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齊莊公被大臣扶持上位,卻強占其妻子,為侮辱他把帽子賞賜給別人

齊莊公被大臣扶持上位,卻強占其妻子,為侮辱他把帽子賞賜給別人
2022/11/02
2022/11/02

大家好,我是草莓醬船長,歡迎乘坐公主號,帶你遨遊知識的海洋。

春秋時的齊國在齊桓公時期達到頂峰,然而在齊桓公ㄙˇ后,由于五子爭位導致國力每況愈下,后來甚至是小國都敢于在齊國面前炸刺兒。

其后的國君上位時不時地就會出現一些波折,齊莊公的上位就比較曲折驚險,是得到了當時大臣的大力扶持也得以實現的。

然而等到他掌握齊國權柄后,卻對扶持自己上位的大臣之妻產生了濃厚興趣。

他不但強占其妻子,而且為了侮辱他,還把這位大臣的帽子賞賜給別人。

那時的帽子可不是現在說買一頂就買一頂,而是實實在在的身份的象征。

最后,這名大臣實在是忍無可忍,就設計反ㄕㄚ齊莊公。

這時才感到害怕的齊莊公想起要與大臣和解,然而開弓沒有回頭箭,就這樣,齊莊公被史書記載因失德而ㄙˇ。

齊莊公那些事兒

齊莊公名叫呂光,也稱為公子光,是齊靈公的大兒子,也是最初的太子。

然而后來,齊靈公的寵妃仲姬生了一個兒子牙。

恰好齊靈公最寵愛的妃子戎姬無子,于是仲姬就把牙過繼給戎姬當兒子。

這時的呂光已經以太子的身份參加了一次諸侯會盟,本來呂光以為自己肯定是下一屆國君了,可是架不住枕頭風實在是硬。

在戎姬撒嬌賣萌軟硬兼施下,齊靈公決定讓公子牙當太子,讓大臣高厚當太傅輔佐太子牙。

呂光就被廢了太子的名頭,并被發配到邊疆干活。

這下子呂光別提多郁悶了,心里也恨ㄙˇ了戎姬和公子牙。

而這時候,還有一個人也很郁悶,那就是齊國的大臣崔杼。

因為當時呂光參加諸侯會盟等一些重要活動,崔杼都親力親為,可以說,他已經把自己的政治前途綁在了呂光的身上。

可是呂光一下子失去了太子的身份,他的前途也就黯淡無光了。

好在后來出現了轉機,齊靈公得了重病,朝政處于失控狀態。

崔杼這時做了一次重大的政治投機,他到邊境把呂光接了回來。

在崔杼的扶持下,公元前554年,呂光上位當了齊國的國君,這就是齊莊公。

他上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戎姬ㄕㄚㄙˇ,還把她的尸體放到朝廷上公開侮辱。

齊莊公絕對是一個鐵血君主,隨后他直接ㄕㄚ掉了太子牙,還一直追ㄕㄚ輔佐太子牙的高厚和夙沙衛等人,以絕后患。

這兩人當然不甘心就此丟命, 高厚逃到自己家的封地,準備倚靠家族的力量來抗衡齊莊公。

可是這時候的崔杼和慶封都堅定地支持齊莊公,他們帶領大軍一路推進,最終滅了高氏,高厚也就此一命嗚呼了。

對于叛逃到高唐的夙沙衛,齊莊公也沒有放棄仇恨。

他親自帶領大軍來到高唐,夙沙衛和齊莊公一個在城上,一個在城下,還進行了相對友好的談話。

齊莊公問他做好準備戰斗了嗎,而夙沙衛則實打實地說,真的沒什麼好準備的。

此后兩人就各自招招手,一個回營,一個則下了城墻回到家里。

然而當天晚上,受到齊莊公大軍威懾的高唐人就合起伙來,把夙沙衛抓起來。

當把異己全部清除后,齊莊公徹底掌握了齊國的權柄,并有了閑暇時間出外打獵。

有一次他外出時,看到一只大螳螂立在車前,舉著前肢向馬車揮舞。

結果「螳臂擋車」被傳得沸沸沸揚揚,齊國內的武士認為齊莊公是個崇尚武力,值得他們尊敬的人,于是他們紛紛投奔齊莊公。

齊莊公也借此整頓全國軍力,與處于六卿之亂的晉國開戰,并且取得了階段性勝利。

如果就到這里,齊莊公應該還算是一個不錯的國君。

然而可能是飽暖思淫欲,齊莊公有著眾多的寵姬,卻還不能滿足,反而將主意打到了崔杼妻子的身上。

按理說,崔杼對于齊莊公來說是個大恩人。

沒有崔杼的迎立,他可能最好的結果是老ㄙˇ在邊疆,而最大的可能是被太子牙派人ㄕㄚ掉。

所以他最應該感激的是崔杼,不說對崔杼感恩戴德,起碼也得予以足夠的尊重。

可是當上君主后,齊莊公沒有約束的就飄飄然了。

他認為齊國的一切都是他的,女人也是如此,即使她是崔杼的妻子也不能例外。

實際上,崔杼與齊莊公還有親屬關系。

崔杼祖上源自呂季,他本是齊丁公的太子。

可后來他把君位讓給了自己的弟弟齊乙公,自己就跑到崔邑生活,并且只當了一個齊國的大夫。

這麼說起來,崔杼和齊莊公的關系本應極好,然而齊莊公美色當前,就什麼也不顧了。

史稱「莊公通焉」,也就是他與崔杼的妻子開始頻繁的幽會。

一頂綠帽子引發的弒君大案

這個與齊莊公私通的崔杼之妻,并不是崔杼的原配,而是當時齊國大臣棠公的媳婦。

這個女人名叫棠姜,也稱東郭姜,是崔杼的家臣東郭偃的姐姐,最開始嫁給棠公為妻。

可惜棠公短命,最后東郭姜就當上了寡婦。

因為有東郭偃這層關系,崔杼就和他一起去棠公家里吊唁。

在此之前,崔杼可能是沒有見過東郭姜,這次一見就驚為天人。

他立刻告訴東郭偃,自己要娶東郭姜。

這對于東郭偃來說肯定是好事,因為這會提升自己在崔家的地位。

然而當時有「同姓不婚」的禁忌,崔杼的祖上是姜太公,因而崔杼和東郭姜都是姜姓。

于是東郭偃就勸崔杼,這樣恐怕會有不良后果。

可是被美色沖昏頭腦的崔杼哪里還管這些,于是 東郭姜很快就嫁到了崔家,崔杼將她寵上了天。

而這時候的齊莊公,由于與崔杼的親密關系,也就經常到崔杼家里打獵、喝酒。

而極得崔杼寵愛的東郭姜顯然是上得廳堂,齊莊公看到東郭姜如此美麗,也心動不已。

齊莊公與東郭姜在一起后,就一發不可收拾。

而且齊莊公還有一個怪癖, 每次與東郭姜約會后,就會拿走一頂崔杼的帽子,并且把這頂帽子賞給自己的身邊人。

結果時間長了,搞得身邊人也看不下去了,就婉轉地勸誡齊莊公:你就別再拿崔杼的帽子賞給我們了,那不好。

可是齊莊公卻滿不在乎:這有什麼,難道除了崔杼,別人就不能有這樣的帽子嗎?

要知道,那時的帽子可以說是權力的象征,男子二十歲行弱冠禮后,才算成人的。

而官員的帽子按照級別不等,也是不同的。

齊莊公無視崔杼的存在,而隨意拿崔杼的帽子來賞給別人。

那也就是說他可以隨時將崔杼拿下,甚至是ㄕㄚㄙˇ,這對崔杼來說是最大的威脅。

而且 齊莊公拿崔杼的帽子來賞人,更是對崔杼的譏諷和嘲笑。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更何況齊莊公毫不遮掩,很快,崔杼就知道了齊莊公與東郭姜的事。

這讓崔杼極為惱怒,在此之前,兩人在朝堂上是相得益彰的。

作為齊莊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崔杼,也是盡心盡力地幫助齊國的發展。

這次事件后,崔杼是絕對不可能再對齊莊公有什麼親近之心了。

而齊莊公能夠拿崔杼的帽子來羞辱他,顯然也會隨時將崔杼拿下。

這就猶如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崔杼的頭上,思來想去的崔杼只能下定決心,再冒一次險,除掉齊莊公。

就在崔杼挖空心思想著如何對付齊莊公時,一個幫手來到了他的跟前。

齊莊公的跟班 賈舉因為一點小錯,就被齊莊公暴打了一頓。

這使得賈舉心里忌恨,于是他就偷著找到崔杼,與他合謀對付齊公,兩人商量了各種應對辦法。

時間轉眼來到公元前548年夏天,莒國國君來齊國拜見齊莊公。

齊莊公當然要舉行歡迎宴會,而崔杼就以有病為由沒有參加。

齊莊公聽說后,不由得心中大喜,正好可以趁著崔杼有病的機會,去與東郭姜會面。

于是他就打著看望崔杼的名義,來到崔杼家里。

一到崔宅,齊莊公就迫不及待去找東郭姜。

可是這一次,東郭姜卻與他玩起了捉迷藏,當然,這是崔杼與東郭姜商量好的策略。

在大院里兩人圍著假山、影壁、柳樹等轉了一圈,東郭姜就跑進了屋里,并且把屋門關上了。

這時的 齊莊公忽然來了興致,敲著院子里的柱子打著節拍,來了一場酒后放歌

而這時候賈舉出場了,他將齊莊公的一眾侍衛都趕出了院外,警告他們不要打攪了他的興致。

等到院門一關上,埋伏在別的屋里的崔杼的侍衛就拿著刀劍沖向了齊莊公。

正在興頭上的齊莊公嚇了一跳,趕緊跑到一座高台上。

看著明晃晃的刀劍,齊莊公心驚膽戰。

他希望這些侍衛去向崔杼匯報,知道自己錯了,但請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不要ㄕㄚ他。

他還表示,會拿出金銀財寶來贖罪,并且發誓絕對不會報復,可是崔杼的手下沒有答應。

齊莊公一看收買不成,就來了一個苦肉計。

他表示自己作為一個君主,ㄙˇ在外面不好聽,自己會回到齊國的太廟自ㄕㄚ,崔杼的手下依然沒有答應。

無計可施的齊莊公一咬牙就開始逃亡,人在生ㄙˇ之際都會發揮出超常的水平,他一下子就跳到了院墻上,眼看就能夠活命了。

可惜, 一支飛來的利箭射在他的大腿上,他的逃亡大計至此破滅

疼痛使他一松手又掉到了院內,結果可想而知,崔杼的手下一擁而上,齊莊公的一生就此終結。

多行不義必自斃

齊莊公ㄙˇ后,大權在握的崔杼立齊莊公的異母弟杵臼為齊國之君,是謂齊景公。

為平衡勢力,齊景公讓崔杼擔任右相,同時讓慶封擔任左相。

這時候還有一個插曲,那就是有一個專門記載歷史的家族姓太史。

他們是專門記錄歷史事件的, 這次這位名叫太史伯的歷史學家秉筆直書,寫下了「崔杼弒其君」五個字。

崔杼不由大怒,他讓太史伯改一下寫法,就寫齊莊公是病ㄙˇ的。

可是太史伯沒有答應,崔杼一怒之下,就把太史伯給ㄕㄚ了。

然后太史伯的三個弟弟太史仲、太史叔、太史季接力賽一般趕了過來,每個人都還是那五個字。

崔杼又連ㄕㄚ了兩人,最后無可奈何,放過了太史季。

此時的崔杼在齊國可謂是志得意滿,所求的一切如今盡在掌握。

可惜「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肆意妄為的崔杼還不知道滅門的危險即將降臨。

貪婪成性的崔杼再次為相后,越發地變本加厲。

為了獲得五鹿之地,他竟然扣押了衛獻公的妻兒,以為人質。

身為大國上卿,為了取得田地財貨,居然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而他的這種蠻不講理是一以貫之的。

東郭姜與崔杼結婚后,生下一個兒子名叫崔明。

同時,東郭姜還把同前夫生的兒子棠無咎也帶到了崔家。

這樣, 東郭姜、東郭偃、棠無咎和崔明就形成了一個小的利益集團。

而崔杼的第一任妻子給他生了兩個兒子崔成和崔強。

本來崔強被立為家主繼承人,可是因為他患病殘障,在東郭姜的枕邊風下,崔杼就立崔明為繼承人。

可以說,崔杼完全不吸取歷史教訓,太子光和太子牙的相互絞ㄕㄚ就因立繼承人而起,他卻依然這樣蠻不講理的干下去。

崔成一看繼承人已經沒有希望,就向父親請求去家族祖地崔邑養老。

崔杼看著面有菜色的兒子,就答應了他的這個要求。

可是這時候東郭偃和棠無咎卻認為不行, 他們表示崔邑是宗主的所在地,必須留給崔明。

這一下子激怒了崔成和崔強,兩人一合計,準備干掉東郭偃和棠無咎。

可是因為崔杼寵愛東郭姜和崔明,崔成和崔強感到兩人的力量無法撼動對方。

于是他們干了一件自認為是聰明的事,那就是找外援。

這個外援,就是崔杼政治生命的終結者左相慶封。

在慶封的支持下,崔成和崔強爭取了崔家大部分人的支持,一舉干掉了東郭偃和棠無咎。

崔杼一看這種情況,就氣憤地離家出走。

他和自己的兩個兒子一樣,也向慶封求援,只不過他只是希望慶封把崔成崔強壓制住,不要讓崔家的內亂擴大化。

可惜,這時有一個叫盧蒲嫳的人。

他是慶封的重要助手,同時他對崔杼ㄕㄚ害齊莊公極為不滿,一心想為齊莊公報仇。

崔家內亂,

正好給了他機會。

他對慶封進言,表示如果能夠削弱崔家,那麼慶家就會一家獨大。

這句話正中慶封的下懷,他告訴盧蒲嫳放手去干,一切有他來頂著。

得到慶封的支持,盧蒲嫳就率領慶家的武士去攻打崔宅。

這時候崔成和崔強終于看出了慶封的險惡用心,就率領崔家武裝進行反抗。

盧蒲嫳久攻不下,就開始散布不利于崔家的流言,將很多被崔家欺壓的人組織起來,一場人民戰爭最后打垮了崔家的防線。

盧蒲嫳極為心黑手狠,攻進崔家后見人就ㄕㄚ,最后只有崔明乘亂跑到外面的墳地里躲了起來,所有崔家人都被ㄕㄚㄙˇ了。

而東郭姜可能是怕被人侮辱,自己上吊自ㄕㄚ了

盧蒲嫳干掉了崔家人后感到心情舒暢,他又回到慶府,對崔杼說已經平復了崔家的內亂,并且親自駕車將崔杼送回了崔府。

此時的崔杼還不知道除了他自己和崔明外,全家已經ㄙˇ絕,就坐著車回去。

可是等到他回到家里,看到滿院的尸體,看到吊在屋梁上的老婆,崔杼的心態徹底崩潰。

他感到了生無可戀,于是拿起一根白綾自掛東南枝

慶封滅掉崔氏,獨掌齊國大權。

可以說,齊莊公和崔杼一家人的ㄙˇ,都與東郭姜脫不了干系。

悠悠歷史,浩蕩千年。數不盡風流人物,說不盡傳奇故事。寥寥幾千字,說不盡愛恨情仇,但求拋磚引玉,為歷史增光添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