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許允&阮氏:真正的「旺夫相」,絕不是看相貌

許允&阮氏:真正的「旺夫相」,絕不是看相貌
2022/02/06
2022/02/06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一位賢慧的妻子,一位睿智的母親,往往就是一個家庭的天使。

娶了一個長得不好看的老婆,什麼感受?

尤其是作為名門,三國時期的名門。

心裡是千萬頭什麼馬的,行動是拒絕的,嫌棄是必須的。

西元三世紀四十年代,魏國的許家官邸,大紅燈籠高掛,喜氣洋洋,鑼鼓喧天,雖不說普天同慶,但至少也是歡天喜地一條街。

然而,夜深人靜之後,姑爺卻始終不肯入洞房,大喜的日子,英俊的他,卻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今夕何夕,公子何憂?

跟老闆不要求情,而是要講理

新郎不入洞房,無非是新娘長得不好看。

都說女人是感性的,而男人,大部分都是感官的,不看三觀看五官。

新郎許允,魏國名門望族。

新娘姓阮,魏國名門望族。

門第都搭得上,但就是顏值不對等。

新郎在洞房外惆悵,新娘在洞房裡忐忑,星星在天空中無聊。

總得有個終結者出來。

桓范來了,魏國名臣,剛正不阿,是新郎官最敬畏的人物。

馬上有丫鬟向新娘報告,新娘破涕為笑:桓大哥來了,我的郎君進洞房就靠譜了。

桓范說:「小許,阮家把妹子許配給你,一定是出于深思熟慮,你要從長線考慮。」

然後轉身去了,成不成器,頓不頓悟,看你許允的造化。

想到長線考慮,許允就進了洞房。

看到新娘的尊容,轉身拔腿又跑。

長得這麼醜,我寧可不要那長線什麼的。

這一轉身,這一拔腿,很可能就是一輩子。

到手的幸福,老娘怎麼能放棄,于是阮姑娘伸手就捉。

新郎掙紮,而且擺事實講道理:「當今女性四大美德,品德,口才,長相,家務,你占哪一樣?」

其實只要長得醜,在很多男人那裡,連其他三樣都省了。

阮姑娘戰鬥力爆棚,馬上回擊:「除了顏值,我什麼都行,君子人品一百條,你占哪一樣?」

許允不低調地笑了:「我哪樣都行。」

阮姑娘冷笑了: 「你第一樣就不行,君子第一條:品德。你好色不好德,光是第一條就否決了,後面的全白搭」

許允慫了。

拉扯掙紮結束,許允被阮姑娘收了。

畢竟是個書生,而且還講道理。

如果換上曹操,估計是拿出割須棄袍的勁狂奔。

事實證明,許允娶對了。

婚後,老公面臨的第一場危機來了,有人舉報許允任人唯親,培養私黨。

許允當時是負責人事的。

任人唯親事小,培養私黨事大,大到什麼地步?

大到歿罪的地步。

一家人嚇得不輕,其實,有沒有樹立私黨,這個很難量化,只要是你提拔的,都可以算作你的歿黨。

更何況,許允確實提拔了不少老鄉。

許家上上下下正在為難的時候,阮太赤腳跑出來,給了驚惶的老公一條錦囊妙計:

「明主可以理奪,難以情求。」

聰明的老闆,可以跟他講道理,爭論,卻難以求情。

言下之意就是:當今皇上聰明,你跟他講道理就是。

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阮姐姐的老公也是聰明人,立馬頓悟,于是去見當時的魏國皇帝:魏明帝曹叡。

曹叡聰明,是美女甄宓的兒子,連老奸巨猾的司馬懿看見他都發抖。

聰明皇帝質問許允:「幹嘛提拔的幹部大多是你老鄉?」

聽從老婆大人的囑咐,許允沒有跪地求饒,而是祭出孔子這張王炸:「舉爾所知」。

提拔你所了解的,其他的手下會跟著做。

不熟悉的我不敢提拔。

我提拔人的程式是嚴格遵守聖人創立的人事原則。

接下來,又拋出一句: 如果經過考核,我提拔的人不合格,我願意接受懲罰。

後面這一句是壓艙石,鎮得住場。

果然是聰明老闆,一句話就洞悉了情況,然後就連連說許愛卿無罪。

就在許允謝恩轉身要走的時候,他身上那不過幾百元一身的淘寶衣褲,刺激到曹叡了,于是龍顏大愧,說:「差點冤枉一位清官。」

于是又打發許清官綾羅綢緞。

不僅沒有治罪,反而得到獎賞。

除了打鐵還要自身硬,阮太的指導,起了關鍵作用。

這說明, 阮太對當時的朝政,對當時的皇帝,瞭若指掌。

神機妙算,女中諸葛也。

事實證明,許允娶對了。

一場虛驚,許先生回到家裡,家裡正在準備喪事,看到一個大活人回來了,家屬那失控的驚喜,大家可以腦補一下哈。

此時此刻,許允背後的主謀,那位阮姑娘,卻不驚不喜,風平浪靜,歲月靜好,煮了一碗熱氣騰騰的栗子粥,給驚魂未定的夫君端上來。

她知道,按照她的計策,夫君一定安然歸來。

此刻,接過香噴噴的栗子粥, 在許允的眼中,他的太太,阮家妹妹,一定是史上最美的姑娘。

一眼看穿司馬家族的深深用心卻阻止不了夫君的悲劇

什麼叫三國時代?

那必須是一浪過去,一浪又過來。

新的情況總是層出不窮,應了後來宋朝詩人楊萬里的那首詩:

「莫言下嶺便無難,賺得行人錯喜歡。正入萬山圍子裡,一山放出一山攔。」

以為登上了高山,克服了困難,不想到下山的時候,那些困難又復活了,出來圍困你。

許家又面臨一波風險。

西元249年,魏國權臣曹爽帶著小皇帝出洛陽城去祭祀高平陵,也就是曹叡的陵墓。

圖 | 源于《虎嘯龍吟》劇照

曹叡已歿,沒有人能鎮得住司馬懿了。

于是司馬懿發動政變,將曹爽的隊伍隔在了城外。

曹爽在猶豫,到底是回城,還是拉起人馬反抗。

桓范出城,力勸曹爽反抗,而且他又拿出自己的司農官印,保證可以調動糧草。

曹爽搖頭。

桓范哭罵:你就是頭蠢豬,辜負了你老爹曹真優秀的基因。

許允出城,勸曹爽投降,榮華富貴可保障。

曹爽答應了,繳械,投降。

這是許允向司馬集團獻上的忠誠。

可是一轉眼,曹爽被滅。

許允也不被信任。

然而, 此時的許允以為自己在曹家和司馬家之間遊刃有餘,八面玲瓏,可以高枕無憂。

周邊人也這麼認為。

只有一個例外。

那就是阮太。

阮太認為夫君的這種行為並不能換來司馬家族的認同,而恰恰這就是取禍之道。

于是,她寫了一封信規勸許允。

信的內容,已經飄散模糊在歷史的狂風暴雨之中。

只有風格還依稀記得:

「辭甚酸愴」。

言辭很心酸悲愴。

大概是說:親,你不要在兩個集團之間遊走,模棱兩可是很危險的。

許允把這封信輕輕放在一邊。

他對于魏國政治的認知,遠不如他的妻子。

許允幼稚到什麼地步呢?

西元251年,老狐狸司馬懿掛了,大概是在司馬懿的葬禮上,許允對同僚夏侯玄說:「老狐狸歿了,我們也該鬆口氣了。」

夏侯玄卻不以為然地歎口氣:「司馬伯伯至少是長輩,還會以看待晚輩的態度來對待我們,下手前要考慮一下,現在到他的兒子,都是我們的同輩,就不會有情面這回事了。」

許允不以為然。

西元254年,夏侯玄、李豐等人準備和司馬家開幹,動手之前,大清早送了一份檔到許允家。

許允接了,打開了,也看了,卻沉默了。

文件是一份假詔書,拉他起事,且封官許願的。

這為他埋下禍根。

他既想保存朋友,但又不想背叛司馬,不負朋友不負君,可能嗎?

司馬師、司馬昭知道他接了這份檔,也保持沉默。

但滅心,就在這裡留下了。

夏侯玄、李豐事變,失敗。

許允一路跑去朝廷,想表明自己的忠心;但到半路又猶豫了,覺得對不起朋友,又折回。

這一折回,是一大敗筆。

司馬師、司馬昭看在眼裡,滅機升起在心裡。

哪有前來效忠還半路跑回的?

三國紛爭,能尊重風骨,也容得下退隱,就是看不起曖昧。

魏晉重的是風度,許允終究敗在風度上,不爽快,磨嘰。

沒多久,朝廷聖旨下來,拜許允為鎮北將軍。

許允喜氣洋洋地向阮妹妹報喜。

阮家妹子卻眼淚漣漣,悲不能忍:「許郎,許郎,你此去凶多吉少,恐怕…………」

果不其然,忽然有人檢舉許允動用朝廷物資。

馬上治罪,流放。

其實這個檢舉早就準備好了,好讓大家覺得許允被治罪,和夏侯玄謀反事件無關。

許允上路了,阮太悲傷地在家裡等壞消息,她知道她的夫君將一去不復返。

阮太對魏國朝廷生態的認知,遠比她傻傻的老公高遠。

還是果不其然,許允歿在流放的路上,有人說是餓歿的,有人說是被司馬師派人滅掉的。

總之,非正常歿亡。

家裡人來報告許允歿亡的消息,阮太坐在織布機前,淡淡地說:「早知道會這樣的。」

多少悲傷,多少無奈,都憋在這也無風雨也無晴的一句話裡。

接下來的,阮太孤兒寡母咋辦?

一位淡定而堅強的母親 帶著家庭走過暴風驟雨

許允已歿,司馬師還是不放心。

因為許允還有兩個兒子:許奇,許猛。

此時的許奇和許猛,跟著媽媽,悲悲戚戚地住在父親的墳前,每天早晚去哭墳,一哭就是好幾年,風雨無阻,哭得左右鄉裡都心酸。

哭得朝廷文武百官也心酸。

于是司馬師派了鐘會去偵察情況。

鐘會,三國名將,後來有滅蜀之功,這一回是當探子。

他曾經試探過嵇康,嵇康不買賬,後來被幹掉。

在試探嵇康之前若干年,他奉司馬師之命去探望許允家屬。

司馬師的指示是: 如果兩個小孩才能出眾,那就順便除掉。

對這次會見,阮媽媽教給兩個孩子的應對措施是:該怎麼找著就怎麼著,想哭就哭,但如果鐘叔叔收住眼淚了,你們也要及時收住眼淚,控制節奏就行, 「不須極哀,會止便止。」朝廷的事情,半句也不要問。

阮太認定司馬師不會把這兩個孩子怎麼樣,因為他們的才華不及許爸爸,「汝等雖佳,才具不多」,才具者,才華和才能也。

鐘會來了,說起故人,就掉眼淚,兩個孩子也跟著掉眼淚;

鐘叔叔一停止掉眼淚,兩個孩子也恰如其分地收淚。

兩邊的演技都很自然,你希望我表演什麼我就表演什麼,絕不多出一步。

阮媽媽導演的劇本很好,鐘會回到司馬師那裡,彙報了情況,說:也就是兩個平庸的孩子。

司馬師忽然內疚起來,沒有繼續追究和追滅。

若干年後,許猛和許奇,一個是長史,一個是刺史。

一番血腥之後,經過這位賢良妻子和賢慧母親的調整,許家終于逃脫屠滅,擺脫下行趨勢,觸底反彈,往上走。

遙想那一個新婚之夜,當一臉嫌棄的許郎被醜醜的新娘緊緊拽著時,許郎可能不明白:

就是這位顏值讓人實在看不下去的姑娘,就是上天派來保護他,保護他家族的天使。

一位賢慧的妻子,一位睿智的母親,往往就是一個家庭的天使。

出現在我們周圍的某些親人,某些朋友,某些同學,很可能會招來你一臉的嫌惡,覺得他或者她和你的檔次不匹配,拉低了你的層次,殊不知,上蒼有時候就是以這樣的方式給你派發天使。

他們可能不會以很討人喜歡的面目出現,但是,他們是我們的天使。

如果遇到,請一定善待他們。

也只有善待周邊,才會遇到保護我們的天使。

許郎如果地下有知,一定會深情地唱起:

「春風化雨暖透我的心,一生眷顧無言地送贈。是你多麼溫馨的目光,教我堅毅望著前路。」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