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張士誠:得民心,卻不得天下,18條扁擔打敗元朝,為何輸給朱元璋

張士誠:得民心,卻不得天下,18條扁擔打敗元朝,為何輸給朱元璋
2022/03/10
2022/03/10

明孝宗弘治年間,明朝文人陸容辭官還鄉,寫了一部《菽園雜記》,書中第三卷記載這樣一個故事:

高皇嘗微行至三山街,見老嫗門有坐榻,假坐移時,問嫗為何許人?嫗以蘇人對。又問:「張士誠在蘇何如?」嫗雲:「大明皇帝起手時,張王自知非真命天子,全城歸附。蘇人不受兵戈之苦,至今感德。」

意思是,朱元璋稱帝后,到蘇州微服私訪,在三山街看到有個老太太坐在門口,朱元璋便問他:「你是什麼人?」

老太太說:「我是蘇州人!」

朱元璋又問:「張士誠當年在蘇州對百姓好不好?」

老太太沒有直接回答朱元璋的問題,而是說:「當初,大明皇帝攻擊蘇州的時候,張士誠自知不是真命天子,為了不讓蘇州生靈塗炭,便主動投降了。蘇州百姓至今仍感激張士誠的盛德。」

朱元璋聽完後,十分感慨,說道:「張士誠經營蘇州也沒多久,蘇州人如此感激他。如果京師的百姓也這麼感激我就好了。」

這段記載雖然出自野史,但足見當時蘇州百姓對張士誠的態度。至今吳語裡仍有「講張」一詞,在方言中大概讀「剛藏」音,意思是聊天,準確來說,是竊竊私語地聊天的意思。

元朝末年三大梟雄,朱元璋果敢自強,陳友諒志大才疏,張士誠有器量但無遠圖。然而,最得民心之人,還是張士誠。遺憾的是,張士誠雖得民心,卻未得到天下。本文,筆者將和大家分享張士誠,希望通過史料分析,讓大家了解一個不一樣的農民領袖。

走私四兄弟,生歿十八人

元朝末年,苛政猛如虎,為了加大力度剝削百姓,元廷提高了鹽價,打算靠食鹽發財。眾所周知,食鹽的生產成本並不高昂,但從漢朝開始,食鹽都是朝廷專賣,中間大把利潤都流入朝廷之手。

在江蘇泰州的白駒場,有許多朝廷設立的鹽池,很多窮苦百姓為了謀生,便靠賣苦力為官府運鹽。張士誠在史書中的第一次出場,便是一個運鹽的夥計。

《新元史·列傳一百二十一》記載:

張士誠,泰州白駒場人。以行稱,曰張九四,少有膂力,厚重寡言。與弟士義、士德,士信,並駕鹽綱船,業私販。

張士誠原名張九四,家裡還有三個弟弟,分別叫:張士義、張士德,張士信,兄弟四個一起駕著小船,幫朝廷運送官鹽。有時候,也趁機販賣一些私鹽。

張士誠的力氣很大,頗有俠氣,平時雖然沉默寡言,但他喜歡幫助同行,分文不取,因此人緣很好。當時,他販賣私鹽的事情被那些富戶知道後,富戶們經常以告官來威脅張士誠,逼張士誠為他們幹活,或者動輒辱駡張士誠。有一個叫丘義的弓弩手特別喜歡欺辱張士誠,有一天,張士誠忍無可忍,終于爆發。《明史·張士誠傳》記載:

士誠忿,即帥諸弟及壯士李伯升等十八人*義,並滅諸富家,縱火焚其居。入旁郡場,招少年起兵。

張士誠一怒之下,夥同三位弟弟和李伯升等人除掉了丘義,然後滅掉了平時欺負他們的那些富人,放火燒了他們的房子,宣佈起兵造反。由于最初只有18個人,這就是後世話本中常說的「18條扁擔起義」。下圖為張士誠起義遺址:

張士誠起義,最初是「驅鹽徒為兵」。這些鹽民平時飽受欺壓,張士誠振臂一揮,大家群起響應。一時間,聲勢浩大,張士誠不僅殺掉了江浙行省參政趙璉,又攻陷興化,等打到德勝湖,窮苦百姓紛紛前來投奔,張士誠的隊伍很快達到了上萬人。

這期間,元朝曾兩度招降張士誠,第一次是高郵守將李齊,張士誠本來答應投降,但結果又「復叛」。後來元朝再次招降,並且許張士誠「萬戶」的身份,張士誠並不答應。他佔領了高郵。在眾人的擁戴下,張士誠自稱「誠王」,建立「大周」。

張士誠起義的這一年,是西元1353年,彼時,朱元璋剛剛加入紅巾軍不久,三年後,陳友諒才在黃蓬起義。

中國有句古語:「卿本佳人,奈何做賊?」普通百姓,誰都不想和朝廷對抗。張士誠兄弟本是靠力氣吃飯的本分人,但面對元廷的黑暗和社會的壓迫,他們造反也頗為無奈。

張士誠造反,實際上是古代底層勞動人民反壓迫的一種體現。張士誠不是投機者,他只是不願向命運妥協。

高郵逢好運,平江得人心

張士誠第一個根據地,便是高郵。元朝幾次派兵前來攻擊,張士誠屯兵高郵湖,元朝的騎兵完全用不上,幾次都無功而返。1354年,元朝丞相脫脫親自南征張士誠,脫脫自稱帶兵「百萬」,聲勢浩大,高郵瞬間被元軍層層包圍。

其實,脫脫在元朝末年還是頗具才能的,他連戰連捷,先攻破高郵的外城,眼看就要拿下內城。元順帝突然聽信讒言,解除了脫脫兵權。脫脫被押解到吐蕃,半路上被元順帝賜歿。

不得不說,張士誠運氣特別好,若不是脫脫突然出事,張士誠很可能成為元朝的俘虜。

待脫脫離去,張士誠奮起反擊,士氣大振,他一鼓作氣,接連攻下了揚州、天長等。

接下來,張士誠的好運氣又來了。江陰人 朱英造反,元軍前來鎮壓,朱英被迫向張士誠請求,為了獲取張士誠的信任,朱英把老婆孩子都送到張士誠那裡。張士誠最終被朱英的誠意所感動,派弟弟張士德率兵15000人幫助朱英。

張士德一路高歌猛進,元軍被張士德打得落荒而逃,張士德輕鬆拿下江陰。嘗到甜頭後,便趁熱打鐵,繼續向南擴張地盤。張士誠本來還很擔心弟弟太過冒失,可沒多久就得了捷報,張士德連續攻陷了常熟和無錫,大軍直逼蘇州(當時稱平江)。

張士德的大軍突然出現在蘇州,平江路總管 貢師泰猝不及防,立即下令死守城池。張士德士氣正旺,他親自帶領三四千人駕著雲梯攻上城頭,至此,張士誠又得到了蘇州。

隨後,張士誠率大軍前來,昆山、嘉定、崇明、吳江相繼落入張士誠之手。 張士誠驀然回首,他已經不是剛佔領高郵湖的鹽販子了,他現在已經拿下大片土地,有足夠的資本和元朝周旋。

筆者認為,張士誠能夠從一介鹽民瞬間成為反元梟雄,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元朝奸臣當道,地方官貪污橫行,兵將久疏戰陣,聞張士誠勢大,都無心戀戰。

第二,韓山童、徐壽輝先後在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發動「紅巾軍起義」,元廷已經應接不暇, 察罕帖木兒孛羅帖木兒兩大名將一邊鎮壓叛軍,一邊為了爭奪權力相互爭鬥,如此大大減小了張士誠的軍事壓力。

第三,張士誠本身並不弱,他麾下人才濟濟,他任命李行素為丞相,張士德為平章。並且聚集了蔣輝、李伯升、徐義、徐志堅、王敬夫、蔡彥文、葉德新等將領。

《新元史·張士誠傳》記載:

時吳中錢谷甲仗山積,皆為所有。毀承天寺,碎佛像,以為宮,號萬歲閣,射三矢于梁上。易平江路為隆平郡,立省院百司,凡甲第盡為其將士所奪。

蘇吳是富庶之地,元朝在這裡堆積了大量的糧食和金錢,現在這些都成了張士誠的資本。在術士李行素的建議下,張士誠決定「遷都」,他把將士們的家眷從高郵遷到蘇州。並且把平江的承天寺改建為皇宮,正式定都蘇州。

佔領平江後,張士誠下令整頓軍紀,要求將士們對百姓秋毫無犯。同時,張士誠開設學堂、救濟災民、減免賦稅。另外,張士誠建了一座弘宏館,招賢納士,「四大名著」中的作者施耐庵、羅貫中都曾是張士誠的座上賓。

關于張士誠為何能得到蘇州百姓的愛戴,史學上說得都比較籠統,筆者認為,張士誠至少有三個方面做得比較出色:

第一,張士誠是底層百姓出身,他來到蘇州後,比較同情勞動人民,他廢除了元朝強加在農民身上的苛捐雜稅、救濟因戰爭流離失所的百姓,都是這方面的體現。

第二,張士誠在蘇州派軍隊幫助百姓開墾荒地,他興修水利、發展農桑,還下令引導離鄉的百姓回來重建家園。 這些都體現出張士誠在農耕社會以人為本的思想。

第三,在文教方面,張士誠提倡「風化之本系人倫」。 張士誠雖然讀書不多,但他知道在教化百姓的重要性。張士誠統治蘇吳期間,他還分別在1362年和1365年舉行過兩次科舉考試,用以遴選讀書人入仕。

張士誠的種種作為,讓長期深受元廷壓迫的蘇吳百姓感受到什麼叫「救世主」。因此,若干年後,徐達攻擊蘇州的時候,蘇州百姓才會暗中支持張士誠。下圖為張士誠功德碑:

因此,筆者認為,從這方面來說,張士誠是一位好人。然而,是好人,不一定會最後取勝,因為取天下,不僅僅是人好就能完成的。

在張士誠的西邊,還有另外一位大人物,此人就是朱元璋。

既生張九四,何生朱重八

張士誠佔領平江的這一年,朱元璋剛好佔領南京。此時,張士誠勢頭,他的勢力還在繼續擴大,先後攻佔湖州、杭州、蕭山、嘉興。直到張士誠和朱元璋同時攻擊鎮江,兩大梟雄終于碰面了。不得不說,張士誠剛開始和朱元璋接觸時,他有些小瞧朱元璋。《明史·張士誠傳》記載:

是歲,太祖亦下集慶,遣楊憲通好于士誠。其書曰:「昔隗囂稱雄于天水,今足下亦擅號于姑蘇,事勢相等,吾深為足下喜。睦鄰守境,古人所貴,竊甚慕焉。自今信使往來,毋惑讒言,以生邊釁。」士誠得書,留憲不報。

朱元璋剛佔領南京那會兒,立足未穩,他最初並不想和張士誠為敵。對此,他還特地寫了一封信,派楊憲親自送到張士誠手裡。信上說:「西漢末年隗囂在天水列土封疆,你今天也佔領了姑蘇,我很為你高興。如今,我們倆的地盤接壤,應當睦鄰友好,共同對抗元朝。」張士誠得到信後,不僅沒有給朱元璋回信,還把楊憲扣了下來。朱元璋幾次派人去「接」楊憲,張士誠就是不放。

既然張士誠不友好,那朱元璋也就不客氣了。朱元璋先派徐達在鎮江打敗張士誠,又派湯和攻擊常州,張士誠兵敗,連續損失兩員大將,這才意識到朱元璋不是易與之輩。于是,張士誠放低姿態,派人送了二十萬石糧食給朱元璋,要和朱元璋「交朋友」。

朱元璋見張士誠輕易妥協,便獅子大開口:

太祖答書,責其歸楊憲,歲輸五十萬石。士誠復不報。

朱元璋的意思是,二十萬石太少了,你至少要給我送五十萬石,然後再辦楊憲給我乖乖地送回來,我們才能好好聊一聊。結果,張士誠大怒,不理朱元璋了。

本來,張士誠和朱元璋之間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鎮江、常州這些地盤本就是從元朝手裡搶回來的,即使被對方佔領了,也有機會奪回了。但是,接下來二人算是結仇了,因為出人命了!

1357年,朱元璋派徐達攻擊宜興,張士誠派親弟弟張士德迎戰徐達。張士德有勇有謀,和徐達對峙了幾個回合,並沒有吃虧。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徐達明顯技高一籌,張士德中了徐達的埋伏,被徐達麾下的先鋒官趙德勝生擒。巧合的是,在太湖戰場上,張士誠也擒獲了朱元璋麾下的大將廖永安。

于是,張士誠派人送信給朱元璋,要拿廖永安換張士德。朱元璋雖然喜歡廖永安,但他覺得張士誠的親弟弟更有價值。當時,朱元璋的心氣很大,他想用張士德來招降張士誠,于是給張士誠回了兩個字:不換!

結果,張士德很有骨氣,竟然絕食而亡。史載:

士誠獲廖永安,請以易士德,明太祖不許,其後士德不食而*。

滅弟之仇,不共戴天,這下朱元璋和張士誠算是徹底沒法和解了。

就在張士德去世之後,元朝丞相達識帖睦邇招降張士誠,張士誠想讓元朝來對付朱元璋,便同意招安。這期間,張士誠雖然還在蘇州,他不再是「大周」皇帝,而是元朝的大臣。

這種情況沒有維繫多久,元朝要張士誠提供軍糧,張士誠要元朝發放軍餉,最後,張士誠在請求元順帝封自己為王爵的時候被拒絕,一怒之下再度反叛。從此,張士誠在蘇州稱帝,建立東吳,自稱吳王。

張士誠降而復叛是必然,因為他和元朝從開始就是在相互利用。只不過,此時的張士誠,心態已經變了。

姑蘇城破,絕粒而亡

縱觀中國封建歷史,很多農民起義軍都有一個相同的局限, 那就是他們在略有成就後就沉浸于享受之中,忘記了自己的初心。黃巢、李自成、洪秀全無不是如此。張士誠隔壁的朱元璋是個特例,但張士誠卻不能免俗。

張士誠作為一介鹽民,自打他入主蘇州之後,長期的錦衣玉食讓他忘記了鹽民的辛酸,他開始任人唯親,不理朝政。他任命自己的弟弟張士信為丞相,麾下的文武大臣皆是親戚和族人。很多人想給張士誠提意見,無奈沒有途徑。《明史》雲:

士誠漸奢縱,怠于政事。士信、元紹尤好聚斂,金玉珍寶及古法書名畫,無不充牣。日夜歌舞自娛。將帥亦偃蹇不用命,每有攻戰,輒稱疾,邀官爵田宅然後起。

張士誠在觥籌歌舞的薰陶下,早已忘記他為何起義。

而由于張士誠任人唯親,導致麾下將士們失去約束,他們瘋狂斂財,日夜歌笙。蓋宅子的時候,一個比一個積極,到打仗的時候,他們一個比一個惜命。這也是張士誠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敗給朱元璋的原因。

1363年,這對張士誠絕對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陳友諒率領60萬大軍在鄱陽湖和朱元璋展開決戰。當時,張士誠麾下的謀士建議立即出兵偷襲朱元璋。

這時,若張士誠集中所有兵力,不惜一切代價直撲南京,那朱元璋將會腹背受敵。

但張士誠沒有這麼做,一方面是他沒有野心,另一方面是他不確定自己能戰勝。張士誠僅僅派出5萬大軍攻擊長興,不料鎮守長興的正是朱元璋麾下最擅長防守的耿炳文。張士誠沒有占到便宜,便決定退兵,美其名曰「坐山觀虎鬥」。

沒想到,朱元璋僅以20萬兵力便消滅了陳友諒,然後火速派徐達先回南京,為的就是防禦張士誠。

機會只有這一次,張士誠錯過了。鄱陽湖一戰,陳友諒滅亡,從此,天下諸雄再無單獨對抗朱元璋的實力。朱元璋開始騰出手來單獨收拾張士誠。

接下來徐達的大軍連續攻克泰州、通州、高郵。李文忠攻入杭州,常遇春攻下湖州。在嘉興,李伯升被重兵圍攻,最終投降了朱元璋,嘉興失守。張士誠發現,蘇州周邊的城池被朱元璋一一拿下,蘇州儼然成了一座孤城。

1366年,朱元璋派徐達、常遇春圍攻蘇州,張士誠選擇*守。蘇州百姓紛紛伸出援手,暗中支持張士誠,徐達、常遇春圍城一年。

1367年七月,蘇州城內斷糧,守城將士紛紛投降。張士誠見大勢已去,收拾三萬殘兵,在萬壽寺突圍,可惜突圍失敗。

張士誠退回城內,選擇自縊。關鍵時刻,他昔日的部下李伯升奉徐達之命入城勸降,將張士誠救了下來。

徐達來見張士誠,張士誠閉目,不願和徐達說一句話。在押往南京的路上,張士誠選擇絕食。到南京後,張士誠不願受朱元璋侮辱,「絕粒自盡」,絕食而亡。

殊不知,張士誠自絕而亡,正合朱元璋的心意。因為當大明朝成立之後,張士誠這個大梟雄或許不好安置。

「十廟鐘山黯夕陽,一龕猶自祀張王。」

張士誠走的時候,帶著屬于他自己的王者尊嚴。然而,他的覆滅,也引起了後人的深思。

張王隨風逝,功過後人評

元朝末年,張士誠以一介鹽民的身份帶著17位兄弟抗擊暴元,最終自稱吳王,定都蘇州。他巔峰的時候,麾下將士50余萬,他的地盤 東至大海,西臨濠泗,南接紹興,北抵徐州,再加上深受百姓愛戴,可以說是得天獨厚。

張士誠的資源比朱元璋要好得多,然而,張士誠當年18條扁擔能推翻元朝,為何當他擁有50萬大軍的時候卻敗給了朱元璋呢?

張士誠被俘後,在押回南京的船上,徐達怕他出意外,派李伯升近身看護,李伯升對張士誠說了一番話:

「公始以十八人入高郵,元兵百萬圍之,如虎墜井中,*在旦夕。元兵無故自退,公遂乘勝東據三吳,辟地千里,擁兵千余萬。誠于此時,不忘高郵之危,苦心勞慮,練兵選將,收當時之豪傑,豈特保三吳之地,天下可圖也。」

上述文字出自《新元史·列傳一百二十一》,李伯升的意思是說,當初咱們18人起義,帶領眾人S入高郵,元朝大軍百萬圍城,我們都扛了過來。後來我們佔據三吳的千里之地,擁兵數萬,如果我們能不忘高郵之危,苦心經營,不圖安逸,不僅能保住三吳之地,就是奪取天下,也未嘗不可啊!

張士誠聽完十分驚愕,他問李伯升:「這些話,你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李伯升回答:「這些話我早就想和你說了,可是朝堂上都是你的族人和親戚,你每日歌舞達旦,深居不出,我連見你一面都難,怎麼和你說?」

張士誠聽完,無語凝噎。

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

這句話被後人濃縮成一句話:得民心者得天下。

然而,張士誠曾經得民心,為何得不到天下呢?

《孟子》雲: 生于憂患,*于安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