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寇准:如此性格之人,能力再強人品再好,也很難積累福報

寇准:如此性格之人,能力再強人品再好,也很難積累福報
2022/02/05
2022/02/05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在家喻戶曉的楊家將故事中,有這樣一位名臣。

他機智,善良,剛正不阿。

然而歷史中的他,卻堪稱兩宋時期最有爭議的大臣之一。

他不到三十就進入最高決策層,卻幾度罷相,數遭貶謫。

而幾乎每次受挫,都和他的性格有關。

他,就是寇准。

今天,我們一起看看寇准的性格是如何影響他一生的。

剛正耿直,成股肱之才

寇准天資聰明,19歲就高中進士。

按說這是令人興奮的大事,但當時的宋太宗喜歡老成持重的人,對 「年少者,往往罷去」

這可怎麼辦呢?

有人就給寇准出主意,說你把年齡改大不就可以了嗎?

誰知寇准眼睛一蹬,說道:

「(寇)准方進取,可欺君耶?」

這話傳到宋太宗那裡,他對寇准就有了些不同的期待。

宋太宗先後讓寇准擔任大理評事,歸州巴東、成安知縣。

按照規定,知縣的任期是三年,但寇准做知縣的第二年,就被宋太宗借調出來了。

當時的黨項族在邊境不斷挑釁宋朝,宋太宗急需一個不徇私舞弊、不怕苦的人,來押送軍糧。

結果寇准不但出色地完成了任務,還順便考察軍情,回去完成了一篇《禦戎策》。

這篇針對邊疆軍事問題的文章,讓宋太宗更加相信自己沒看錯寇准。

于是讓寇准提前結束知縣任期,升任鄆州通判。

寇准上任前,照例要向皇上辭行。

但宋太宗突然不捨得讓寇准走了,竟直接讓寇准留在了中央的三司。

這時的寇准,有了更多接觸太宗的機會,也讓太宗多次見識到了他的耿直。

有一次,宋太宗實在是不想聽他的意見,氣呼呼地站起來,轉身要走。

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只能幹著急。

可是寇准直接拽住了宋太宗的衣服,硬是把宋太宗拉回了座椅上。

事後宋太宗不但沒怪他,反而說:

「寇准就是唐朝的魏徵啊!」

後來又發生了一件事,讓太宗對寇准更加倚重。

淳化初年(990年),朝廷查處了兩起官員受賄案。

一位是祖吉,一位是王淮。

祖吉被處以極刑,而和他類似的王淮,只受到了打二十大板和降級的處分。

這區區二十大板,還是在自家裡由自家人打的;被降級不久,很快官復原職。

這一切,都是因為王淮之兄——參知政事(副宰相)王沔(miǎn)的包庇。

一時間朝野譁然,但沒有一個人敢向皇帝揭發。

第二年春,大旱。

在古代,極端天氣等天災一般被認為是對人禍的警示。

于是宋太宗召集近臣,詢問政務有無失誤。

大多數人都說,大旱是天數,跟政務沒有關係。

寇准卻說旱災是因為朝廷刑罰不公。

一聽這話,宋太宗當時就火了,起身走了。

這一次,寇准沒有拽住太宗的衣服。

但太宗自己卻覺得不安,終究還是把寇准叫去,問他到底怎麼不公平。

寇准讓太宗把王沔叫來,然後把祖吉和王淮的事說了一遍,還反問了一句:

「如果這不是不公平,那是什麼?」

太宗問王沔有沒有這回事,王沔汗如雨下,不停地磕頭謝罪。

這件事讓太宗意識到寇准才是真正可用的人,于是讓寇准做了樞密副使,正式進入最高決策領導層。

這時,寇准還不到30 周歲。三年後,他又升任宰相。

然而,這尚不是寇准人生的高光時刻。

而伴隨著高光時刻的到來,他的性格弱點也逐漸暴露。

寇准

鐵血擔當,立百年之功

太宗把皇位傳給了真宗,真宗即位不久,就遭遇了一次國難。

景德元年(1004年)九月,遼國糾集20萬兵馬南下,前鋒直抵澶州城下。

一夜之間,五封報急文書飛達京城,但都被時任宰相的寇准留下了。

第二天,宋真宗從別的大臣那裡知道消息時,差點嚇破了膽。

他忙去質問寇准,卻見寇准正優哉遊哉地喝著酒。

面對真宗的怒氣,寇准不緊不慢地說:

「若陛下禦駕親征,五天之內,此事必了。」

禦駕親征?宋真宗是一百個不願意。

有些大臣也不願意,而是主張逃跑避禍。

寇准只得說:

「我們可出奇制勝,也可以逸待勞,總之勝券在握。」

真宗這才勉勉強強打起精神,決定親征。

但是到了黃河南岸,他又不想走了。

寇准不得不告訴真宗:

「今一旦棄去,(社稷)非復陛下所有!」

但真宗還是下不了前進的決心。

寇准急忙拉來武將高瓊,說:

「陛下不以臣言為然,何不問高瓊?」

高瓊立即接話:「寇大人所言極是。」

寇准又加了一句:「機不可失,得趕緊走啊。」

高瓊于是指揮真宗的衛士前進,幾乎是和寇准一起把真宗逼過了黃河。

事情果如寇准所料,宋朝士兵一見皇旗招展,立刻歡聲雷動,士氣大振。

而遼國那邊,當時就被嚇得隊伍都站不齊了。

更讓遼國沒想到的是,他們的統帥被士氣高漲的宋軍一箭射歿了。

于是遼軍悄悄送來了請和文書。

寇准認為形勢對宋軍有利,自然不同意議和。

但真宗認為,只要能讓關南領土重回大宋,別說講和,就算是大宋給遼國錢財也行。

至于給多少,真宗對大使曹利用說:

「百萬以下皆可。」

寇准本想堅持抗戰,但這時有人向真宗告他擁兵專權,寇准只好同意真宗的想法。

不過,寇准對議和金額可不肯放鬆。

他第一時間截下曹利用,威脅道:

「不得超過三十萬,一旦超過,必*了你。」

曹利用嚇得兩腿哆嗦,連連點頭。

好在曹利用沒有辜負寇准的期待,果然以三十萬成交。

這次議和,就是史上有名的 「澶淵之盟」

每年三十萬的歲幣,比起對遼軍費的開支,不過是「百之一二」。

所以,當時和後世的人對澶淵之盟基本持肯定態度。

然而,功高一時、利在千秋的寇准,可能並沒有想到,他人生的轉折早已埋下伏筆。

他的知情不報、專權固執,他對真宗的強硬態度,讓真宗對他心存芥蒂。

這些芥蒂, 在往後的和平年代裡,逐步醞釀、爆發,終于導致了寇准政治生涯乃至生命的終結。

宋真宗

專斷自大,終誤人誤己

澶淵之盟讓寇准的聲望達到了極點,也讓宋真宗對他信任有加,以至于寇准下朝時,真宗都會目送他。

這讓當時主張避禍的大臣之一王欽若嫉恨不已。

他對真宗說:

「澶淵之盟實際上是寇准以*博的心態孤注一擲,多危險啊!」

真宗沉默了,這讓他想起議和之前寇准那些讓人不舒服的作為。

仔細一琢磨,寇准的毛病還真不少,其中最讓真宗難以容忍的是他的專斷。

早在真宗的父親宋太宗在任時,寇准專權就已經引起了強烈不滿。

那時,寇准在中書門下省任參知政事,也就是副宰相。

為了讓自己看中的人早日掌權,他經常不顧正常的考核程式,破格提拔人才。

客觀一點說,寇准提拔的人大部分都不錯,但對抗制度肯定是不合適的。

另外,寇准不提拔的那些人,並不是考核不合格,而是和寇准有私怨。

就算這些人正常升遷上來,他也要打壓。

有一次,寇准歷來討厭的馮拯升任虞部員外郎,居馮拯之下的彭惟節升任屯田員外郎。

按慣例,在奏章上進行官銜排列時,馮拯應在彭惟節之上。

但寇准卻十分生氣,非說馮拯這麼做沒有明確的法律支持。

憤怒的馮拯于是密奏宋太宗:

「寇准以私怨專門打壓微臣。朝廷之事都是他說了算,作威作福,一向如此。」

廣東轉運使康戩也向宋太宗上書,說當時的重臣呂端、李昌齡等都聽寇准的。

這些話就像是往宋太宗心上紮了一針。

加上那些嫉恨寇准的人不停地進讒言,寇准漸漸被排擠出去了。

幸虧宰相王旦等人時常為寇准說好話,寇准58歲時又被召回為相。

這時的真宗已到了晚年,得了中風,政事把持在與寇准不和的劉太后手中。

寇准想辦法得到真宗首肯後,和其他大臣密謀除掉支持劉太后的奸臣。

但計畫不慎洩露,劉太后先下手為強,連貶寇准。

四年後,寇准歿于貶所。

寇准的一生,剛正不阿、勇敢擔當,為江山社稷立下了百年之功。

然而他不明白,再剛直的人也不能獨斷專行,再有能力的人也要聽聽他人的意見。

原本平步青雲,官運亨通的人,卻因為專斷自大,葬送了政治生涯,乃至身家性命。

可惜可歎!

參考文獻:

1.《宋史•卷二百八十一•列傳第四十•寇准傳》

2.《續資治通鑒長編》

3.《邵氏聞見錄》

4.《涑水紀聞》

5.《寇萊公遺事》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