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明史】宋太祖杯酒釋兵權能夠成功,朱元璋卻不能成功,這是為什麼?

【明史】宋太祖杯酒釋兵權能夠成功,朱元璋卻不能成功,這是為什麼?
2022/02/05
2022/02/05

朱元璋沒有條件「杯酒釋兵權」,也看不上「杯酒釋兵權」。

他曾想給功臣們更好的待遇、結局,但隨著形勢的發展,朱元璋最後成了誅滅功臣最狠的一個。

朱元璋的初心:看不上「杯酒釋兵權」

開國之前,朱元璋與侍臣的對話中,談論起古代帝王。

他表示,漢高祖劉邦很不錯,但「內多猜忌,誅夷功臣」,氣量不行。

相比之下,唐太宗李世民能善待功臣,「及大業既定,卒皆保全」,這點幹得比劉邦強。

看來,對于白手起家,以一介和尚打下天下的朱元璋來說,他有足夠的信心將對比目標放在漢高祖、唐太宗身上,至于宋太祖趙匡胤嘛,功業稍遜!

朱元璋看不上「杯酒釋兵權」,是有道理的。

所謂「杯酒釋兵權」,本質是讓功臣提前功成身退,作富家翁。

身家富貴可保,但再不能建功立業了。

在趙匡胤之前,漢光武帝劉秀也是類似的操作方法。

劉秀也是取消了功臣的實權,雖然地位尊崇,但遠離權力,作一個豪強地主。

在朱元璋看來, 功臣們既然都是有才能的人,為何要把他們束到一邊呢?

相比之下, 唐太宗手下的功臣,不僅能保全身家性命,還能繼續為大唐建功立業,這才是雄心勃勃的朱元璋所想要效仿的

而嚴峻的形勢,又使朱元璋沒得選,不可能「杯酒釋兵權」。

沒有條件「杯酒釋兵權」

趙匡胤能夠從容「杯酒釋兵權」,是因為形勢允許。

趙匡胤登基時,天下還沒有平定,南唐、後蜀、北漢、吳越等政權仍然割據一方。

然而,經過後周世宗的打擊,這些割據勢力都已只能自保,苟延殘喘,並不構成實際威脅。

是戰是和?何時打?一切由宋說了算。

這就給了趙匡胤「杯酒釋兵權」,從容調整的時間。

所以,在平定了後周歿忠勢力的叛亂後,趙匡胤可以從容「杯酒釋兵權」。

然而,大明初立時,形勢卻迥然不同。

元政府並沒有被消滅,他們逃到了草原,仍然宣稱自己是天下之主,並時刻進行反撲。

元順帝一逃出大都,短短時間內就組織了數次十萬規模以上的反撲。

此外,東北、西北、西南等地,依然有大片地區為北元朝廷所統治,各擁兵數十萬。

大明與北元之間,沒有任何「和」的餘地。

而朱元璋以兩宋「委曲求全」為戒,也絕不願通過割讓利益來換取和平!(有明一代都是如此)

因此,朱元璋作天子的三十年間,雙方你來我往,戰事不休,無歲不戰。

朱元璋自然必須要依賴「老兄弟」們繼續領軍作戰!

然而,形勢的發展,使朱元璋一直沒有讓大將放下軍權的機會。

1372年,徐達、李文忠、馮勝,各率5萬精騎北伐,結果遭遇大敗。

這表明: 大明像當初李世民一樣一舉徹底掃清大漠已不現實,戰事將長期綿延下去!

因此,朱元璋必須長時間讓名將們領軍了。

治國思想,使朱元璋被迫「修改承諾」

朱元璋初為天子時,是有心要厚待功臣的。

洪武三年,朱元璋大封開國功臣,一口氣封了六公二十八侯。

除了賜爵賜田外,朱元璋還特意制了「鐵券」,「鐵券丹書,誓諸白水,河帶山礪,授及苗裔」,承諾給與功臣及其子孫可以「免歿」若干次(次數各有不等),永保富貴。

然而,打天下時的英雄好漢,未必是坐天下時的守法良紳。

免罪鐵券,成了一些功臣及其家人的護身符,他們利用特權,作威作福,目無法紀。

薛顯妄誅滅胥吏等人,為了搶奪牲口,直接誅滅掉了千戶吳富;

郭英「擅誅滅男女五人」,隨意屠戮平民···

朱元璋的治國思想,是以猛治國。

他認為, 元政失之于寬,導致豪強酷吏魚肉鄉裡,殘害人民,非以猛治不可

然而,這些功臣子弟,利用特權,成了最典型的豪強酷吏,嚴重影響了朱元璋的治國。

無奈之下,朱元璋只得修改了承諾。

洪武六年,朱元璋作鐵榜,對功臣進行了約束。

他明確表示: 跋扈之臣,即便有功,數作過惡,累有不埈,他也「不得已而誅戮之」!

如此,朱元璋的承諾,做出了修改,「不得已而誅戮之」,為誅滅功臣開了一個口子。

當然,真正因為一般的違法亂紀被誅滅的功臣不多,功臣們,還是主要倒在了權力問題上。

統治經驗缺失,挖下大坑

趙匡胤參加過兩次兵變。

早年, 他以軍官的身份,給郭威「黃袍加身」,後來,他自己「黃袍加身」。

而趙匡胤身邊的趙光義、趙普等人,也早在後周作官,也參與了政變。

豐富的政變經驗, 使他對防范失權很早就有充分的認識。

後周直接繼承了後漢的官僚結構,宋又直接繼承了後周的官僚結構,因此,趙匡胤一上位, 就有了相對成熟的官僚結構,趙匡胤只需進行調整即可。

所以,趙宋從立國之初,其統治就是比較成熟的。

宋太祖初以後周留下的三相為相,後又以趙普為相,但加上薛居正、呂餘慶參知政事,既用其才,又防范宰相權勢過大。

因此,趙匡胤時期的君相關係一直比較穩定,沒有引發「大案」的必要。

朱元璋就不同了。

朱元璋自己是和尚出身,造反起家,而他身邊的重要人物也都和他差不多,沒有統治經驗。

所以,朱元璋統治初期,經驗不足,出現了難以長期維持穩定的結構問題。

不久, 胡惟庸成為「獨相」,一人操持了相權

當時,宰相在六部之上,六部與天子之間隔了一個胡惟庸。

尤其是至關重要的兵部, 要向胡惟庸彙報,因此,胡惟庸得以利用「獨相」之位,拉攏將領,培植了自己的勢力

顯然,胡惟庸集團,已經成為威脅大明的心腹之患,必須除掉了。

除掉胡惟庸集團,牽連3萬餘人,數位公侯坐案而歿。

此後,朱元璋廢除宰相制度,完善了集權統治。

其實, 即便不廢除宰相制度,朱元璋早先防范于未然,不使胡惟庸獨相,或不以喜攬權的胡惟庸為相,是不會挖出這麼大一個坑,也不會牽連如此多功臣的。

還是那句話,朱元璋的集權,是在「試錯」中逐步成熟起來的,而成熟的代價,就是腥風血雨地「割韭菜」!

「拔刺」

天子誅誅滅功臣,很多時候是為後代「拔刺」。

即便是被朱元璋所推崇的,善待功臣的楷模李世民,在去世前也曾出了個誅滅氣騰騰的題:

現在外放李勣,如果李勣馬上走,讓高宗再重用他,如果李勣「徘徊觀望」,「立誅滅之」!

不管「燭影斧聲」,趙匡胤為其弟所弑是否為真,趙匡胤去世時才50歲,此前身體一直很好,還未來得及「拔刺」。

朱元璋就不同了,他40歲登基,當了30年皇帝,活到了70歲,有相當長的時間考慮接班問題。

朱元璋的宗法觀念極強,因此,他執著地按照宗法安排傳承,並將其寫入《祖訓》。

所以,儘管朱元璋有像燕王朱棣這樣牛逼的兒子, 但他仍然執著地選擇嫡長子、嫡長孫繼承。

嫡長子朱標,早早被立為太子,準備接班。

然而,在朱元璋看來,朱標性情仁懦,鎮不住悍將。

為此,朱元璋對後事做了一個設想:以嫡長子朱標即位,以朱棣等藩王從外性將領中接過軍權,「屏藩王室」。

如此,那些太子,藩王們鎮不住的將領,都要被拔刺了!

洪武二十三年,32歲的晉王、30歲的燕王,分別統兵北伐,大勝!

顯然,諸子已經能夠承擔起國防任務,對在軍中影響較大的功臣宿將動手的時候到了!

一年之內,誅誅滅、歿後追究的公侯共22人!

包括首席功臣李善長在內的一眾功臣,被「拔刺」了。

洪武二十五年,太子朱標去世了!

依照宗法,朱元璋要立長孫朱允炆為接班人。

然而,這一變化, 使一些原本要留給朱標用的老人也進入了「黑名單」。

旋即,發生了「藍玉案」。

二萬人被誅滅,包括二公、十二侯、二伯。

朱元璋初時看不起「杯酒釋兵權」,以為可以既保全功臣的富貴,又發揮功臣們的才幹。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

《明史》所載的功臣69人,明確記載,被朱元璋賜歿者32人。

這個比例,遠遠超過了被當初被朱元璋指摘的漢高祖劉邦,成了「誅滅功臣」的冠軍。

之所以如此,除了「以猛治國」的理念及「春秋高,多猜忌」的性格特點外,更主要的, 還是因為一個大明一直走不出的矛盾。

大明以兩宋「委曲求全」為戒,不求和,對外態度強硬, 但又無法像初唐一樣一舉掃清大漠,因此,戰事久拖不決,需要功臣宿將長期帶兵,不可能「杯酒釋兵權」。

然而,大將久領軍,君王有軍權旁落之憂,更有後世鎮不住悍將之慮,勢必不能不能容許長期帶兵的宿將存在。

朱元璋找到的解決方法是藩王領兵,既保證國防所需,又防止軍權龐落。

然而, 朱元璋去世不久,靖難之役起,朱棣把侄子趕下皇位,這或許是朱元璋無論如何想不到的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