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水滸傳》: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水滸傳》: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2022/07/04
2022/07/04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在《水滸傳》中,有這樣一句話:

「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因緣際會下,108位好漢相聚梁山,共同扛起了「替天行道」的大旗。

世人羨慕他們的快意恩仇,更向往他們之間的情深義重。

不過,《水滸傳》中可不只有情深義重的兄弟情義,還有許多人心險惡的鬼蜮伎倆。

翻遍《水滸傳》,這幾種人,千萬不可深交。

投機之人

在水滸傳中,軍師吳用是一個典型的投機分子。

吳用本是一個不起眼的教書匠,既無功名,也無大的才學。

既然什麼都沒有,那便圖個富貴吧。

當他聽到關于生辰綱的消息時,便協助晁蓋劫取了生辰綱。

怎奈財寶雖然到手,但卻遭到官府的通緝,為了躲避官府追捕,吳用等人只好躲上了梁山。

在火并王倫后,晁蓋坐上了梁山的第一把交椅,吳用也憑著自己和晁蓋的親密關系,成了山寨的二當家。

眾人都以為他算得上是晁蓋的親信,卻不曾想,當心機更深的宋江來到梁山后,吳用竟漸漸倒向了宋江。

宋江外出征戰時,吳用為他出謀劃策;宋江退位讓賢時,吳用為他百般籌謀;當宋江想要接受招安時,吳用更是一力促成其事,竟完全忘記了晁蓋臨終前的囑托。

從晁蓋到宋江,吳用都穩坐梁山軍師的位置,與其說他智謀過人,倒不如說他善于投機,真不愧是「天機星」。

但也正是他的一味投機,斷送了梁山眾多好漢的性命,成了宋江手下的頭號幫兇。

《菜根譚》說:「智械機巧,不知者為高,知之而不用者為尤高。」

投機取巧雖能贏得一時之利,但終究難得善終。

尤其是以友情為代價的投機,不僅會讓你輸掉財富,更會輸掉人品。

須知,友情不是你謀取私利的跳板,而是你本應守護的基石。

人生不易,知己難尋,與人交往需要的是投資經營,而非投機取巧。

虛偽之人

施恩,綽號「金眼彪」。

人如其名,施恩眼里只有錢,為了達到目的,巧言令色,虛偽得緊。

施恩是安平寨管營之子,也算得上是個「官二代」。

在武松被發配到安平寨之時,施恩對他好生敬佩,不僅免去了武松的一百ㄕㄚ威棒,還好生款待了武松幾個月。

施恩的種種客氣表現,讓武松很不好意思,心中想著今后一定要回報他的恩情。

施恩以小管營身份,熱情招待一個囚犯,看上去是敬重豪杰,實則另有所圖。

原本施恩于快活林中開了一家ㄐ丨ㄡˇ店,但卻被蔣門神霸占了去,而這蔣門神又是施恩父親頂頭上司的手下。

打也打不過,拼后台也拼不過,施恩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直到武松的出現,讓他有了重奪快活林的希望,于是他萌生了利用武松、奪取故產的念頭。

這才有了對武松鞍前馬后、照顧備至的戲碼。

武松本是豪爽之人,哪里知道施恩的小心思。本來,施恩是有事相求武松,如今反變成武松欠他一個人情。

后來,當施恩將其中原委一一說來時,武松二話沒說,醉打蔣門神,幫施恩重奪快活林。

快活林倒是重回施恩手中了,但武松卻因此惹上了大麻煩,險些喪命飛云浦。

泰戈爾曾說:「虛偽的真誠,比魔鬼更可怕。」

言不由衷的虛偽,是對真情最大的辜負。

朋友之間交往,應多一份真誠,少一些功利,唯有如此,你才能贏得別人的真心。

狹隘之人

王倫,梁山的第一代主人,江湖人稱「白衣秀士」。

在柴進的資助下,王倫到梁山落草為寇,并成為了一山之主。

本來,他的日子是很逍遙自在的,幾個兄弟又對他十分擁護,且沒有任何威脅。

但自打林沖上了梁山,王倫的日子便一天不如一天了。

這倒不是說林沖有多蠻橫,而是王倫自己心胸狹隘,最后自己把自己害ㄙˇ了。

正因為王倫本人「沒十分本事」,所以他心里一直認為武功高強的林沖會對自己不利。

于是,對走投無路的林沖,王倫是百般刁難。

他對林沖說:「你若有心入伙時,把一個投名狀來。」

所謂「投名狀」,就是叫林沖下山去ㄕㄚ一個人,將頭獻納,說明他是真心要當強盜。

之后,他更是百般理由,多次為難林沖。

至此,林沖算是認清了王倫的嘴臉——看似寬宏大量,其實小肚雞腸。

尤其是當晁蓋等人上梁山時,王倫更是心里打鼓不停,對晁蓋等人說道:「只恨敝山小寨是一洼之水,如何安得許多真龍?聊備些小薄禮,萬望笑留,煩投大寨歇馬。」

王倫的心胸狹隘,徹底激怒了之前備受冷落的林沖,最終手起刀落,梁山自此易主。

王倫本是一介書生,雖然有做老大的想法,但卻沒有做老大的胸襟。

德不配位,必有災殃,王倫最終還是毀在了自己手里。

《論語》有言:「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與人相交,當心存大度,以狹隘之心對人,終歸是局限了自己。

量大福也大,機深禍亦深。

只有寬容大度,才能與人長久相處;只有胸襟寬廣,才能讓人心服口服。

頑固之人

宋江原是一刀筆小吏,但卻有雄心壯志,「他時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便是他的內心寫照。

當然,宋江并不是想學黃巢推翻朝廷,而是貫徹「忠君護國」的主張,走招安路線,而且還一條路走到黑。

宋江在上梁山以前,就對武松說:「兄弟,你如得朝廷招安,便可攛掇魯智深、楊志投降了。

一槍一刀,博得個封妻蔭子,久后青史上留得一個好名,也不枉了為人一世。」

可見,宋江對招安的渴望由來已久。

后來,就在梁山大聚義那天,宋江將自己對招安的執念寫在曲中,并讓樂和唱了出來:「望天王降詔早招安,心方足」。

此言一出,在梁山激起了一片反對聲。

武松大聲說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們的心。」

但這絲毫沒有動搖宋江主張招安的決心,他固執地認為,只有被朝廷認可、冊封為官,才是人生光明大道,其他門路都不是正途。

最后,宋江得償所愿,帶領眾兄弟做了朝廷的官,可到頭來還是被朝廷所利用,一場征戰下來,眾兄弟損失殆盡。

但宋江仍毫無悔意,直到臨ㄙˇ前,他還一再表白朝廷:

「我為人一世,只主張忠義二字,不肯半點欺心。寧可朝廷負我,我忠心不負朝廷!」

由于他的固執己見,原本風生水起的梁山變得冷冷清清。

《宋史》有言:「固執己見,動失人心。」

固執一點,是堅持;固執太多,是無知。

固執的人,總是把萬事萬物局限在自己的認知里,還錯把固執當作堅持。

殊不知,正是自己的固執己見,關閉了與人交往的大門。

固執并不可怕,關鍵是要走出自己的認知局限。當你與別人爭執時,不妨提醒自己:

也許你的固執里,藏著低水平的認知。

自私之人

人固有一ㄙˇ,若是可以「ㄙˇ多次」的話,那陸謙大概可以ㄙˇ個七八次了。

陸謙是林沖同鄉的好友,落難之際,幸逢林沖出手相助,才得以有了安身之處,最終和林沖結為兄弟知己。

林沖也一直把陸謙當知己,然而對陸謙而言,林沖只是他人脈中的一環,僅此而已。

所以,當高衙內派人找到陸謙,讓他設計林沖的時候,他毫不遲疑地說:「只要小衙內歡喜,卻顧不得朋友交情。」

陸謙為了得到高衙內的青睞,竟完全不顧兄弟情義。

騙林沖吃ㄐ丨ㄡˇ,為高衙內創造調戲林夫人條件的是他;賺林沖買寶刀、誤入白虎堂的是他;收買董超、薛霸,半道害林沖的是他;火燒大軍草料場,必置林沖于ㄙˇ地的還是他。

火燒草料場時,陸謙不僅要燒ㄙˇ林沖,還想拾得他一兩塊骨頭回京,到太尉和衙內跟前邀功求賞。

被林沖撞破時,陸謙還狡辯道:「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來。」

雖說高衙內是陸謙惹不起的權貴,但這也并不是他陷害林沖的理由。

在他選擇依附權貴、出賣朋友的那一刻,就暴露了他自私自利的本性。

最終,陸謙做了林沖的刀下鬼。

《[呻·吟]語》有言:「人一生大罪過,只在‘自是自私’四字。」

做人,太過自私,便容易喪了人性,丟了人情。

為自己考慮本無可厚非,但若為了利益而傷害朋友,那便是最大的得不償失。

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

做人正直一點,學會換位思考,這樣才能有個好人緣。

一部《水滸傳》寫盡了英雄們的義薄云天,也寫盡了兄弟間的恩怨情仇。

唐太宗《百字箴》有言:「交有德之朋,絕無義之友。」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在交友中,我們應盡量避開以上這五種人,同時,我們也不能讓自己變成這五種人。

與人相交,當恪守一份忠誠,心存一份真誠,心存一份曠達,抱持一份開明,懷擁一份慷慨。

以道相交同甘苦,以誠相交見肝膽。

最后,愿你所遇所交,皆是值得之人。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