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劉表宗室出身,手下名將如云、謀士如雨,卻為什麼不敢和曹操一決雌雄?真的是因爲膽小嗎

劉表宗室出身,手下名將如云、謀士如雨,卻為什麼不敢和曹操一決雌雄?真的是因爲膽小嗎
2022/04/12
2022/04/12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劉表的勇氣、智慧和心機,在漢末諸侯中,絕對屬于上上乘。

劉表并非一個草包宗室,而是能夠算到骨子里的老江湖。

下面,我們就好好解讀歷史中的劉表,他的存亡之道。

首先是勇氣

劉表單騎入荊州,拿著一紙任命書就敢赴任

而亂世當諸侯,首先必須能夠勇氣沖云天。

沒有勇氣,別說讓你當諸侯,就是讓你當皇帝,你也不敢。

比如漢室宗親劉虞,以袁紹為首的河北諸侯推舉他當皇帝了,但劉虞不敢接招。

「(袁紹)乃遣故樂浪太守張岐等赍議,上虞尊號」。

而比刺董卓更生猛的, 則是劉表單騎入荊州。

年近五十的大漢老干部劉表,只靠一張任命書,然后竟匹馬單人、當了荊州老大。

公元190年,荊州刺史王叡被誅。

于是,朝廷任命宗室大臣劉表擔任荊州刺史。

前任荊州刺史剛被刺誅,老干部劉表就要馬上赴任。

當時的荊州,遍地滿宗賊、郡郡有軍閥,甚至已經彪悍到誅了自家刺史。

這種差事,誰敢接?有命赴任,也沒命當官。

甚至,連荊州地面都沒到,小命兒就沒了。

而事實也確實如此。

荊州宗賊們早已磨(ㄉㄠ)霍霍,誰都不允許劉表的腳丫子踏上荊州。

甚至, 南陽軍閥袁術,直接派兵硬干了,「又袁術阻兵屯魯陽,表不能得至」。

這時候,劉表能怎麼干?

甩開儀仗隊,改名換姓、單人匹馬,他居然溜進了荊州。

到了荊州之后,立即聯絡地方豪族,對著荊州宗賊就是一通詭詐招呼。

「表初到,單馬入宜城,而延中廬人蒯良、蒯越、襄陽人蔡瑁與謀」

單騎赴任,這是勇氣。

關羽過五關斬六將,還拉了一支隊伍。

而劉表就一個人、一匹馬、一紙任命書,然后赴湯蹈火了。

第二是智慧,

劉表一通操作猛如虎,坐穩荊州

荊州最大的問題,是宗賊。

所謂宗賊, 「就是土霸豪酋脅迫同姓人及附近農民據地做盜賊」

東漢一朝,豪族當道。

治世之時,大家你好我好全都好, 統統是豪族士大夫,打著朝廷的旗號在地方上作威作福

亂世之時,大家只能弱肉強食了, 統統變成宗賊武裝集團,不用朝廷旗號了,直接拉出隊伍、拿命干。

豪族不除、大漢不興,這是治世邏輯。

但到了亂世,則是宗賊不除、大漢失控。

荊州之地,已經陷入了無政府狀態。

正是因為這種局面, 所以前任刺史王叡才被孫堅直接搞歿

荊州刺史,要兵沒兵、要將沒將、 要地盤沒地盤,最多守著一座孤城,肯定是誰想搞歿就搞歿。

所以,劉表要當穩這個荊州刺史,必須搞定宗賊。

搞不定宗賊,前任王叡是怎麼歿的,他也得怎麼歿。

「(蒯越)對曰:理平者先仁義,理亂者先權謀」, 按照荊州豪族蒯越的說法,行仁義、用權謀,才能解決宗賊問題。

而宗賊問題解決了,也就可以控制荊州了。

但是,劉表要操作這件事,必須具備一個前提。

那就是獲得一批尚未成為宗賊的豪族支持。

所以, 單騎赴荊州后,他首先得找到蒯越這幾個勉強忠于漢室的豪族精英,主要是蒯氏和蔡氏兩大豪族。

這兩個豪族為什麼能支持劉表?

劉表代表朝廷,支持劉表等于支持朝廷。

支持朝廷,就能獲得朝廷加持。

獲得朝廷支持,就相當于獲得外部資源注入。

到這個時候,蒯、蔡兩家自然能夠成為荊州頂級豪族。

但關鍵是劉表能夠找到,而且還要能夠把他們利用起來。

這都需要劉表的積極操作。

而就這一點來說,劉表已經超出前任荊州刺史王叡一個段位。

因為 劉表迅速建立了自己的荊州同盟,接下來才能做到「理亂者先權謀」。

籠絡住支柱力量之后, 那其他不聽話的豪族宗賊,就全是必除之而后快的反政府武裝。

對于反政府武裝,劉表不僅不客氣而且詭詐至極、狠辣至極、殘酷至極。

劉表這股狠勁兒,連曹孟德都自愧不如。

「遂使越遣人誘宗賊,至者五十五人,皆斬之。襲取其眾,或即授部曲。唯江夏賊張虎、陳生擁眾據襄陽,表乃使越與龐季單騎往說降之,江南遂悉平。」

有地方豪族的力量、有荊州刺史的威名,其他宗賊領袖也就勉強聽話了,起碼要給朝廷一些顏面。

而劉表也才能把這些人召到自己的治所。

到了之后, 劉表立即露出獠牙,一個不留、全都干掉。

宗賊干完,各地的郡守縣令也就不敢折騰了,甚至丟掉印綬、自己跑路。

江南悉平。「諸守令聞表威名,多解印綬去。表遂理兵襄陽,以觀時變。」

所謂亂世宗賊,就是治世豪族。

而郡守縣令呢? 統統都是豪族宗賊的軍事、政治代理人。這就是東漢末年的亂世特點。

地方豪族是股東老板,郡守縣令是CEO。

劉表是如此,曹操和袁紹也是如此。

他們都是 政治或軍事代理人,要當諸侯,必須爭取到地方豪族或頂級豪族的支持

而那些個郡級、縣級諸侯,也就是所謂的郡守縣令,也是這個邏輯。

所以, 豪族、宗賊扯不起大旗,代理人自然趕緊滾蛋

劉表這一通操作,絕對閃瞎大家的眼睛。

曹孟德稱雄兗州、袁本初稱雄河北,可沒有劉表這麼生猛。

甚至,曹操還被兗州豪族給趕了出去。

而劉表呢?一通操作猛如虎, 然后,宗賊屠戮、豪族變成乖乖貓。

第三是心機,

劉表縱橫捭闔的老辣,絕對稱得上心機老BOY

《漢書•地理志》描述,荊州大體囊括了今天的湖南、湖北全境及河南南部地區,后來又擴展至今天的廣州全境和越南北部地區。所以,荊州的面積相當大。《獻帝起居注》記載:

「荊州得交州之蒼梧、南海、九真、交趾、日南,與其舊所部南陽、章陵、南郡、江夏、武陵、長沙、零陵、桂陽,凡十三郡。」

但這十三個郡也不是都能產生統治收益,南方一帶基本屬于名義統治。

別說皇權不下縣, 就是下了縣也收不到稅,甚至收稅官吏都會被搞歿。

所以,荊州的統治基礎,主要是靠近中原的幾個郡。

其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就是南陽郡。

但是, 這麼個大郡,卻不在荊州刺史手中,而在大軍閥袁術手中。

所以,劉表的第一個敵人就是袁術。

袁術 不僅是大漢頂級豪族,而且手下戰將孫堅所向披靡

這家伙甚至能把董卓打得逃出洛陽、跑回關中。

但是,孫堅對戰劉表戰將黃祖的時候,竟被放冷箭給射歿了。

一代頂級戰將,就這麼窩囊得歿了。

荊州兵夠陰,而劉表更陰,而且接下來還會一直陰。

孫堅歿后, 劉表立即出兵斷了袁術的糧道,導致袁術無法在南陽立足

于是,袁術被擠壓到兗州、豫州方向。

但是,兗豫二州是曹操的基本盤。

于是, 袁術與曹操打了一場匡亭之戰。

三國亂世里面,最不能惹的人,就是曹孟德。

這家伙一直生猛無敵手。

匡亭之戰后,曹操繼續窮追猛打, 袁術逃到襄邑、曹操引水灌城,袁術逃到寧陵、曹操沖誅寧陵,一直把袁術趕到淮南

自此之后,南陽袁術就變成了淮南袁術。

公元192年,董卓被誅,李傕、郭汜控制了漢獻帝。

董卓是板上釘釘的漢賊,而李傕、郭汜這兩個小毛賊,則連比漢賊都不如。

誰要是跟這種人交朋友,那真是不講政治加不知廉恥了。

然而,劉表卻無所忌憚。

名義上給漢獻帝進貢,實際上就是「認賊為友」了。

「及李傕等入長安,冬,表遣使奉貢」。

荊州刺史加大漢宗室劉表,主動向朝廷進貢、主動向自己投來橄欖枝。

人設崩潰到沒朋友李傕等人,立即心花怒放, 對待劉表就像對待初戀情人一樣好。

而李傕捏著皇帝在手,那就啥官都敢封, 「傕以表為鎮南將軍、荊州牧,封成武侯,假節,以為己援」

劉表的這通操作,絕對是心黑臉厚的典范。

同時期的曹孟德,也這麼干。

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劉表不讓曹孟德。

為什麼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

因為卑鄙加無恥的好處實在太大。

公元196年, 曹操迎漢獻帝到許都,劉表立即遣使納貢

按理說,劉表這相當于向曹操尋求聯盟了。

但是,并沒有, 劉表竟與袁紹結盟了。

這個操作,連謀士鄧羲都看不下去了:你劉表的操作也太無恥了。

而劉表卻信誓旦旦地說: 內不失貢職,外不背盟主,此天下之達義也。

無恥就無恥了,但不承認無恥才讓人生氣,而把無恥包裝成「天下之達義」,就是準備把人氣歿的節奏。

于是, 謀士鄧羲連個招呼都不打,直接跑路了,沒法跟劉表一起玩耍

在曹袁之間首鼠兩端的同時,劉表也沒忘了折騰一下四川的劉焉。

同為漢室宗親,竟相煎必須急了。

而折騰的手段居然是 向朝廷告黑狀,不管是不是、也不管有用沒用,先告一狀再說。

劉表的神操作,直接導致益州劉氏心驚膽寒。

「荊州牧劉表表焉僭擬乘輿器服,韙以此遂屯兵朐忍備表」。

對于接下來的對手曹操,劉表則能算計到骨子里。

但能不硬剛,劉表絕不硬剛, 劉表玩得都是借力打力、借(ㄉㄠ)誅人。

劉表 把宛城交給了張繡,然后讓張繡作為自己與曹操之間的緩沖,而自己則搞起了聯張抗曹。

所以,官渡之戰前,曹操一定要把張繡給收拾掉。

張繡不可怕,但劉表太可怕。

不收拾掉張繡,張繡就一定要在后方搞事情。

因為 劉表給張繡站臺,而劉表還與袁紹結盟

所以,打滅張繡、震懾劉表,官渡之戰才能打。

當然,曹操這個頂級軍閥,也不會讓劉表消停。

官渡之戰時,曹操竟 策動劉表部將、長沙太守張羨后方點火了

但是,劉表竟趁機南下用兵,不僅平定叛亂, 而且還向南開疆,正式成為漢末超強諸侯

「長沙太守張羨率零陵、桂陽三郡叛表,表遣兵攻圍,破羨,平之。于是開土遂廣,南接五領,北據漢川,地方數千里,帶甲十余萬。」

第四是格局,

劉表永遠達不到曹操的高度,自然不敢中原逐鹿

劉表要勇氣有勇氣,要智慧有智慧, 關鍵能把智慧用到極限無恥的操作上。

劉表這個大漢宗親,在入主荊州后,已經灰度人生了。

既然如此,劉表為什麼沒有北上中原、對決曹操?

劉表差在了格局,袁紹也差在了這里。

所謂格局,就是認知范圍。

有時候人與人的差距,不是因為智商不如人,而是因為眼界不夠導致格局不夠。

一般的人見到的、想到的,只是父母一代的小確幸。而格局大的人則可以見到世界的壯闊。

所以,普通人要升級,必須補上格局這一課。

但是,這個課不好補。有時候,只能是性格決定命運了。 僵化的人,歿活也升不了級;靈活的人,卻能無師自通。

漢末諸侯,大魚吃小魚、快魚吃慢魚。最后,肯定要演變成「戰國七雄」的博弈均衡。

大家都是大鯊魚,然后誰也吃不掉誰。但是,這是內部競爭。 內部競爭的均衡,可以被外部資源打破。

而這個外部資源就是皇帝。

皇帝「支持」哪個諸侯,哪個諸侯就能號令天下。

所以,漢獻帝逃出長安的時候,就給了天下諸侯一個選擇。

皇帝是累贅,你把皇帝請了過來,然后,到底聽誰的?這個問題,太糾結。

但皇帝也是資源,皇帝一旦加持,立即能讓自己升格為頂級諸侯。

但,迎接皇帝這件事,袁紹沒去做,劉表也沒去做, 只有曹操去做了。

那麼,劉表有機會去做嗎?他當然有。

「太仆趙岐為承說劉表,使遣兵詣雒陽,助修宮室;軍資委輸,前后不絕。」

劉表的將士和軍資能夠輸送洛陽,他完全有機會親赴洛陽、迎接皇帝。

但是,他沒有去做。

劉表的想法,跟袁紹一樣, 擁有一方諸侯的小確幸或擁有諸侯之長的大確幸,這就夠了

至于挾天子以令諸侯、成就更「偉大的事業」, 他們不敢奢望,也不愿奢望。

皇帝到底有什麼用?

你曹操捏著皇帝,我袁紹就要尊你為大哥嗎? 我不僅不尊,而且還要揍你

官渡之戰,就是明證。

但是, 官渡之戰時,袁紹的謀臣部將,為何紛紛向曹操投降?要知道當時的局勢是袁強而曹弱

世界是分級。

在當時,皇帝和朝廷是一級,代表了天下正統。但這個正統已經廢了大半條命,所以皇帝無法號令曹操、袁紹以及劉表的諸侯一級。

但是,曹操這些所謂的諸侯,即第二級,也僅是偽諸侯,而不是真諸侯。

所謂真諸侯,是春秋戰國的東周諸侯。

春秋盛行的邏輯,是主人的主人不是我的主人。

簡單說,諸侯的家臣不是周天子的家臣,諸侯以下的士大夫一級只能向諸侯效忠,而不能跳過諸侯向周天子效忠。

所以,孟子一會兒游說梁惠王、一會兒游說齊襄王,卻不會游說周天子。

因為效忠周天子是諸侯的義務,而不是孟子這一級士大夫的義務。

但是, 經過秦漢兩朝,這個邏輯已經變了。

不僅諸侯要向天子效忠,諸侯的謀臣也要向天子效忠。

所以,第三級, 也就是袁紹的謀臣可以跳過袁紹,直接向漢獻帝效忠。

而漢獻帝恰恰就在曹操手中。

所以, 袁紹的謀臣部將才會在官渡之戰之時,大批量地向曹操投降。

實際上,他們投降的不是曹操,而是朝廷、是皇帝。

于是,最強諸侯袁紹也就只能敗北了。

那劉表呢?沒有采取迎接漢獻帝這一步,劉表便無緣中原爭霸。

「太祖之始征柳城,劉備說表使襲許,表不從。及太祖還,謂備曰:「不用君言,故失此大會也。」」

曹操遠征柳城,直接把許都和漢獻帝留給了劉表。劉備力主進攻,但劉表不同意。

等曹操遠征獲勝、正式做大,劉表又開始后悔了。

但是,這里面有一個邏輯漏洞,那就是: 曹操是傻子嗎?留下這麼大一個漏洞,等著劉表來鉆?

曹操不傻。

許都就是朝廷。

你劉表膽敢進攻,就等同造反。 公開造反這件事,劉表心有忌憚。

關鍵是出兵許都,劉表必須爭得荊州豪族的支持。

劉備這個流亡豪杰的意見不重要,蔡瑁和蒯越的意見才重要。

而這兩個人都在第三級。

第三級的他們,跟降曹的袁紹謀臣一樣,可以反諸侯卻不愿反皇帝。

如果劉表進攻許都,一時難以攻下,曹操必定回援,江東孫權師出有名,趁機抄其后路,聯合曹操就把內外失德的劉表給滅了。

到底是棋差一招啊!

結局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南征,還沒有交戰,劉表因病離世。

如果不是出現這一狀況,交戰的結果未必如何。

從后期情況來看,孫權接受魯肅的建議,出使荊州,意欲聯合對抗曹操。

如果劉表在世,孫劉聯盟也可能提前達成,那就是劉表與孫權聯盟共同對抗曹操。

即便劉表在襄陽與曹操交戰失利,退守南郡,或許也會有類似赤壁之戰的結果產生。

無論如何, 劉表的勢力還是比劉備強大很多。

由此看來,劉表不能和曹操一決雌雄,是有實力不足的因素,有四面受敵的顧慮,主要還是出在劉表自身。

一方面是因為身體的原因,沒有能夠與曹操一決雄雌,實為憾事。

一方面是繼承人的選擇。

劉表被后世詬病最大的因素還在于 繼承人的問題上,犯下了極大的錯誤。

由于溺愛次子劉琮而疏遠長子劉琦,導致兄弟不和,被曹操趁隙,苦心經營的基業一夜之間拱手讓人。

還有一方面就如前文提到的,格局的問題。

這個問題體現在對內的政策、對外的鏈接以及對待皇帝的態度上。

説起遠見和朝局上的覺悟,劉表到底還是比曹操棋差一招。

多讀書,多增大眼界,多鍛煉,爭取比別人活得久。一萬年的真理,真是從來沒變過啊。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