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韓信慘遭呂后處決,他去世前撂下的狠話,為何讓劉邦脊背發涼

韓信慘遭呂后處決,他去世前撂下的狠話,為何讓劉邦脊背發涼
2022/11/01
2022/11/01

大家好,我是草莓醬船長,歡迎乘坐公主號,帶你遨遊知識的海洋。

公元前197年,漢高祖劉邦平叛歸來,他滿臉喜氣,得意洋洋,這一次他不僅平定了悍賊陳豨的動亂,還收獲了老婆送來的一個無與倫比的好消息——那個功高震主讓寢食難安的韓信,他終于歸天了。

這麼多年,劉邦一直想搞ㄙˇ韓信,但是韓信畢竟為他立下過汗馬功勞,軍中又有不少舊部,所以他一直不敢輕舉妄動,這一次老婆大大的給力,趁著韓信和陳豨勾結的功夫,直接派蕭何把他騙到宮里給砍了。

這一下劉邦總算是覺得自己屁股底下的龍椅安穩了,他渾身放松的躺在上面,閑閑的問呂后:「韓信ㄙˇ前有沒有什麼遺言啊?」

呂后就將韓信的遺言告訴了他,結果劉邦一聽就脊背發涼,大喊一聲:「烹了他!」

這是怎麼回事呢?韓信ㄙˇ前究竟撂下什麼狠話,把劉邦嚇成這樣呢?

落魄貴族,胯下之辱

韓信是淮陰人,自幼喪父,家里窮得叮當響,他看著母親的辛苦,本來想在當地某一個小吏的職業,可沒想到世道黑暗,像這種職務都是留給劉邦那種小地主階級家庭出生的孩子的,他這個「貧民」根本就沒有資格染指。

韓信氣得要ㄙˇ,只能在家里苦讀兵書,希望將來能夠憑借自己的才華獲得天下的一席之地。

不過在這個亂世中,貴族不貴族的都不好使,人要想活下去還是得要錢,可韓信最缺的就是錢啊,因為缺錢,他都沒法好好安葬含辛茹苦把他養大的母親,還是靠著鄰居們看不過去,給他湊點兒錢,他才能把母親下葬。

或許就是在這個時候,貧賤在韓信的心底刻下了永遠無法抹去的傷痕,他用鄰居施舍給他的錢把母親安葬在了一片高地上,這片高地極為的廣大,附近至少能住下萬戶人家,在古代,只有王公貴族才會這麼安葬家人。

安葬完母親以后,韓信身上已經一分錢都沒有了。為了生存他四處討吃,但是在那個時代,誰家的日子都不好過,韓信一個能吃的壯小伙兒,天天到人家白吃白喝,日子長了誰能受得了啊?

所以不久后,韓信的親朋好友都不堪其擾,但凡看到韓信前來都避之不及。

沒了好友家的飯,又沒有謀生之路。韓信每天只能支個桿子到河邊釣魚吃,但是他的釣魚技術并不是那麼高明,常常坐了一天都釣不到一條魚。

這一幕也被經常在河邊洗衣服的老婦人看到后,經常把自己帶來的飯分給他一些。在亂世之中,一個陌不相識的老婦人居然能給自己吃的,這讓韓信感動的痛哭流涕,并當場立誓以后只要他飛黃騰達了,一定會報答她。

不久后,韓信再次帶上自己的劍就出去闖蕩了,可惜當時世道太亂,到處黑社會橫行,淮陰的一個混混屠夫就看不慣韓信一個平民天天戴著只有王公貴族的劍到處亂跑,帶著一幫小弟就把他給攔住了。

「小子,你一天天背把劍,無所事事,我看你根本打不過我,有本事咱們兩比試比試,你贏了我向你賠禮道歉,輸了你就鉆我褲襠!」

看著屠夫牛高馬大,一副不肯善了的樣子,而自己也沒有打過他的可能,能屈能伸的韓信在起哄的眾人面前,鉆了「狗洞」。

于是,在平白遭受了胯下之辱后,在那個地方不大,但是信息卻如光速般傳達的地方,不堪忍受他人指指點點的韓信 ,再也忍受不住了。

屢次跳槽,終得伯樂

韓信首先去投奔的就是當時率著8000江東子弟過江的項梁,也就是項羽的叔叔,可是項梁自恃是楚國貴族,想搞壟斷企業,對韓信這種貧寒出身的人才十分的看不上,隨手就給他指了個不起眼的職位,讓韓信默默無聞的待了幾年。

韓信相當失望,但是頂頭老大這麼做,他又能怎麼辦呢?于是,心懷大志的韓信立刻跳槽到了劉邦部隊。

但是,奈何之前韓信轉屠夫胯下的故事傳得太廣,以至于劉邦這邊也聽到了這個消息,所以對于這個跳槽前來的小弟也并沒有什麼興趣,隨后打發他守倉庫了。

那時候管理倉庫不是什麼輕松地活計,幾萬人得口就這樣一袋一袋地放在倉庫里壓著,在太陽光照不到的最下邊,直接導致了糧食因此受潮受蛀,大量的浪費了。

對于這個情況,韓信很有自己的一套——推陳出新。

除了大大的降低糧食的損耗,而且士兵吃的糧食也好了很多。

察覺到這個情況的蕭何對于管理倉庫的人十分好奇,于是前去倉庫一探究竟,這不看不得了。人才!人才!這簡直就是蒙塵的明珠!

蕭何欣賞韓信的才能,自然不能讓他做個看倉庫的,于是幾次對著自己的發小劉邦舉薦韓信,可劉邦就是不聽,幾次三番過后,韓信就收拾了自己的簡歷,準備再次跳槽。

蕭何一看韓信要跑,急得扛起自己的大馬就追了兩天兩夜,這才把韓信給追了回來,這一次他算是看出來了,再不給這個跳槽狂魔合適的待遇,韓信跑路是遲早的事兒。

因為蕭何跟著韓信失蹤了兩天兩夜,劉邦也總算是意識到了韓信在蕭何眼中的重要性,于是就出了一個偏將軍的職位,想要穩住韓信,但是蕭何了解韓信這個人,他的心氣和才能一樣高,一個偏將軍是滿足不了他的。

劉邦被鬧得沒辦法,只能出了個大將軍的職位,還花了血本替韓信弄了個隆重的就任儀式,韓信這下是心也平了,氣也順了,在就任儀式上發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講話,準備就此跟著劉邦干了。

劉邦拜了韓信為大將軍之后,心里是七上八下的,他把韓信叫過來問:「你覺得我和項羽哪一個更好啊?」

對于這個送命話題,韓信表現出了極高的情商:「項羽婦人之仁還搞屠城,哪有您對下寬厚?放心,按我的想法來,項羽就是冢中枯骨,遲早要涼!」

劉邦被韓信畫的這塊大餅給哄得心花怒放,立刻就把兵權放給了他,讓他去打項羽。韓信早就被項羽這個不識貨的弄得滿心怨氣,如今有了回去打臉的機會,就跟打了雞血一樣的亢奮。

因為,早先在項羽那邊待過,韓信對項羽那邊的情況還是十分了解的,于是為了預防不測。韓信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隨后又使出了超能力,搞定了項羽身邊的一眾諸侯,一路打到了咸陽,成功占領了天下最重要的根據地。

韓信攻打了咸陽之后繼續東進,一路過五關斬六將,成功地打殘了天下半數的諸侯,劉邦一看韓信在這麼打下去,他手底下的兵哪知道自己是姓劉的?于是劉邦直接帶人沖到了韓信軍中,趁著他還沒睡醒的時候,把兵符一摸,帶著士兵自己去干項羽了。

可惜劉邦太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他是信心滿滿的去,哭哭啼啼的被困,項羽搞不過韓信這個一代兵仙,但是他吊打劉邦還是沒有問題的呀。劉邦弱小可憐又無助地被項羽的軍隊困在了滎陽,只能讓人快馬加鞭去向韓信求助。

可這個時候,韓信做出了一個遺禍無窮的舉動——挾功自立。

功高被害,悔恨難當

作為早年的落魄貴族,在韓信心里一直將「爵祿功名」當成自己畢生的追求,也正是因為如此,當劉邦的救命信送到韓信手上的時候,韓信想的第一件事不是怎麼救主公,而是分土地。

他張口表示「出兵不是不可以,但是在出兵之前,我們是不是先得解決一下齊國這片土地的歸屬權問題呢?我看這片地上到處造反,還是要個靠譜的齊王來鎮著,所以讓我先代理一下吧。」

這不是趁火打劫嗎?劉邦被氣得破口大罵,他身邊跟著他打天下的小伙伴,張良和蕭何趕緊在桌子底下踩了他的腳,讓他快閉嘴,這個時候他們都要求著韓信辦事兒呢。

劉邦一想到自己的小命立刻就變了口風:「當!就讓他當齊王!」

得償所愿的韓信披甲掛帥,ㄕㄚ得項羽的部隊片甲不留,這時懊悔自己看走眼的項羽,為了解決項羽這個勁敵,派人過去全項,并表示只要韓信愿意加入自己的隊伍,到時候天下權勢應有盡有。

勸降的人走了以后,韓信身邊的謀士蒯通也認為項羽說得十分有道理。

「我認為剛才那人說的并不是不可行,你看你跟著劉邦的這些年,他手里的大片天下,都是你打下來的,現在老百姓說起劉邦的軍隊,想得根本不是劉邦而是你,你看如果你要是接著跟著干下去,遲早會被劉邦砍頭。」

對于蒯通的話,韓信并不認同,并且在他看來,劉邦對自己有知遇之恩,自己并不想自立門戶。

「漢王,漢王,你口口聲聲說漢王如何如何,你且等著看好了,看你的好漢王到時候會不會像你說的那樣!」

蒯通氣得不行,但是作為自己輔助的對象,蒯通還是想要在試一試,可是每一次韓信都堅定地拒絕了。

這些年,蒯通跟在韓信身邊,看著韓信東征西戰,挾功自立,一件件事情壘起來,這里邊大大小小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韓信還有用,劉邦哪里還能容許韓信活到現在。

于是,心灰意冷的蒯通逐漸看透了韓信的本質,害怕自己也被坑進去,所以就裝瘋賣傻,改行做了巫師,從此和韓信說了再見。

果不其然,在蒯通走后,用兵如神的韓信一路所向披靡,幫劉邦平定了天下,可是這打天下的功勞還沒焐熱,后一秒劉邦就以謀反為由,一把捆了韓信。

這時,韓信再想到當初蒯通說的話已經為時已晚,古往今來飛鳥盡良弓藏,現如今劉邦的大敵一滅,真的像蒯通他們所說的那樣,劉邦開始清算了嗎。手里沒了兵權的韓信,成日只能在自己家像坐牢一樣郁郁寡歡。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劉邦找不到借口一舉砍了韓信這個心腹大患的時候,韓信曾經的老部下陳豨出了大事。

公元197年,被劉邦外放的陳豨因為涉嫌謀反,被一鍋端了。

這時,呂后一看,這機會不就來了嘛,于是為了試探蕭何,看看他這個伯樂對曾經的「千里馬」是什麼態度。于是,將陳豨造反等事情一并告知了蕭何,讓他拿主意。

作為劉邦謀臣中的人精,蕭何哪里不知道呂后什麼意思,盡管他欣賞韓信華,但是這并不代表,他要和韓信一起去ㄙˇ。所以,他和呂后一起謀劃了個局,把韓信騙進了宮。

韓信沒想到蕭何會對他下手,于是毫無防備的進了宮,結果被呂后早就埋伏好的刀斧手幾刀干掉,他在臨ㄙˇ前想起蒯通說的話,悲憤不已的道:「吾悔不聽蒯通之言,乃為兒女子所詐,豈非天哉!」

劉邦回來了之后得知這狠話,就打聽了一下蒯通是何方神圣,結果得知這人曾經輔佐過韓信,還勸韓信直接自立為王。想起當時的形勢,劉邦一身都是冷汗,這天下還沒安定呢,就有那麼多人想要還朕的天下,于是他立刻派人抓來了蒯通:「把他給我活煮了。」

沒想到蒯通大聲喊冤:「在其位,謀其事,要是早知道您的話,我才不給他辦事兒呢!」

這話哄得劉邦花怒放,覺得十分有道理,再加上韓信早就ㄙˇ了,蒯通一個沒權沒勢的也掀不起什麼大浪,于是就擺擺手放他走了,蒯通總算是撿回了一條命,而不聽他話的韓信這個時候已經在地府報到了。

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韓信雖然是個用兵的天才,但是他情商卻不高,他既然已經趁火打劫,讓劉邦起了ㄕㄚ心,就應該一不做二不休,聽從蒯通的話先下手為強。

可惜他猶疑不定失去了這個大好時機,最后只能淪為劉邦砧板上的魚肉,在ㄙˇ前大發感嘆,這又有什麼用呢?

悠悠歷史,浩蕩千年。數不盡風流人物,說不盡傳奇故事。寥寥幾千字,說不盡愛恨情仇,但求拋磚引玉,為歷史增光添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