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朱元璋封賞功臣,功臣:我有一個毛病不能做大官,朱皇帝聽后大笑

朱元璋封賞功臣,功臣:我有一個毛病不能做大官,朱皇帝聽后大笑
2022/10/03
2022/10/03

現在的娛樂圈習慣用「男神收割機」、「女神收割機」這樣的名詞來形容某演員與其他明星合作之多,以及大部分合作對象都是俊男美女這個現象,不過「收割機」這個詞匯在刨除掉衍生含義后,倒給人一種頗為兇險的感覺, 總讓人想起糧食一面一面被無情收割的場景。

從這個角度而言,朱元璋大概稱得上「開國功臣收割機」,當然不單是指朱元璋手下能人濟濟,更多是指真「收割」。

而且是掉腦袋那種,據說到了什麼程度呢?當時官員在上朝之前都得跟家人交代一遍后事,等到下班回家合家歡慶,因為今天又多活了一天。

不過也不是沒有幸運兒能夠在洪武朝頻繁的血腥清洗下活下來,譬如湯和、耿炳文、沐英等人,而在這些人的行列中,還有一個叫郭德成的人,經歷最是傳奇。

洪武年間大清洗的幸存者

其實ㄕㄚ功臣這事真不算如何新鮮,很多皇帝都有這愛好,建功立業的時候叫人家「小甜甜」,創業成功后立馬叫人家「牛夫人」,這類過河拆橋的事實在不要太多,譬如越王勾踐ㄕㄚ文種、隋文帝楊堅ㄕㄚ虞慶則、史萬歲、宋高宗趙構ㄕㄚ岳飛等。

當然也有些人是自己「找ㄙˇ」,譬如被南朝陳文帝誅ㄕㄚ的侯安都恃功自傲、僭越行事,唐代位列凌煙閣的侯君集參與謀反,被唐太宗誅ㄕㄚ等, 總有些人一朝成名「滿天飄」,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不過總的來看,雖然ㄕㄚ功臣這件事一直史不絕書,但皇帝們一直都是零星而為、重點針對,很少出現大規模的功臣滅絕行動,唯二例外的要數漢高祖劉邦和明太祖朱元璋。

兩人ㄕㄚ起功臣來毫不眨眼,其中朱元璋比起劉邦來要更勝一籌。

畢竟漢高祖的屠刀大都只對準依靠軍功起家的異姓王以及各路異己,像蕭何、曹參、張良、樊噲這些人最終都活了下來,而朱元璋就沒有這麼好說話了,據說因為胡藍黨案,三十四家開國功臣就被ㄕㄚ了二十三家,朱元璋顯然不知道心慈手軟這四個字咋寫。

不過漏網之魚還是有一些的,「魚塘主」朱元璋還是放了一些「魚」逃生的,咱們可以詳細扒一扒,先從官大的來,首先是兩位國公爺:魏國公徐達和曹國公李文忠。

這兩位國公爺都得了善終,其中徐達有傳言說他是被朱元璋燒鵝賜ㄙˇ的,不過說了是傳言,沒什麼明確的證據。

而曹國公李文忠則是朱元璋的親外甥,有一段時間還跟著朱元璋一起姓朱,這里補上一句徐達跟朱元璋也是親戚,兒女親家。

除了這兩位國公爺之外,還有三位國公情況比較特殊,其中衛國公鄧愈、常遇春ㄙˇ得都早,兩人都沒趕上朱元璋大ㄕㄚ功臣的時期。

其中常玉春之子常茂受封鄭國公,與鄧愈的后代都收到朱元璋不同的罪名,被清算治罪。

而信國公湯和并不是最初受封的六公爵,而是后來因功晉封的,這位見機的又早又快,早在朱元璋還沒發跡之前,他就對朱元璋伏低做小,朱元璋當了皇帝后,他于洪武二十二年就腳底抹油跑回老家養老,算是比較完美地躲過了朱元璋的屠刀。

除此之外西平侯沐英、江陰侯吳良、安陸侯吳復、長興侯耿炳文、武定侯郭英、蘄春侯康鐸、鳳翔侯張龍、東川侯胡海、淮安侯華云龍、濟寧侯顧時、臨江侯陳德、鞏昌侯郭興、六安侯王志、營陽侯楊璟靖海侯吳禎、安慶侯仇成、東平侯韓政、汝南侯梅思祖等都得以在朱元璋手下逃過一命。

這看起來也挺多,但問題是兩大牽連勛貴最多的大案胡惟庸案和藍玉案分別發生在洪武十三年(洪武二十三年又秋后算賬了一次)、洪武二十六年,

大多數沒被朱元璋直接整ㄙˇ的功臣大多都ㄙˇ得早,在洪武二十六年之前沒勞朱元璋動手,就自己駕鶴西去了,要是再多活幾年啥結局還真不好說。

況且有些開國勛貴自己倒是得了個壽終正寢,但子孫們卻沒在朱元璋手底下落得個好,譬如濟寧侯顧時、安慶侯仇成、汝南侯梅思祖等人的家族都是這麼個情況, 真正平安熬過朱元璋全套誅ㄕㄚ功臣套路的只有長興侯耿炳文、武定侯郭英、鳳翔侯張龍等寥寥幾人。

其中西平侯沐英是在藍玉案前一年ㄙˇ的,不過他的家族榮耀卻得以一直延續到大明朝滅亡。

郭德成的艱難求生

乍一看在上面這群人當中似乎并沒有郭德成這個人,在歷史上他也不算什麼知名人物,他難道也算是赫赫揚揚的明朝開國元勛?其實上面這些人都是受了封、官做得比較大的人物,而郭德成之所以相對來講比較低調就是因為他做得官比較小。

千萬不要因此就以為郭德成就是個無名小卒,他曾有機會同樣位高權重。

當時他的二個哥哥都先后封侯拜將,就是前文提到過的鞏昌侯郭興和武定侯郭英,而他的妹妹郭氏則是朱元璋的寧妃,他們家既是明朝的開國元勛又是朱元璋的親戚,但郭德成卻長時間都做著一個名為驍騎舍人的小官。

有這麼硬的背景,卻未能身居高位,就連朱元璋自己都覺得虧待了小舅子,特意想要給他個大官做做,誰知道郭德成卻推辭不干,一見如此朱元璋也不高興了。

但誰知郭德成接下來的一番話卻令朱元璋龍顏大悅。

郭德成解釋說自己喜歡飲酒,做起事來實在不靠譜,要是身居高位,難免要出差錯,一旦出了差錯皇上你是要ㄕㄚ我的,人活著就圖個高興,您給我很多的錢,讓我盡情飲酒就足夠了,其他的東西我實在不想要。

這番話實在撓中了朱元璋的癢處,自此之后對這個小舅子格外的好。 郭德成實在是個明白人,他把伴君如伴虎這個道理徹底吃透,并靠著自己的謹慎躲過了不少無形ㄕㄚ機。

后來有一次他與朱元璋喝酒喝醉了,無意間說了醉話,說自己想要剃光頭,無形中影射朱元璋曾經做和尚這件事,引起朱元璋的不喜。

他酒醒后一時之間驚恐不已,為了不讓朱元璋記恨特意裝瘋賣傻,跑去寺廟里剃了頭髮、穿著僧衣裝和尚,以示自己并非有意譏諷,而是真的神經不正常,朱元璋聽聞此事方才得以釋懷。

結語

郭德成論名聲、地位的確不如很多當時的公侯,可要說到「明哲保身」四個字,他都能給李善長、馮勝、傅友德等一眾公侯做老師了,莫說你平常不老實,就是沒犯事,說不定也給你整出一個莫須有來 ,在洪武朝就別想著怎麼嘚瑟了,且活且珍惜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