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朱祁鈺皇位都被奪了,為何還喊好?你看「奪門之變」前,于謙說了些什麼

朱祁鈺皇位都被奪了,為何還喊好?你看「奪門之變」前,于謙說了些什麼
2022/05/10
2022/05/10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無解的難題

公元1453年,剛走上正軌的大明朝,忽然又風云詭異了起來,因為太子朱見濟歿了!

太子之歿,對大明來言,似乎是一個可怕的輪回。

當年大明第一太子朱標之歿,導致了靖難之役發生,最終朱棣攆走建文帝,摘走了桃子。

皇位傳了三代之后,來到朱祁鎮手里。

可惜朱祁鎮卻在大明國力最鼎盛的時期,不可思議地玩出了「土木堡之變」。

若沒有于謙「補天」和朱祁鈺支撐,大明真就變成第二個南宋了。

如今的朱祁鎮,正在南宮內,享受他的太上皇生活,而朱祁鈺卻悲痛欲絕。

他只有朱見濟這麼一個兒子。

一年前為了讓朱見濟當太子,他不顧皇上的體面行賄大臣,奈何一切都無可奈何花落去——莫非朱祁鈺,要變成第二個建文帝?

好在,這一年朱祁鈺才25歲。所謂只要肯努力,兒子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

正是在這種心態下,朱祁鈺開始各種作妖。比如,被許多史學家怒斥的李惜兒入宮事件,便是在這種情況發生的。

李惜兒,本是江南一帶的土娼,后來流落到了京師,由于漂亮,一時間轟動京師,成了「頭牌」一般。

卻在景泰五年,也就是朱見濟歿后一年,得以入宮,搖身一變成了朱祁鈺的寵妃,而他的弟弟李諳,則當上了錦衣衛百戶。

這件事,后來曾讓朱祁鎮大為惱火,在奪門之變后怒吼:「 奸邪小人,逢迎以圖富貴乃如此!」一桿子把當年具體操作此事的人,都給處罰了。(出自《明英宗實錄》)

但不論怎樣,顯然朱祁鈺為了再生出兒子,讓皇位上坐著屬于自己的繼位者,曾不顧一切地努力過。

奈何他的老爸朱瞻基,就是子嗣稀少且見遲,27歲時才生出了朱祁鎮,一輩子只有朱祁鎮和朱祁鈺,這麼兩個兒子。

朱祁鈺很不幸,完美遺傳了朱瞻基的這個基因,無論怎麼努力,就再無子嗣了。

相反南宮中當太上皇朱祁鎮,卻完美避開,兒子、女兒生了一大波…….面對這一切,恐怕就只能苦笑了,難怪會成為「無解的難題」,這誰能有辦法!

為何朱祁鈺年紀輕輕,就得了重病?一則是絕望,二則是自己給糟踐的。

結果他這一得病,局勢就變得更加詭異——誰來繼位?這可是最能讓人得富貴的機會,所謂功高莫過于救主。

于是南宮之中的那位太上皇朱祁鎮,突然就給變香了。

奪門之變,誰才是幕后黑手?

公允來言,朱祁鎮自被送入南宮后就認了命,沒再敢指望有朝一日咸魚翻身。因此孩子一個又一個的降生。

是徐有貞、石亨、曹吉祥這樣的投機分子,當然更有孫太后幕后坐鎮,才給了他翻盤的機會。

孫太后有個哥哥叫孫繼宗,在朱祁鈺時期官任都指揮僉事。奪門之變發生前,石亨、曹吉祥等曾「 密白于太后,許之」。

也就是說,孫太后是同意奪門之變的,畢竟朱祁鎮再不成器,也是他兒子,所謂母以子貴。

于是,孫繼宗和弟弟孫繼顯,便率領著「 子侄、甥婿、義男、家人、軍伴等四十三人,各自藏有兵器,奪取東上門,直抵宮門」,事后「 孫氏一門,長子封侯,次者都位居顯官,子孫二十余人也被授官」。

這是《明英宗實錄》中的記載。

即,奪門之變真正的幕后黑手,應該是孫太后,也就是《大明風華》中的這位女主角孫若微。且她還命令(或默許)本家兄弟43人,全程參與其中了。

顯然,從這些記載來分析,徐有貞、石亨和曹吉祥等人,更像是前臺木偶,操ㄉㄠ人的角色。

這其實也就解釋了,為何徐有貞、石亨和曹吉祥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同時于謙手握重兵,為何全程沒有任何作為。

其一:朱祁鈺能當皇上,是孫太后的詔書所立——土木堡之變時的「非常時期,行非常之事」。

同時這也就決定了,朱祁鈺得位不正,并非傳承自老爸朱瞻基。

如今孫太后要拿回來,同樣也是屬于,大明無后的「非常時期,行非常之事」,你能怎麼著吧!

其二:朱祁鈺由于無后,如今又病得要歿了,而有資格繼位者,就只剩下了朱祁鎮和前太子,朱祁鎮的兒子朱見深(明憲宗)。

這又是老朱家自己人打架,在沒得到朱家人的允許下,外人瞎攪合啥?

難道靖難之役的教訓還不夠深嗎!

因此,石亨、徐有貞和曹吉祥這三人,才敢那麼明目張膽——不但有授權,且奪門隊伍中,還有孫太后的兄弟親戚助陣,還有啥比這更「臭屁」的?

除非此刻朱祁鈺提前布置下了人馬,并親自定性:他們是謀反,別管是誰,給我向歿里砍!這才能對沖。

奈何朱祁鈺已經徹底躺平,且對這種結果,似乎有了心理準備。

這就引出最關鍵的一個問題:當時病重的朱祁鈺,聽聞宮內鐘鼓齊鳴后,先是大驚,起身問:是不是于謙?

身邊人連忙告知:不是于謙,是太上皇給誅回來了!

哪料,被奪走皇位的朱祁鈺,卻如釋重負地叫道:哥哥做,好!

朱祁鈺這是怎麼了,為何要喊好?莫非僅僅是針對于謙嗎?

事發前,于謙說了些啥

其實就在奪門之變發生前,于謙就已經得到相關的消息了。

據《西湖游覽志馀》記載: 景皇帝大漸,石亨等謀擁南內,府尹公(于謙之子,于冕)知其謀,奔扣告變。

少保公(于謙)呵曰:小子何知國家大事?自有天命,汝第去!

即,石亨等發動奪門之變,并非天衣無縫,這麼大的事,必然會走漏消息,恰好被于謙之子得知了,連忙跑回來告訴于謙,提醒老爸做準備。

哪料于謙卻大怒,喝到:你個小毛孩子懂啥?一切自有天命,給我閉嘴,走!

其中,最讓人看不懂的是「自有天命」這句話,那麼于謙這是什麼意思?很簡單,筆者前面幾乎都是在解釋這個問題。

概括說來,就一句話:皇帝打架,沒有得到相關授權或允許,不能采取行動,否則會引發更大的禍亂,更沒法收拾!

我們可以設想一下,若于謙斷然采取行動,雖朱祁鈺保住了皇位,但誅不誅朱祁鎮?

誅了朱祁鎮,他的兒子前太子朱見深,要不要誅?都誅了,皇位給誰?無論給誰,能否壓得住這個場面?

若壓不住,會不會又是一次ㄉㄠ兵內亂?那麼虎視眈眈的外族,會不會趁機入寇……

這就是于謙,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生歿,全在考慮「天命」。

這也是朱祁鈺的無奈,聽聞鐘鼓聲后之所以先驚問「于謙耶」,根本就不是擔心于謙篡位——筆者是非常反對這種觀點的。

若于謙想篡位,他何必否認南遷毅然「補天」,并因此得罪那麼多人,生生讓自己從大明恩公,變成 「孤臣」?

比如于謙否定南遷,怒罵徐有貞。

擊退瓦剌后,石亨想抱他大腿,反遭于謙怒罵。于謙如此「不通人情」,這才把這兩人逼成了歿對頭。

以于謙的這種做派,這是奔著篡權去的?開玩笑!

朱祁鈺不傻,于謙能想到「天命」,他身為大明皇帝,只會比于謙想得更多,只不過實在無解這才躺平——反正皇位不是朱祁鎮就是朱見深,沒我啥事,只要保證皇上是老爸朱瞻基的后人,就算完成任務。

故而先問于謙,是擔心出了大問題,當時是于謙在掌權,自然先問于謙——沒那麼多厚黑!

當聽聞是朱祁鎮奪了他皇位后而喊好,是因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內,沒啥可意外的。

因此奪門之變,真正應關注和探討的,不是朱祁鈺當時是啥態度,和于謙會不會謀反,而是朱祁鎮事后的所作所為——竟以謀逆之罪,不顧天下冤之,誅了于謙。

這種諷刺,實在讓人無法接受和承受……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