備。

但眼見合肥就要陷落,孫權卻在前線出了昏招,他撤退了。

為何撤退了?答案讓人啼笑皆非。

守城的蔣濟四處散布謠言說,曹操將親率四萬騎兵支援合肥。

這一出拙略的計策,就讓孫權這個三國雄主上套了,孫權用放火泄憤的方式,燒了合肥城外圍后,就一溜煙跑了。

這迷幻操作,我是看不懂的,很多人都說。

不過后世很多人都說,這是孫權部下太多部曲、私兵,他們不愿戰斗的結果。

如果將這個因由發散一下,我們或許能看到孫權為何戰斗不行的根源。

(刻薄寡恩)

孫權人品不行,這樣的人誰也不愿賣命

一個優秀的將領最關鍵的是什麼?賞罰分明而已!

這點對帶兵至關重要,特別是軍心離散的部隊,更是如此。

孫權的大軍,看似屬東吳勢力,但卻多為部曲私兵,一個將領一個部曲,一個主將一群私兵,沒有如周瑜那樣的能力,程普那樣的威望,是不足以震懾這群心思各異的私軍的。

對私人武裝而言,要他們萬軍用命最關鍵的就是舍得。

舍得給錢,舍得給官,舍得給封地,他們就能嗷嗷叫的沖鋒。

但孫權卻不是這樣的人,反而是一個看似寬厚,其實摳門絕頂的人物。

狼性精神的本質,是用高額的獎懲方式樹立老板威嚴,在輔以懷柔之策,營造共情。

在這點上,孫權并不優秀,只知道懷柔共情而無任何實惠給予部下。

比如,一次江東諸將酒宴時,孫權鄭重脫下周泰的衣服,一個傷口一個傷口的問周泰,這是在哪次戰役,哪里,為什麼而受的傷?

在問完之后,聽見周泰的回答,孫權也滿含熱淚地說:

你為我兄弟二人(孫策、孫權)奮戰至此,傷痕無數,我怎能辜負你的骨肉恩情,不對你委以重任啊?你是東吳的大功臣。

嗯嗯,看似情真意切,但演完之后孫權給了什麼賞賜?答案讓人大跌眼鏡!

說完一通廢話之后,孫權僅僅給了周泰一個隨身御蓋,除了這之外,財寶分文沒有,官職一點不加,簡言之給了個寂寞。

這讓配合演出的周泰做何感想?讓圍觀的看客做何感想?

再比如:后來遼東公孫淵向孫權稱臣,孫權派人封公孫淵為燕王,這舉措遭遇了張昭的反對,他說公孫淵反復無常,使者去了必定有去無回,還會讓東吳成為天下笑柄。

孫權一聽,氣憤不已,拿刀就說:孤之敬君,亦為至矣,而數于眾中折孤,孤嘗恐失計。

這言外之意就是,我不聽我不聽,你再說我就砍了你。

誰曾想,張昭是個暴脾氣,伸出頭就說:

誠以太后臨崩,呼老臣于床下,遺詔顧命之言故在耳。

意思是,你砍歿我啊,當初你老媽說規勸你是我的職責,我可不怕你。

孫權一聽,將兵器丟了后,就和張昭抱頭痛哭!

可哭過之后,張昭的意見那是一點沒聽,依舊派人封公孫淵為燕王。

這件荒唐事,最后也果如張昭所言,使者有去無回,孫權真就成了三國笑柄。

(吳國通遼東)

除此摳門小氣之外,孫權還有個特點就是薄情寡恩。

這點上,孫策的家人,周瑜的家人,還有張昭都是明證。

一個幫他鼎定東吳基業,卻只被封為長沙恒王。(孫策)

一個幫他戰贏赤壁之戰站穩腳跟,大兒子僅僅娶了個公主,官職止步騎都尉,次子還因罪免職成了庶民,孫子更是沒官沒名,后人越混越差。(周瑜)

一個幫他穩固了東吳朝局,臨老了還被孫權諷刺。(張昭)

最悲催的則是陸遜,為了孫家天下操碎心,最后依舊憋屈而歿。看似重情重義,本性薄情寡恩,為人小氣吧啦,說他是雄主誰信?

三國三雄主,可謂各有各的特色。

劉備仁愛大氣,善聽忠言,當然也有怒發沖冠之時。

可這樣的時候并不多見。兄弟之義,是劉備聚人關鍵,仁愛之名是劉備成事的關鍵。

曹操大偽似真,乃真小人,偉丈夫。

得意洋洋時有之,虛懷若谷時有之,不嬌柔做作,一輩子絕對當得起奸雄之名。

唯有這孫權,創業靠父兄,自覺厚黑雙絕,其實一樣不精。

他能成事,最大因由是父兄基礎好,關鍵時刻犯錯少。

東吳政權,就這樣在固守本土的思維影響下,成了三分天下中相對最安分的哪一個。

如果孫權真有心北伐,喊出打架分錢人人有的旗號,或許不至如此。

寫到最后,不由佩服曹操的眼光,公元200年任命劉馥為揚州刺史,直接改寫了孫權的運勢,更讓他薄情寡恩的特點放大無疑。

由此可見,底子好也沒用,大氣,唯有大氣才是人成事的根本。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