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東晉殷浩:出山前被視為管仲、諸葛亮,出山后卻為啥淪為了笑話

東晉殷浩:出山前被視為管仲、諸葛亮,出山后卻為啥淪為了笑話
2022/11/16
2022/11/16

大家好,我是草莓醬船長,歡迎乘坐公主號,帶你遨遊知識的海洋。

西晉末期,司馬氏政權被「八王之亂」折騰得只剩半條命,隨后遭遇了「永嘉之亂」的羞辱,洛陽、長安連續被攻破,兩任皇帝被俘虜,隨后跑到江東茍延,剩下中原沃土生靈涂炭。

這里有個問題:晉朝雖然退守半壁江山,但中原的精英、技術大多都被帶到了江南,實力照樣強勁;反觀北方,則城頭變幻大王旗、政權更迭頻繁,而且時常出于四分五裂的狀態,為啥東晉就沒有趁機收復中原?

在任何時代,人都是第一位的、決定性的因素。東晉的江河日下,與其說是實力不濟,不如說是人心不齊。關于他們的內耗,也許寫上幾萬字都無法闡述完全;今天咱們就管窺一豹,從殷浩的離奇經歷,來體會司馬氏政權為何會如此悲催。

在正式出山之前,殷浩是相當牛氣哄哄的,仿佛連諸葛亮都得甘拜下風

殷浩,陳郡長平人,豫章太守殷羨之子。陳郡因大名鼎鼎的謝家而聞名當世,殷家雖然遜色得多,但也能躋身于世家之列。

魏晉時期的世家大族最流行干啥?那自然是「清談」,也就是不務實際、空談老莊哲理,只務虛、不務實。一個文人如果精通這一行,很有機會聲名鵲起、走上飛黃騰達的快車道。殷浩就是個鮮活的例子。

史書對年輕殷浩的評價是「識度清遠,弱冠有美名,尤善玄言」,即見識度量清明高遠、精通玄理,年紀輕輕就享譽江南。同時,也許是參透了黃老之道的真諦,他還創造了一句名言:「官本臭腐,錢本糞土」,如此的超然脫俗、清新出塵,被江南士子奉為金玉良言。

也許是為了維護自己藐視名利的「flag」,隨后的殷浩屢屢拒絕朝廷的征召,任他職位再高、我自巋然不動。

當時正是晉成帝司馬衍在位,由于其本人年幼,權力由其外戚庾氏與豪門王氏聯合執掌。期間,由于庾亮執法嚴峻,未能處理好與地方大員之間的關系,引發了蘇峻、祖約的叛亂,后來經陶侃、溫嶠聯手才奮力平定。經過此大亂后,為了穩定人心,朝廷征調一些世家大族、名士才子入朝參政,名聲在外的殷浩就在此列。

但是,殷浩的姿態相當高,壓根就不給朝廷面子:

位居權力中樞的太尉府、司徒府、司空府先后邀請殷浩,都被他拒絕;

執掌大權的庾亮征召他為記室參軍,也碰了一鼻子灰;后來加碼到司徒左長史,同樣吃閉門羹;

另一位外戚——安西將軍庾翼邀請殷浩當自己的司馬,后來又提升到侍中、安西軍司,但殷浩都稱病予以拒絕。

由于隱居荒山十多年、連續對朝廷執政官說不,殷浩的身價水漲船高,在當時文人圈子里,他儼然已與歷史上的大賢并駕齊驅,被譽為當世的管仲、諸葛亮......

鑒于外敵虎視眈眈、內部矛盾叢生,許多人把希望寄托于殷浩這位當世大賢。不斷有人前去拜訪,苦苦哀求他出馬拯救江東、安撫蒼生。連庾翼都放下身段,親自寫信勸他不要學習古人、超脫世外,而應當入世力挽狂瀾、緩解「江東社稷安危」。

但殷浩仍舊不搭理。

到了公元346年,庾氏兄弟陸續去世后,會稽王司馬昱入朝執政,繼續向世家挑選人才、找尋幫手。經衛將軍褚裒的推薦,殷浩再次進入朝廷視野,被征召為建武將軍、揚州刺史。

然而,殷浩還是再三推辭。不得已,司馬昱只好親自寫信邀請,他夸贊殷浩「沈識淹長,思綜通練」,將其是否出山跟晉王朝的危亡掛鉤:「足下去就,即時之廢興......」但即使這樣,殷浩還是推三阻四,最終生生拖了四個月,才終于答應正式入仕。

司馬昱為啥如此看重殷浩?因為他本人也是清談愛好者,對于業界的頂流自然推崇備至。

不管怎麼著,殷浩終于是千呼萬喚始出來、在萬眾期待下重磅登場。那麼,他的表現如何?真的配得上「管仲、諸葛亮」的美譽嗎?

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一言難盡。

殷浩的職場生涯,一開始就極具挑戰性。當時的東晉朝廷面臨著一個空前的「敵人」:不是來自外部,而是內部——少見的軍事人物桓溫。

桓溫其人,性格豪爽、姿貌偉岸、風度不凡,是南朝少見的膽色俱備的帥才。公元345年8月,他已升任安西將軍、荊州刺史、持節都督荊司雍益梁寧六州諸軍事、領護南蠻校尉,掌握了長江上游的兵權。

公元346年11月,也就是殷浩入仕之后不久,桓溫判斷局勢,果斷擅自率軍討伐蜀地的成漢政權(上疏朝廷,但未等朝廷回復就帶兵開拔)。下一年3月,他就攻進了成都,摧枯拉朽般覆滅了氐族李氏政權——這個割據政權,當初曾率先裂地稱王,拉開了西晉崩盤的序幕。

桓溫滅蜀,創下了東晉立國以來的最顯赫武功,從此越發威名大振,但也讓東晉朝廷更為忌憚。司馬昱比來選去,認為只有盛名在外、朝野推服的殷浩能夠制住桓溫,于是便把他引為心腹。而殷浩的風格偏偏是直來直去、針尖對麥芒,他與桓溫一內一外、對立關系逐漸公開化。

公元349年,中原后趙帝國的皇帝石虎病ㄙˇ,統治集團爆發內訌、冉閔誅ㄕㄚ石氏,北方陷入空前大亂。桓溫大喜,認為這是光復中原的千載良機,便立刻上疏朝廷、請求北伐。

但東晉朝廷并不愿意看到桓溫再立大功,以免越發不受掌控,于是從不作正面回復。同時,他們還提拔殷浩為中軍將軍、假節、都督揚、豫、徐、兗、青五州諸軍事,擺出一副「北伐大功舍我其誰」的架勢。

如此兩次三番,本就瞧不起朝廷那波酸腐文人的桓溫脾氣發作,公元351年12月,他上書朝廷,聲稱「朝廷養寇,統為庸臣所誤」,隨后便以北伐為名、率領麾下五萬大軍順流而下,但抵達武昌后就按兵不動。

桓溫這番動作耐人尋味,看似北伐,實際上是向朝廷傳遞「清君側」的信號。而他所要清理的,自然是殷浩。

當時的朝廷上下震駭,殷浩本人也急得團團轉,甚至提出引咎辭職;好在吏部尚書王彪之(書圣王羲之同族堂弟)獻上一計,司馬昱親自寫信,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終于讓尚有君臣之義的桓溫上書謝罪、班師回鎮。

雖然僥幸過關,但殷浩哪咽得下這口氣?他尋思著,怎麼想個法子由自己北伐成功、以蓋住桓溫的風頭?也許他心里想的是:你桓溫能打仗,難道我就矮人一等?!主意已定,他甚至迫不及待地寫好了表書,作勢遞交朝廷、請求北伐。

當時,很多有識之士都勸說殷浩認清定位、不可越俎代庖,其中就有擔任右軍將軍的王羲之,但他們的真知灼見均被自我感覺良好的殷浩拒絕。

公元252年,殷浩率領謝尚、荀羨等人揮師北伐,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整個過程讓人哭笑不得:

原本,替冉魏政權鎮守許昌的張遇已經向東晉投降;但當殷浩等人將要抵達許昌時,謝尚無法妥善安撫張遇,對方憤怒之下就地反叛,并派兵攻下洛陽、偷襲在倉垣的晉軍,殷浩的行軍計劃遭受重挫;

不過,隨后羌族首領姚襄率眾向謝尚投降,二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并在隨后一同進攻許昌。但一旁的前秦派出2萬精兵幫助張遇,潁水之戰,晉軍脆敗,戰ㄙˇ者多達1.5萬,謝尚本人在姚襄的保護下才逃出了生天;

退守壽春的殷浩隨后連續祭出蠢操作:

他聽說姚襄在歷陽屯田練兵,擔心其難以掌控,便想出了一個腦洞極大的解決方案:派刺客暗ㄕㄚ;然而,刺客臨陣反水,不僅沒對姚襄下手,還主動出賣了殷浩。

堂堂東晉正統的宰輔,竟干出如此下三濫勾當,殷浩這次可謂尷尬到極致;但在姚襄派人前來忽悠一番后,他竟哈哈一笑,表態要跟對方重歸舊好。

也許在殷浩看來,年紀輕輕的姚襄很容易被忽悠;但他不知道,自己才是最幼稚的那位。不久后,他就因自己的「單純」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當初,他曾暗地收買前秦的大臣梁安、雷弱兒等,以高官厚祿為誘餌,鼓勵他們刺ㄕㄚ秦主苻健。但他哪里知道,對方其實是苻健的親信,壓根不可能反水。

不僅如此,這些人還設下陷阱:他們回信表示愿意當內應,邀請殷浩西進,到時雙方里應外合,拿下洛陽、挺進關中易如反掌。殷浩大喜,連忙調集自己的7萬大軍向洛陽進發,并且還命令姚襄當自己的先鋒軍。

讓被自己刺ㄕㄚ未遂的人替自己打先鋒,這是多大的心臟!結果,姚襄在行軍途中突然倒戈,東晉大軍淬不及防、潰不成軍,裝備輜重損失不計其數,殷浩倉皇逃竄。

隨后,聽說姚襄留下部分軍隊駐扎山桑、其本人已返回淮南,氣憤不已的殷浩決定討回場子,于是便集結余部進攻山桑。結果他再次掉坑,姚襄突然來了個回馬槍,前后夾擊下,晉軍再遭恥辱性一敗。

隨后,賺得盆滿缽滿的姚襄得了便宜還賣乖,他派人前去健康,一邊謝罪,一邊控訴殷浩對自己的排擠、毒害,訴說自己是不得已自衛等等。

到了這個地步,東晉朝廷只能讓與姚襄關系親近的謝尚前去替代殷浩。但常言道「趁你病、要你命」,殷浩的政敵們不會放過他,他們紛紛落井下石,痛罵殷浩禍國殃民、連累將士;其中自然以桓溫罵得最狠,他上書朝廷,痛斥殷浩執政以來的種種罪過,強烈要求將其廢為庶人。

其他人罵罵殷浩,朝廷也許能裝聾作啞;但看到桓溫義正辭嚴、得理不饒人的奏疏,司馬昱也無計可施,只好棄卒保車、把殷浩趕出了朝廷。

從此,桓溫權傾內外,再也沒人能與其爭鋒。沒過多久,他親自發動北伐,兵鋒一度逼近長安城,給前秦帶去了極大震撼;同時,他也穩步邁向心懷不軌的權臣之路。

但殷浩的奇葩故事還未結束。

被貶到新安郡東陽縣的殷浩,看似寵辱不驚、淡定依然,繼續研讀自己最愛的老莊之道;但人們發現他經常突然發呆,拿起筆對著空氣寫出「咄咄怪事」四個大字。由此可見,他實在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走到這步田地。

實際上,桓溫早就與殷浩相識,倆人年輕時名聲不相上下,有點武俠中「北喬峰、南慕容」的架勢。到了這個時候,桓溫倒也沒有趕盡ㄕㄚ絕,反而想起了這位老對手的好。雖然他瞧不起殷浩的執政能力,但對其的德行、名聲還是比較認可的。

沒過多久,桓溫對親信郗超說:「殷浩有德行、善言辭,假如以前讓他出任尚書令或仆射,足以成為百官的楷模;朝廷之前讓他擔任一方大員,實在是用錯了方向啊。」于是他便寫信給殷浩,邀請其回到朝廷當尚書令。

這讓人不得不感嘆,為啥在那時,看人最準、最知人善任的,反而是桓溫這樣的「逆臣」?

收到信后,整日里自怨自艾的殷浩大喜過望,他立即回書一封,不僅欣然接受任命,還深切地感謝桓溫既往不咎、虛懷若谷,自己一定會盡心效力之類。

此時的殷浩,哪還有當初傲然說出「官本臭腐,錢本糞土」清高言論的影子?

然而,當他把回信裝進信函后,擔心自己的措詞存在不妥之處,于是便重新開封、細細檢查。就這麼又封又拆了十幾回合,他才放心地把信寄給了桓溫;不曾想怕啥來啥,他忙中出錯,竟然把一個空信函寄了出去。

桓溫收到信函后,打開一看竟空無一物,以為殷浩這是在故意羞辱自己,自然是勃然大怒,從此斷絕了啟用殷浩的想法。

兩年后,憂懼交加的殷浩病ㄙˇ在了東陽縣,一代名士,落得如此可悲可笑的下場。他的遭遇,是魏晉南北朝一些「名士」的真實映射:

這些人精于哲學、德高望重,深受士大夫群體的推崇,掌握了南朝的核心資源;

但那個時代,是個內憂外患層出不窮、豺狼虎豹橫行天下的亂世,這些文人并不具備解決錯綜復雜困難的能力,如果把他們放在不合適的崗位,只能是既自取其辱、又禍國殃民。年紀輕輕的姚襄,就能把東晉宰輔殷浩玩得團團轉,司馬氏王朝為何會江河日下,原因不言自明。

悠悠歷史,浩蕩千年。數不盡風流人物,說不盡傳奇故事。寥寥幾千字,說不盡愛恨情仇,但求拋磚引玉,為歷史增光添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