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北宋一員猛將,曾多次保護趙匡胤,被誣陷謀反,趙匡胤只說2個字

北宋一員猛將,曾多次保護趙匡胤,被誣陷謀反,趙匡胤只說2個字
2022/10/09
2022/10/09

「太陽初出光赫赫,千山萬山如火發。一輪頃刻上天衢,逐退群星與殘月。」這首《詠初日》出自于宋太祖趙匡胤的手筆,沒有華麗的辭藻,也沒有高深的言論,僅用淺顯易懂的字詞、以景喻人的手法表達出他鏟平割據、統一天下的雄心壯志,從深刻的寓意中看得到他心思之深。

趙匡胤的皇帝是偏得而來,當初他是手握兵權的權臣,后來被黃袍加身,他便順勢而為當了皇帝,他登基之后便上演了一出杯酒釋兵權,足見他對武將的忌憚。北宋一員虎將,曾多次保護趙匡胤,被誣陷謀反,趙匡胤只說2個字,那麼這是哪兩個字呢?

舍身護主救于險境

趙匡胤出生于行伍之家,爺爺與父親都是行軍打仗的好手,因此而為官一方,他從小耳濡目染也是驍勇善戰的一員猛將,后來運氣好投到郭威賬下,郭威稱帝后,趙匡胤屢立戰功官位也是步步高升,之后柴榮繼位接著平步青云,他先后靠ㄙˇ了兩任皇帝,到了小皇帝這里他逼宮禪位而得了天下。

當初趙匡胤跟隨柴榮攻打南唐時,仗著年輕氣盛,沖鋒陷陣,也把生ㄙˇ置之度外。「擊十八里灘砦,為戰艦所圍,一人甲盾鼓噪而前,眾莫敢當,太祖命瓊射之,一發而踣,淮人遂卻。」十八里灘砦一役,有一帶盾牌的敵兵差點要了趙匡胤的性命,他命張瓊射ㄙˇ敵兵,張瓊一箭讓對方斃命,趙匡胤逃過一劫。

之后「及攻壽春,太祖乘皮船入城壕。城上車弩遽發,矢大如椽,瓊亟以身蔽太祖,矢中瓊股,ㄙˇ而復蘇。」攻打壽春時,趙匡胤乘坐皮船攻城,結果對方射來粗大如椽的箭弩,眼看著趙匡胤要中箭,張瓊用身體替趙匡胤擋住射來的箭弩,自己中箭倒地,好在命大沒ㄙˇ。兩次舍身護主救趙匡胤于險境,趙匡胤登基后「命瓊代為都虞候,遷嘉州防御使」。

生性多疑派人秘查

話說趙匡胤能夠當上皇帝,一方面是被手下推崇黃袍加身,另一方面是欺主年紀小而篡位,他的上位名不正、言不順,再加上自己就是倚仗兵權才奪了天下,為此上任后對當初的那些開國功臣武將極其的不信任,為了名聲好聽一點,他便上演了一出杯酒釋兵權。

兵權逐漸收到了自己的手中,但他仍然對那些手下不放心,生性多疑的他便派史珪、石漢卿秘密查訪,這兩人辦事能力不錯,幾次上報的事情都屬實,趙匡胤便把這二人當作了自己可信的耳目,而這二人仗著皇帝的寵信開始作威作福,朝中的百官都懼怕他們,生怕他們打小報告。

而張瓊完全不把這二人看在眼里,他兩次救駕有功,在朝中也是可以橫著走的重臣,再加上他本身就是武將出身,性格暴躁,經常出言不遜,在朝堂上他直接罵史珪、石漢卿是「巫媼」,意思是說他倆是老巫婆。這二人也是驕橫慣的人,如何會受這般侮辱,便開始找機會收拾張瓊。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如果在朝堂上針鋒相對,史珪、石漢卿肯定不是張瓊的對手,但玩陰的史珪、石漢卿是作慣的行為,于是他倆捕風捉影、四處收集張瓊的「罪證」,為了提高證據的可信度,他倆還把趙匡胤的弟弟趙光義拉攏到他們的隊伍中。

當證據搜集差不多時,他們便把張瓊謀反的「罪證」呈現給趙匡胤看:「發瓊擅乘官馬,納李筠隸仆,畜部曲百余人,恣作威福,禁軍皆懼;又誣毀太宗為殿前都虞候時事。」就是有的沒的一起說,小事說成大事,大事說成罪不可恕之事。

先說張瓊擅自乘坐官馬,目中無人;又說他把叛臣李筠的仆從收歸自己賬下,私下里招兵買馬,養了一百多人;接著說他作威作福讓禁軍都害怕他,這一點分明是他們二人的行徑反而安到張瓊的頭上,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為了一步到位弄ㄙˇ張瓊,他們還說張瓊私下里議論趙光義為殿前都虞候時候的事。史珪、石漢卿真的是用心良苦。

草率結案誣陷至ㄙˇ

趙匡胤最忌諱的就是擁兵自重才弄了一出杯酒釋兵權,同時也怕功高蓋主,史珪、石漢卿顯然是摸透了趙匡胤的脾氣,所奏之事處處觸及趙匡胤的逆鱗,最讓趙匡胤氣惱的是,張瓊連他的弟弟趙光義都私下議論,背后肯定也沒少說自己的壞話,皇帝的多疑心里被充分激活,趙匡胤便找張瓊當面對證。

以張瓊的暴躁脾氣哪里受得了這樣的誣陷,他ㄙˇ活不承認有這些罪過,趙匡胤便命令石漢卿當場杖責張瓊,石漢卿本就恨極了張瓊,哪肯錯過這樣的泄憤機會,便把張瓊一頓暴打,打得只有出氣沒有進氣,然后下牢監禁。

當時趙匡胤在氣頭上,看到張瓊ㄙˇ不承認謀反的罪證,便張口說了兩個字:處ㄙˇ!于是這件案子就被草草了結,張瓊被誣陷謀反至ㄙˇ。「獄具,賜ㄙˇ于城西井亭。」張瓊就這樣ㄙˇ得不明不白,從趙匡胤這里就打下了冤案的底子,也難怪有后來岳飛的慘ㄙˇ了。

張瓊ㄙˇ了之后,趙匡胤派人核實罪證,結果發現張瓊的家中并沒有多余的錢財,所說的私養的一百多人叛軍也沒有看到,只有三個老仆在家,他這才知道冤枉了張瓊。為了給自己找回面子,趙匡胤便質問石漢卿,叛軍在哪里?結果他說:「瓊所養者一敵百耳。」意思是說張瓊養的人一個能敵百個,讓人感到可悲又可笑。

趙匡胤認識到張瓊被誣陷至ㄙˇ,為了減少心中的愧疚,便「優恤其家。以其子尚幼,乃擢其兄進為龍捷副指揮使」,看張瓊兒子還小,便提拔了張瓊的哥哥為官。一個曾多次保護趙匡胤的武將就這樣不明不白的ㄙˇ了。

小結

張瓊沒有被杯酒釋兵權,說明他在趙匡胤的心中還是有一定分量的,他的ㄙˇ與自己目中無人也有很大的關系。都說寧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就是這個道理,史珪、石漢卿本就是擅于打小報告之人,得罪這樣的人自然不會有好結局。

此事也正應了伴君如伴虎的這句話,即使以前立下再大的功勞,如果在皇帝上位之后不知道收斂,反而恃寵而驕,那麼最后的結果就是ㄙˇ于非命,當初沒有ㄙˇ在戰場上,卻ㄙˇ于內斗,驗證了有的人能一吃吃苦,卻不能一起享福,陪伴帝王左右更是如此。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