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則天連親人都不放過,為何讓狄仁杰得以善終?爲人的智慧

武則天連親人都不放過,為何讓狄仁杰得以善終?爲人的智慧
2022/04/16
2022/04/16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狄仁杰懂做官,他包容了武則天,這對武則天的幫助是很大的,所以很多文學作品里,總是把二人的形象描繪成 「君臣師友」

仕途的開始:唐高宗失權

唐高宗李治失權在公元660年前后,因為身體的原因,李治開始依賴武則天行政,這給了武則天大量的執政機會,但武則天沒有亂政,反而把很多事情處理得井井有條。

作為后宮, 攝政的武則天也是如履薄冰的,她跟李治有著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必須要壓制政治貴族,特別是以前的關隴老貴族集團,但他們夫妻二人想要的效果不一樣,李治是想肅清障礙,提高皇權,而武則天則是掃蕩傳統,自立創新。

這個「創新」,就是當女皇帝。

狄仁杰的政治發跡于唐高宗「撂挑子」前后。

事實上,狄仁杰、李治、武則天三人的年紀相仿,狄仁杰雖然是狄氏族人 (高祖是北齊的車騎將軍狄湛),卻是正兒八經走「科舉」出身的,而狄仁杰的政治道路上,也是受閻立本的恩惠最大,沒有太多的貴族裙帶,這讓狄仁杰和李治、武則天有著一種共同的理念。

于是 狄仁杰很「巧合」地走上了「司法」的道路,要知道自古以來只能動搖貴族根基的,就是司法機關,因為貴族的本質就是縱容勢力對基層的剝奪,司法機關主持公道,就是在壓制貴族觸手,傳播朝廷的公正。

公元676年,狄仁杰當上了「大理寺丞」,成為中央司法機關的二把手, 這一年狄仁杰46歲,他的直接負責人正是「天后」武則天。

「仁杰,儀鳳中為大理丞,周歲斷滯獄一萬七千人,無冤訴者」。

堅守本分,不站隊

這不代表狄仁杰支持武則天造反,因為狄仁杰做的事情是本份, 他沒有越界,沒有站隊,他不跟上官婉兒的祖父一樣和李治私下要「扳倒」武則天,把自己的態度擺明白,這是狄仁杰最好的「明哲保身」的方法。

即便是到了679年, 狄仁杰都還是以「知頓使」的身份陪著唐高宗巡幸山西,知頓使就是負責皇帝的行程、起居等等計劃的,這個職位不是十分信任的人,都當不了。

而這一年,武則天和李治的「矛盾」已經很重了,李治深知放權放過頭了,這種背景下,狄仁杰該做官做官,該斷案斷案,可能李治和武則天都暗示過狄仁杰「站隊」,但狄仁杰只要裝傻,兩人都沒辦法。

狄仁杰的邏輯也很簡單,主要是兩個原則:

1、得讓我做官,而且得讓我做好官。

2、權力可以不在李家手上,但皇帝一定要是李家人。

公元683年,李治駕崩,武則天持續攝政,且超越的界限越來越多,引起了李唐皇室的反彈。

從這一年到武則天登基的690年,七年的時間里,其 實是狄仁杰人生心靈一個改變的重要階段,也是他和武則天關系最關鍵的階段。

如果狄仁杰執著,把對李唐的忠誠也像他的「公正」一樣輸出,那麼他將迎來的,就是李唐皇室的拉攏,武則天的報復。

態度轉變:李唐平叛

可武則天篡位、李唐起兵反抗這件大事,背后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首先, 狄仁杰承認,武則天是一個有手段、有能力、有抱負的執政者,在這點上,武則天會比李治更好,

其次,李唐很多起兵的皇家人,心里都是想著奪權,一路平叛過來,都是對百姓的欺壓,他們也不是什麼好人。

比如李貞起兵的時候,就縱容手下燒*搶掠,而朝廷的張光輔帶兵平叛, 私底下干的事情和李貞一樣,引得狄仁杰大怒,狄仁杰直接罵張光輔比李貞更可惡,更像反賊:

初,越王之亂,宰相張光輔率師討平之。將士恃功,多所求取,仁杰不之應。光輔怒曰:「州將輕元帥耶?」仁杰曰:「亂河南者,一越王貞耳。今一貞歿而萬貞生。」

狄仁杰說得話還非常狠,他說一個李貞沒了,但是有張光輔在,卻是有千千萬萬個張光輔生了,這件事情直接讓狄仁杰被嫉恨,后來被朝廷張光輔一派處處排擠,最后被貶官,他直接遠離中央,避開了武則天屠誅李唐皇室最關鍵的公元688年。

貶官給了狄仁杰苦悶,給了武則天機會。

公元690年,武則天登基,她登上皇位,這一條路太過殘忍,爭議也很多, 她必須要做個好皇帝,不然萬劫不復,她需要的,是純粹的人才,而且是忠誠于她的人才,她想到了狄仁杰。

之所以說狄仁杰被貶給了武則天機會,那就是因為給了武則天可以「施恩」的空間,她只要提拔狄仁杰,狄仁杰就會感激她,就算心里不感激,表面也必須感激。

武則天也是這樣做了,這可以說是個陽謀,作用有二:

1、施恩于狄仁杰,讓狄仁杰忠誠于她,如果狄仁杰不忠誠,那就和他本身的人格相悖。

2、把狄仁杰打上「周朝」的標簽,捆綁戰術。

次年,狄仁杰升任宰相,卻不再是「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而是 「同鳳閣鸞臺平章事」,這兩個職位是一個意思,區別在于,后者是武則天「周朝」的官名。

一聲嘆息,狄仁杰認命了,他和武則天那似有似無的矛盾,終究還是被解決。

在狄仁杰的心里, 他其實也把武則天當作是李唐的一份子,唯一有疙瘩的,就是武則天改朝換代,可人的東西,時也命也,他想繼續做官,做個好官,只能靠武則天,審時度勢,狄仁杰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最重要的是,武則天的確是個公正的皇帝,這一點要比很多皇帝要好。

「天授二年九月丁酉,轉地官侍郎、判尚書、同鳳閣鸞臺平章事。則天謂曰:「卿在汝南時,甚有善政,欲知譖卿者乎」?

自此起,武則天和狄仁杰成為親密戰友。

互相尊重,相互成就

當時的武則天,身邊養著男寵,仗著武則天到處惹人, 但是朝臣們大部分都不敢忤逆武則天的男寵,只有狄仁杰和少數幾個老臣狠狠教訓了武則天男寵

后者哭哭啼啼找武則天主持公道,武則天反而勸他息事寧人,不要去惹狄仁杰等人。

所以武則天不是傻的,她當皇帝的時候,有些事情看起來很「奢靡」,又是支持女兒太平公主賣官鬻爵,又是斗政敵,自己還花大價錢打造「神都」洛陽, 可她卻知道自己有哪些人才的底線不可以觸及,如果狄仁杰阻止她,那麼她就要聽話。

狄仁杰當宰相期間,他和武則天一同完善了「科舉」,隋唐自開啟科舉之后,沒有像武則天在位的時候這麼公正過。

以前的科舉,既是要靠關系,又要花銀子,有的普通人即便是考中了進士,那很有可能一輩子都是縣城的二把手,比如著名的宰相張柬之,二十幾歲進士及第,卻一直當縣里的二把手當了快五十年,動都不動一下,這不是黑暗又是什麼?

武則天這樣做,是為了更加徹底地掃除政治貴族對皇權的束縛,

而狄仁杰這樣做,給他收獲了很多「門生」, 很多真正來自于寒門的人才,都是通過狄仁杰提拔的,這也是狄仁杰在朝廷的聲望那麼旺的原因。

對于武則天而言,她需要的是政治伙伴,但卻對她的位置沒有威脅的,從這個角度來看,她的兒子李顯、李旦,都是不適合的,狄仁杰就非常適合了, 武則天的確也把狄仁杰當作了她的「魏征」,但比起魏征,狄仁杰還能出去辦事。

不過狄仁杰也不是沒有過危機,當年武則天培養了一個酷吏,名為來俊臣,來俊臣本身就是個地痞流氓,卻趁著朝政巨變之際,用殘忍的手段上位,被武則天提拔,他得以晉升的功勞就是:造假誣陷。

狄仁杰很不幸被來俊臣盯上,被來俊臣硬生生編造出一個「造反案」把狄仁杰抓捕入獄,幸運的是狄仁杰急中生智,后來秘密聯系上武則天換回了清白,也除掉了來俊臣。

隨后的幾年時間里,武家人發現了狄仁杰的威脅,特別是武承嗣、武三思這些人,他們想要武則天把江山給他們,狄仁杰多次阻止, 武家人因此把狄仁杰恨之入骨,多次提出誅狄仁杰,但都被武則天反對了。

公元697年,狄仁杰再次拜相,武則天老了,狄仁杰也老了,人老了就會惺惺相惜,反而是這個雙眼渾濁的年紀,他們彼此卻更接近了,武則天經常說一些心里話,狄仁杰也很大膽,該說什麼就說什麼。

或許狄仁杰當時已經有病痛纏身了,武則天感受到了一種悲涼,這是她還是皇后時的親密戰友,于是武則天讓狄仁杰以后看到她,不用跪,也讓朝廷沒有大事,不允許打擾狄仁杰:

「仁杰屢以老疾乞骸骨,太后不許。入見,常止其拜,曰:「每見公拜,朕亦身痛。」仍免其宿直,戒其同僚曰:「自非軍國大事,勿以煩公。」

這幾年的宦海浮沉,狄仁杰可謂是不變初心,他不管是在朝堂還是在民間,受到了的好評都是很高的,狄仁杰可以說是一個很有威望的宰相,最起碼在武則天的朝代里,狄仁杰對得起自己,也對得起百姓。

在狄仁杰即將隱退之際, 武則天還向狄仁杰問詢能當宰相的人才,狄仁杰推薦了張柬之,武則天欣然同意,張柬之老來騰飛,當上了耄耋宰相,這里面就有狄仁杰的很大幫助。

而狄仁杰的晚年,對李唐江山的看法很堅決,他告訴武則天,這江山以后,還是要還給李唐的,至于給武三思等人,這不是天下民心能夠接受的。

其實狄仁杰的言外之意就是:

「你大去了以后,就把江山還給李顯或者李旦就行了,你當皇帝這件事情,我們沒辦法追究,但要是給武家人,那麼我們第一個不同意」

知道以狄仁杰為首的朝臣不同意,武則天沒再堅持,聽從狄仁杰的建議,宣布還政李唐。

最后的善終

公元700年,狄仁杰離世,武則天悲呼朝堂明明人滿為患,但實際上卻如同空空如也,武則天知道,她再也不能說心里話了,老天帶走了狄仁杰,實際上是帶走了武則天這麼多年心里的寄托。

而狄仁杰最后的善終,并不是武則天單方面的善待,狄仁杰有幾乎整個朝堂的支持,新的宰相是他推薦的,官員是他提拔的,民間的百姓大多受過狄仁杰的仁政,即便是李顯和李旦,都因為狄仁杰的勸阻保護了多次。

李顯再次即位后,追封狄仁杰為司空,李旦追封狄仁杰為梁國公,可見他們對狄仁杰,也是有著重要感情的。

觀狄仁傑的一生,之所以能夠在動蕩的政治環境下,走完完滿的一生。和武則天重用寒門,抑制貴族群體的國策有關,也和他的自身有著密切的關係:

1.不站隊,不拉幫結派,有自己爲人處世的底綫。

2.眼裏不只有自己的前途,更有老百姓的安居樂業。是真正把國家和民衆放在自己的官職之上的。

3.也是尊重要的「 周歲斷滯獄一萬七千人,無冤訴者。」狄仁傑是真正能沉下心,把手上事做好的人。也正是如此,才能被武則天重用和尊重,才有底氣成爲一個能守住自己底綫的人。

在大唐,狄仁杰一直都是一個官場的杰出代表,他蛻變于一個特別的時代,特別是完成了科舉對人才擇取的取向改變,光是這一點,就足夠他的名聲屹立不倒了。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